封城的臉孔

封城如果有臉孔,必定如新月般隱晦。
封城到現在已經一週了,起初馬恐龍剛宣布的第二天就要封城,所以有的衝去商店存貨,有的逃離巴黎等大城市,可說是一片兵荒馬亂。時值掃墓節假期,由於政府容許度假人潮回家,我便趕緊趁還能外出時跑去外省朋友家散心,享受幾天寬敞的生活空間和友人的陪伴,因為等我回巴黎後,就又要回到孤單、被關在小空間裡的生活了,每天只能放風一小時或出去買菜,不能到別的省份去,沒填外出單會被罰135歐元,這跟坐牢沒什麼兩樣。
第一個週末過後,由於還要去公司幾天,下午要忙自己的計劃,生活跟封城前沒什麼不同,以至於有時候我差點忘記要填外出單。
下週一起,我又要開始在家工作的生活,但這一次少爺住校不在家,家裡頓時安靜許多,而我和合作夥伴在第一次封城無法順利進行的計畫,漸漸露出了曙光,合作夥伴的身體健康也好轉,我感到很欣慰。
台灣親友看我,就好像看一個深陷重災區的同胞,水深火熱。沒有人願意被限制行動,但如果別無選擇,我期許自己出關後要比出關前更進步、更接近我們的目標與夢想!
至於何時能出關?這就要問馬恐龍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