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舉背後不能說的真相

美國總統選舉結束了,拜登宣布當選,媒體一片叫好之聲,川普被形容為不肯認輸的敗家之犬。
其實這次美國選舉讓我更加確認一件事,那就是西方媒體的腐化。
我並不喜歡講這件事,因為這種負面說法,似乎過於武斷,把所有媒體都歸於同類。
之前就有一些老師例如亞伯拉罕透過Esthe Hicks勸大家不要看新聞,因為電視新聞基本上就是一個負面頻率發送機。但我會開始真正覺得不對勁,是在第一次封城時。甚至一直到現在,所有法國電視新聞播報模式(德法合營電視台Arte的內容型態較接近公共電視,對於社會文化有較深度的探討,可說是少數例外)都是20分鐘播報covid相關新聞,然後才是其他新聞(恐攻、謀殺、社運……)。新聞只有半小時,但是如果你天天都看午間和晚間新聞,你真的會瘋掉,因為那裡面的高濃度負能量根本就是負面洗腦,把你的腦洗成相信這世界完蛋了的頻率。

從那之後我便很少看新聞。我注意到,只要偶爾又回去看,我很快會變得很煩躁。試想,新聞記者應該要中立,但是為什麼所有的頻道都只有一種聲音?這世界可能只有一種聲音嗎?這世界已經變得只能容納某一種聲音,越來越沒有其他聲音生存的空間,這還是民主自由的社會嗎?
至於川普,我必須說我一開始很討厭他:厭女、孩子氣、傲慢、自大……但是我發現他的個性或許有很多缺點,但在那粗魯傲慢的背後,至少他確實是有做事的。一個個性爛但有執行力的總統,跟一個只會放嘴砲但裝聾作啞的總統,你會選誰?
我有家人在美國,他們對美國政局的詮釋和法國人完全不同。就像很多事,例如爭議度高的「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好了,台灣人覺得超好看超勵志,但我們這些當地人就覺得是一個大笑話又超級不尊重、了解法國文化,Youtube還可以看到巴黎人自己拍的諷刺劇。

台灣人覺得滿足身心靈……

法國人說Netflix拍的是美國人的巴黎……
本來記者的角色是應該要呈現文化的多元面貌,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多元,只有一元,多元必須靠自己去找。當我試圖去理解老美的想法時,跟法國媒體呈現出的資訊差距實在太大,所以法國媒體說什麼,甚至CNN、ABC說什麼,我都保持距離,因為這些主流媒體都極盡所能地打壓川普。一個媒體應該呈現正反兩面,讓正反兩面都有發言機會,而不是認定一個人「不值得發言」,就直接讓他消音,更何況他還是美國總統。堂堂美國總統被如此對待,我們沒有什麼好歡欣鼓舞的,這次選舉的種種怪現象,如果不能夠得到適當處理,世界惡勢力將會認為他們有可趁之機,接下來就沒完沒了了!
衷心希望正義之士能夠扭轉世局,釋放自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