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加州州長紐森罹患格蘭-巴利症候群

加州豬黨州長紐森自從10月27日當天注射疫苗增強劑後,突然不尋常地在公眾視野中消失十天,連民主黨的重頭戲COP26氣候峰會都缺席,由副州長代表出席,理由是小孩還小,無法參加。

過去18個月,他每天進行武漢病毒更新。這不尋常的消失果然事出有因:加州環球報報導,紐森打了摩德納第三針加強針之後,得了格蘭-巴利症候群(Guillain-Barre syndrome)。

什麼是格蘭-巴利症候群?此症候群別稱急性多發性神經炎,一種急性的周邊神經病變,可能侵犯身體的運動、感覺及自主神經系統。這類疾病又可分為幾種不同的亞型,其中最常見的為急性發炎性去髓鞘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病變(Acute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AIDP),「髓鞘」是包裹在神經纖維外的一層物質,就像電線外層的塑膠皮一般具有保護及絕緣的效果,可以幫助神經傳導更快速有效率,當髓鞘受到破壞時,就會影響到神經的傳導。

為什麼這些患者會有急性的髓鞘損傷呢?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身體的免疫反應出了差錯,使本來應該去攻擊病原體的免疫系統認錯目標,轉而攻擊自身神經系統,導致神經損傷,而非神經直接感染造成發炎。*

因此,讀者們不妨想一想,為什麼紐森的免疫系統會那麼剛好在打完加強針就錯亂了?

出處:亞東紀念醫院網站

製造武肺

這位醫護人員舉的抗議標語寫著:

  • 20年內少了十萬張病床!
  • 醫護人員短缺!
  • 疾病,沒有任何治療
  • 武肺:19個月,112000死者,82歲以上。治癒率:98.16%
  • 流行感冒:2017年,一個月內就死了67000人

出處:Résistance

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當來自各方的法律上訴成倍增加,反對疫苗護照或反對強制接種時,歐洲人權法院(CEDH)正在對其方面的情況進行整理。

9月底,講師Guillaume Zambrano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申請,反對延長疫苗護照。同時,他在自己的網站上提供了預先填寫的申請表,以便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他。自那時起,歐洲人權法院已收到超過20,000份相同的申請。所有這些,包括Zambrano先生的,昨天都因各種原因被裁定不予受理:

-「未用盡國內補救辦法」

-【公約】第35條第1款和第3款(可受理要求)意義上的申請的濫用性質

– Zambrano先生的行動明顯違背了個人申請權的宗旨,[因為]其目的是故意破壞公約機制和法院的運作”。

閱讀全文〈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擁有2.41億人口的印度北方邦宣布無新冠肺炎

印度北方邦擁有2.41億人口,轄下33個地區不再有冠狀病毒的病例。該邦政府上周宣布,該邦已被宣布為無新冠肺炎。

「總體而言,該邦共有199個活動病例,而陽性率下降到了0.01%以下。同時,康復率提高到98.7%,」《印度斯坦時報》報導。

儘管北方邦只有5.8%的人口完全接種疫苗,但北方邦已經完全擺脫新冠肺炎疫情,這是為什麽呢?

答案可能是由於政府早期使用並向其公民分發伊維菌素(Ivermectin)。

閱讀全文〈擁有2.41億人口的印度北方邦宣布無新冠肺炎〉

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波爾多大學醫院

根據規定,如果沒有打疫苗,9月15日後,醫護人員就不能繼續工作,也不能支薪。然而由於人手不足,一個未接種疫苗的員工被波爾多醫院召回工作。也是由於缺乏人力控管的理由,其他仍然拒絕注射的人仍然在他們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其實,法國各醫院,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面臨預算不足、人力不足、難以招募的困境。疫情的爆發更加暴露的醫院的危機。

閱讀全文〈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21世紀2021年9月21日中秋節

蛋黃酥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21世紀2021年9月21日,對於台灣人來說,1999年發生的921集集大地震同樣是一個特別的紀念日。身在異鄉,同樣能看到又圓又大的月亮,但是沒有半點過節的氣氛。唯一能夠標誌這個日子的,就是去中國店買到的月餅。中國店的月餅在品項、數量和口味都不能和台灣比。台灣常見的綠豆椪、老婆餅、牛舌餅,在這邊都是看不到的,更何況月餅。

今年中秋節,剛好去巴黎找朋友。這一年來經過種種疫情的限制,進巴黎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我發現我還保留著通勤族的習慣,例如我習慣在某些車站自動走到某個定點,因為那裡最接近出口或RER門口。這樣我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到達目的地,或者在第一時間進入車廂搶位子。

現在雖然不再是通勤族,但是仍留下了通勤族的反射動作。…….

在台北廚房見到了久違的朋友,以前我一年會去光顧好幾次,經過疫情的各種限制,我不止很少進巴黎,有一陣子根本就是宅在家。和朋友上次見面的時候,要追溯到去年了。這次還見到她擔任大廚的先生。從她那邊外帶了蛋黃酥,小巧美味,就當作是今年慶賀中秋的月餅了!像這樣的亂世,下次再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拍下了最平常的巴黎街景–地鐵,我們生命中最平凡的事物,現在都變得無比珍貴。

疫苗護照開始成為員工招募要件

自從馬克宏實施強制疫苗護照之後,就業市場上開始出現在徵人啟事中要求疫苗護照的條件。例如這家賣助聽器的公司,就在徵人啟事中註明,由於政府要求健康產業,包括助聽器產業工作者,必須要有疫苗護照,只要是同一辦公室的員工都必須要有疫苗護照才能辦公。

這顯然是在造成打疫苗與不打疫苗者彼此的對立,並且嚴重影響不打疫苗者的工作權,刻意破壞法國經濟,再怪到不打疫苗者的身上。

法國真的還是自由、平等、博愛的民主國家嗎??

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

前言: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有好幾位律師曾經提出呼籲,但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這些呼籲始終未能見諸媒體。這個9分鐘的影片傳達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這是一份警告、引經據典(紐倫堡公約、奧維多公約)。

何謂紐倫堡公約?

紐倫堡公約是一套人體試驗之準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紐倫堡審判的結果。具體地說,其準則是由於納粹於戰時對人類進行不人道的實驗而來,如約瑟夫・門格勒之類的人所進行的實驗。

1947年8月,判案法官在醫生審判中的被告卡爾・勃蘭特和其他人等宣布了裁決。法官也發表了他們對醫學實驗用於人類的意見。其中幾個犯人反駁說他們的實驗與戰前的實驗分別無幾,以及法律上也沒有對實驗合法不合法之說。

同年4月,李奧・亞歷山大(Leo Alexander)向戰爭罪行議會(Counsel for War Crimes)呈交了6點方案為合法的醫學研究取義。在裁決中這6點被接納了,另外也加了4點。而這10點方案便成了《紐倫堡公約》的條文。

雖然這些條文的法律效力沒被確定下來,它們也沒有被直至加進到美國或德國的法律中,但紐倫堡條文和其有關連的《赫爾辛基宣言》,是《聯邦規則匯編》第45篇第46卷的基本,是由美國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頒發的法則,為管理在美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實驗。此外,紐倫堡條文也被加進到個別州,如加州,和其他國家的法律中。(引用自知乎

紐倫堡公約(The Nuremberg Code):

一、受試者的自願同意是絕對必要的。

二、試驗的目的必須能為社會帶來福祉,且無法以試驗以外的方 式獲得。試驗不可是隨機或不必要的。

三、試驗的設計,必須基於動物實驗的結果,以及對疾病自然發 展的知識,或是預期的結果將可證明試驗的合理性。

四、試驗過程應避免所有不必要的身體或心智的痛苦和傷害。

五、任何預知可能造成死亡或傷害的試驗,绝不可進行。唯一可 能的例外,是進行試驗的醫師本身也是受試者。

六、受試者的風險必須低於試驗可能帶來的益處。

七、對受試者可能造成的傷害、失能或死亡都應提供適切的保護。

八、試驗必須由適任的人員主導。試驗的所有階段都應以最高的 技術進行,並提供受試者最好的照護。

九、受試者可以在試驗的任何階段退出試驗。

十、試驗進行期間,若發現有任何可能導致受試者傷害、失能或 死亡的情況時,應立即停止試驗。

影片中表明:選擇助紂為虐的記者,不僅違背媒體作為第四權的制衡力量,並將實際遭到追捕。

雖然這是法國律師對法國媒體的聲明,但放眼國際,多少各國記者在疫情上說謊?一旦違背職業倫理,紐倫堡公約也同樣適用於其他國家的記者。

最後,作者提到,這不僅是審判的問題,媒體記者更須面對良心、面對子孫!

閱讀全文〈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