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夫婦的真實身份呼之欲出

布莉姬・馬克宏

2021年底,網路盛傳馬克宏的老婆是男人,調查的獨立記者Natacha Rey被警方突擊住所、拘留,帶走一切資料並被警方曉以大義後放人。幾個月來,不斷有資料釋出,顯示此訊息並非空穴來風。再看了數則推之後,我不得其解,也開始找網路資料研究,整理出一個大概,簡要如下:

布莉姬・馬克宏(Brigitte Macron)原名尚-米歇爾・托涅(Jean-Michel Trogneux),官方資料說,布莉姬是尚・托涅的第六個孩子,出生在1953年4月13日,尚-米歇爾是她的哥哥,出生在1945年2月11日。布莉姬在1974年嫁給銀行家安德烈・奧捷(André Auzière),1989年36歲時遇見當時是她學生,只有17歲的馬克宏,愛得轟轟烈烈後於2006年離婚,2007年嫁給馬克宏。

以上是官方說法。

然而,根據幾位獨立記者調查後,真實情形很可能是:

托涅-馬克宏族譜推論 source : http://pressibus.org/gen/trogneux/

布莉姬是不存在的人物。尚-米歇爾和凱瑟琳・歐端(Catherine Audoy)生下Sébastien、Laurence、Tiphaine,後來凱瑟琳嫁給尚-路易・奧捷(Jean-Louis Auzière),奧捷成為三個小孩的養父,並冠上奧捷的姓氏。

閱讀全文〈馬克宏夫婦的真實身份呼之欲出〉

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我的部門今天雞飛狗跳,因為一個部門裡有兩人驗出新冠肺炎,其中一個還打過疫苗,而這兩人週三還有來上班,所以我們全部變成與病人有接觸史的嫌犯,其中幾個沒打針的包括我在內更變成焦點,因為根據目前的規定,我們應該要立即離開工作崗位、測試並待在家隔離。其中一位同事就坐我旁邊,另一位坐在我右後方。我對面的同事說我應該要馬上回家,但我當下不確定情形所以按兵不動。公司早上啥也沒說,下午有人問了才說,根據人資的解釋,目前的法規不管你有沒有打針,只要回去測試陰性就可以來上班。

有同事以前在健保上班,她說完全不是這樣的,她說如果你得了新冠,須向健保通報接觸的人中有哪些沒打疫苗,然後健保會聯絡我們讓我們以病假處理,之後要隔離一週,若為陰性再回去上班。我聽到同事生病的消息表現得很淡然,同事覺得也太淡然了lol,因為我旁邊就是其中一位確診的同事。

閱讀全文〈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衛生部長奧利維・維杭(Olivier Véran)在接受Brut訪問時表示,「疫苗通行證是一種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比強制疫苗接種更有效」,後面又說「我們不是要懲罰、制裁、排斥,說現在我們沒有選擇」。

首先,法國政府無權強迫民眾接種疫苗。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此一以「疫苗」為名的接種,事實上根本就是大型人體實驗。輝瑞等藥廠一方面不讓人知道配方,一方面透過各國政府對民眾施加壓力接種「疫苗」,憑什麼?

其次,維杭一開始就自打嘴巴,他那句「疫苗通行證是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徹底暴露政府的居心。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官員說法不斷改變、自打嘴巴。

閱讀全文〈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製造武肺

這位醫護人員舉的抗議標語寫著:

  • 20年內少了十萬張病床!
  • 醫護人員短缺!
  • 疾病,沒有任何治療
  • 武肺:19個月,112000死者,82歲以上。治癒率:98.16%
  • 流行感冒:2017年,一個月內就死了67000人

出處:Résistance

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信仰、行動與力量

最近密集關切美國大選,也就看了很多關於美國和川普的資料。其中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國人的信仰。2015年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家家戶戶門前懸掛的國旗,以及他們的信仰。
我去程飛機的鄰居就是一位美國基督徒,他當時就跟我說他要選川普,那時我聽了非常驚訝,因為我以前對川普的印象非常不好。老實說,我美國的親戚也是基督徒,我以前有點受不了開口閉口都說神的人,我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的形式化。但是這一次由於大選再去接觸美國對神的信仰,我有另一種感觸。

閱讀全文〈信仰、行動與力量〉

為了一線希望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那麼關心美國選情呢?我回答:那是為了一線希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法國現在已經走到法西斯的邊緣。馬同志2017年把自己包裝成熱愛民主的有志青年,結果呢?有消息指出他2017年動用了在美國造成軒然大波的多貓膩投票機,而我們當初為了保全民主,沒有投給勒龐,投給了馬同志,結果被他欺騙。他找個藉口把我們都關起來,延長緊急狀態,然後爽著趕緊通過有利自己的法律,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先是將退休年限提高到63歲,現在他企圖通過整體安全法,若通過,警察將可以用無人機監視人民、人民也不能拍攝警察,警察暴力死無對證,這,不是共產國家是什麼?勒龐至少還是法國至上,但馬同志可是只有他的高貴出身階級至上,其他的人講難聽點可以去死。他現在要推行明年四到六月打疫苗,請問你會放心這疫苗的安全性嗎?

閱讀全文〈為了一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