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信仰、行動與力量

最近密集關切美國大選,也就看了很多關於美國和川普的資料。其中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國人的信仰。2015年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家家戶戶門前懸掛的國旗,以及他們的信仰。
我去程飛機的鄰居就是一位美國基督徒,他當時就跟我說他要選川普,那時我聽了非常驚訝,因為我以前對川普的印象非常不好。老實說,我美國的親戚也是基督徒,我以前有點受不了開口閉口都說神的人,我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的形式化。但是這一次由於大選再去接觸美國對神的信仰,我有另一種感觸。

閱讀全文〈信仰、行動與力量〉

為了一線希望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那麼關心美國選情呢?我回答:那是為了一線希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法國現在已經走到法西斯的邊緣。馬同志2017年把自己包裝成熱愛民主的有志青年,結果呢?有消息指出他2017年動用了在美國造成軒然大波的多貓膩投票機,而我們當初為了保全民主,沒有投給勒龐,投給了馬同志,結果被他欺騙。他找個藉口把我們都關起來,延長緊急狀態,然後爽著趕緊通過有利自己的法律,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先是將退休年限提高到63歲,現在他企圖通過整體安全法,若通過,警察將可以用無人機監視人民、人民也不能拍攝警察,警察暴力死無對證,這,不是共產國家是什麼?勒龐至少還是法國至上,但馬同志可是只有他的高貴出身階級至上,其他的人講難聽點可以去死。他現在要推行明年四到六月打疫苗,請問你會放心這疫苗的安全性嗎?

閱讀全文〈為了一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