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BFM新聞:10月16日全法國只有四萬人上街,抗議人數持續下降

這幾週來,主流媒體仍然絕口不提抗議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除了以BFM為代表的謊言媒體報導10月16日只有四萬人上街之外,其他媒體集體沈默。但歐洲人一直沒有鬆手,遊行一直在加劇,義大利的遊行尤其越演越烈,變成Trieste碼頭工人的罷工。義大利的怒火目前居歐洲之冠。其餘如法國、荷蘭、西班牙也一直沒有停過。由於燃料與各項民生價格再度高漲,法國黃背心再次出馬佔領圓環與高速公路收費站,荷蘭鹿特丹則有民眾抗議經濟下滑、物價高漲、房地產價格過高,導致住房危機,三十萬人無家可歸。

閱讀全文〈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當來自各方的法律上訴成倍增加,反對疫苗護照或反對強制接種時,歐洲人權法院(CEDH)正在對其方面的情況進行整理。

9月底,講師Guillaume Zambrano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申請,反對延長疫苗護照。同時,他在自己的網站上提供了預先填寫的申請表,以便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他。自那時起,歐洲人權法院已收到超過20,000份相同的申請。所有這些,包括Zambrano先生的,昨天都因各種原因被裁定不予受理:

-「未用盡國內補救辦法」

-【公約】第35條第1款和第3款(可受理要求)意義上的申請的濫用性質

– Zambrano先生的行動明顯違背了個人申請權的宗旨,[因為]其目的是故意破壞公約機制和法院的運作”。

閱讀全文〈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麥卡洛醫生談武肺治療與同理心危機

麥卡洛醫生在一場演講中提到了以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進行武肺治療,講到病人在絕望無助中獨自面對死亡,說到泫然欲泣。

這樣的醫生在現在實在不多,很多醫生不是利慾薰心,就是被恐懼吞噬,就連一般人都會反對用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因為他們相信有偏見的研究報告。我記得去年就有朋友反對用羥氯奎,因為主流媒體大肆報導它的「無效」和「有毒」。但如果那個得了武肺的人是你,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剛爆發大家啥都不知道的時候,在資訊一片混亂的情形下,如果有醫生告訴你,先生女士,武肺現在沒有可用的藥,但是我知道羥氯奎或伊維菌素早期使用可以有很高的痊癒率,你願意試試看嗎?即使醫生老實說:我不能保證0失敗率,但是我治療的病人成功率很高,我想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病人會願意試試看,至少,醫生沒有放棄他,沒有明明知道有藥可醫,卻怕被醫師工會或主管機關處罰,而眼睜睜看著病人拖成重症。

什麼是同理心危機?不讓醫生使用現有藥物治療、強制疫苗注射,都是同理心危機。我們不去聆聽自己的心,卻一味接受權威的指示。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近半數在巴黎維持遊行安全的警察因過勞請假

法蘭西島警察工會表示,負責維持巴黎示威遊行安全的350位警力中,有150位因過勞請病假。這股過勞潮的根源是由於縮減警力,從2013年的650人減為2021年的300人以下,以及暴增的示威遊行–從7月18日開始至少連續11個週六,巴黎都有好幾場抗議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這還不包括其他零星遊行。

閱讀全文〈近半數在巴黎維持遊行安全的警察因過勞請假〉

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波爾多大學醫院

根據規定,如果沒有打疫苗,9月15日後,醫護人員就不能繼續工作,也不能支薪。然而由於人手不足,一個未接種疫苗的員工被波爾多醫院召回工作。也是由於缺乏人力控管的理由,其他仍然拒絕注射的人仍然在他們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其實,法國各醫院,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面臨預算不足、人力不足、難以招募的困境。疫情的爆發更加暴露的醫院的危機。

閱讀全文〈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疫苗護照開始成為員工招募要件

自從馬克宏實施強制疫苗護照之後,就業市場上開始出現在徵人啟事中要求疫苗護照的條件。例如這家賣助聽器的公司,就在徵人啟事中註明,由於政府要求健康產業,包括助聽器產業工作者,必須要有疫苗護照,只要是同一辦公室的員工都必須要有疫苗護照才能辦公。

這顯然是在造成打疫苗與不打疫苗者彼此的對立,並且嚴重影響不打疫苗者的工作權,刻意破壞法國經濟,再怪到不打疫苗者的身上。

法國真的還是自由、平等、博愛的民主國家嗎??

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

前言: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有好幾位律師曾經提出呼籲,但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這些呼籲始終未能見諸媒體。這個9分鐘的影片傳達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這是一份警告、引經據典(紐倫堡公約、奧維多公約)。

何謂紐倫堡公約?

紐倫堡公約是一套人體試驗之準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紐倫堡審判的結果。具體地說,其準則是由於納粹於戰時對人類進行不人道的實驗而來,如約瑟夫・門格勒之類的人所進行的實驗。

1947年8月,判案法官在醫生審判中的被告卡爾・勃蘭特和其他人等宣布了裁決。法官也發表了他們對醫學實驗用於人類的意見。其中幾個犯人反駁說他們的實驗與戰前的實驗分別無幾,以及法律上也沒有對實驗合法不合法之說。

同年4月,李奧・亞歷山大(Leo Alexander)向戰爭罪行議會(Counsel for War Crimes)呈交了6點方案為合法的醫學研究取義。在裁決中這6點被接納了,另外也加了4點。而這10點方案便成了《紐倫堡公約》的條文。

雖然這些條文的法律效力沒被確定下來,它們也沒有被直至加進到美國或德國的法律中,但紐倫堡條文和其有關連的《赫爾辛基宣言》,是《聯邦規則匯編》第45篇第46卷的基本,是由美國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頒發的法則,為管理在美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實驗。此外,紐倫堡條文也被加進到個別州,如加州,和其他國家的法律中。(引用自知乎

紐倫堡公約(The Nuremberg Code):

一、受試者的自願同意是絕對必要的。

二、試驗的目的必須能為社會帶來福祉,且無法以試驗以外的方 式獲得。試驗不可是隨機或不必要的。

三、試驗的設計,必須基於動物實驗的結果,以及對疾病自然發 展的知識,或是預期的結果將可證明試驗的合理性。

四、試驗過程應避免所有不必要的身體或心智的痛苦和傷害。

五、任何預知可能造成死亡或傷害的試驗,绝不可進行。唯一可 能的例外,是進行試驗的醫師本身也是受試者。

六、受試者的風險必須低於試驗可能帶來的益處。

七、對受試者可能造成的傷害、失能或死亡都應提供適切的保護。

八、試驗必須由適任的人員主導。試驗的所有階段都應以最高的 技術進行,並提供受試者最好的照護。

九、受試者可以在試驗的任何階段退出試驗。

十、試驗進行期間,若發現有任何可能導致受試者傷害、失能或 死亡的情況時,應立即停止試驗。

影片中表明:選擇助紂為虐的記者,不僅違背媒體作為第四權的制衡力量,並將實際遭到追捕。

雖然這是法國律師對法國媒體的聲明,但放眼國際,多少各國記者在疫情上說謊?一旦違背職業倫理,紐倫堡公約也同樣適用於其他國家的記者。

最後,作者提到,這不僅是審判的問題,媒體記者更須面對良心、面對子孫!

閱讀全文〈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