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失控的疫情、失控的經濟

 

自從英國變種病毒出現之後,封城謠言再起,但不同於第一次封城後大家以為疫情已經被我們拋在腦後,第二次封城開始,法國商家開始受不了了。第一次封城時,很多商家永久的停止營業,第二次更糟糕,宵禁提前到晚上八點,讓商家平均損失25%的收入。

目前法國媒體很少提及,每天還是大幅報導疫情,所謂的「醫生」一直提倡要封城,但事實上法國正在面臨巨大的經濟衰退,到2021年底,法國負債率達到國民生產毛額(PIB)的130%,繼續向被迫關閉的公司支付賠償金,向已經停工的承包商支付賠償金等等,如果再封城,法國政府每天要花費30億歐元,這還不包括社會保險須負擔超過10億的PCR檢測費用。更有甚者,萬一繼續封城,馬恐龍無法在2021年底支付公務員工資,而法國全體受薪者有50%都是公務員!

Continue reading

封城的臉孔

封城如果有臉孔,必定如新月般隱晦。
封城到現在已經一週了,起初馬恐龍剛宣布的第二天就要封城,所以有的衝去商店存貨,有的逃離巴黎等大城市,可說是一片兵荒馬亂。時值掃墓節假期,由於政府容許度假人潮回家,我便趕緊趁還能外出時跑去外省朋友家散心,享受幾天寬敞的生活空間和友人的陪伴,因為等我回巴黎後,就又要回到孤單、被關在小空間裡的生活了,每天只能放風一小時或出去買菜,不能到別的省份去,沒填外出單會被罰135歐元,這跟坐牢沒什麼兩樣。

禁令多如牛毛,是控制了Covid,還是被Covid控制?

如果要用一個字來總結法國面對新冠肺炎的態勢,「亂」這個字再貼切不過。

當新冠肺炎剛開始在法國出現時,政府先說是不用戴口罩,甚至說戴口罩會對健康有危害。不出兩個月封城了,又開始改口要戴口罩,後來更祭出了沒依照規定戴口罩要罰135歐元的罰則。政府鼓勵民眾大量檢測,大量檢測的結果自然產生大量的陽性結果。衛生部門統計新增陽性病例11123例,而在過去的一周裡,每日通報的陽性病例高達16000多例。另一方面,陽性率繼續穩步上升:受檢者中的感染者比例為7.4%,前一天為7.2%,七天前為5.7%。此外,過去24小時內有27人死亡(前24小時有39人死亡)。

閱讀全文〈禁令多如牛毛,是控制了Covid,還是被Covid控制?〉

週末限定好運蛋糕

朋友說我運氣很好,為什麼呢?

週末我偶爾會去找外省朋友談心,每次我都很期待小鎮麵包店週末限定的聖歐諾黑蛋糕。朋友說要買要趁早,這家的聖歐諾黑蛋糕通常十點之前就會銷售一空。她有時候九點去就撲空,已經賣完了。很神奇的是,每次我去買,不管是幾點,都一定會有。

閱讀全文〈週末限定好運蛋糕〉

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

20年前我剛來法國時還是個外國學生,那時候我對法國公務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每次去Préfecture(省行政公署)辦居留證時苦苦等候的經驗。有一次因為等太久睡著,在睡夢中聽到叫號但已來不及,只好等輪完之後再次叫號。

20年後,我住的城市也有了(副,sous-)行政公署。每天早上八點多,我在上班途中都會經過公署門前。那前面永遠排著長長的人龍。後來發生新冠疫情必須保持安全距離,人龍就拉得更長了。在巴黎有些公署,甚至要一大清早就去排隊,時間到了沒有人會理你,下次請早!

閱讀全文〈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