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波爾多大學醫院

根據規定,如果沒有打疫苗,9月15日後,醫護人員就不能繼續工作,也不能支薪。然而由於人手不足,一個未接種疫苗的員工被波爾多醫院召回工作。也是由於缺乏人力控管的理由,其他仍然拒絕注射的人仍然在他們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其實,法國各醫院,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面臨預算不足、人力不足、難以招募的困境。疫情的爆發更加暴露的醫院的危機。

閱讀全文〈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法國前衛生部長Agnès Buzyn接獲共和國法院傳喚

法國前衛生部長Agnès Buzyn於本周五被共和國法院(Cour de justice de la République (CJR) )傳喚。此次傳喚是延續2020年7月針對法國政府處理疫情進行的調查。除了Buzyn之外,共和國法院亦對前總理Edouard Philippe與現任衛生部長Olivier Véran進行調查。

若罪名成立,Buzyn有可能因「危害他人生命罪」被起訴。

最高上訴法院總檢察長François Molins表示,一年來,共和國法院收到幾千份的訴狀。共和國法院是唯一能夠起訴並審判總理、部長與國務卿在「執行他們權責時」犯下罪行的司法單位。

2020年1月份,在法國疫情還沒有爆發時,Buzyn「超前部署」,將使用了幾十年的羥氯喹列為危險藥品。她的丈夫Yves Lévy是前國家衛生與醫學研究所的所長,2020年才從憲政委員會辭職,並於2017年參加了武漢P4實驗室的落成儀式。

這中間的利益衝突,就請大家動動腦了!

疫苗護照開始成為員工招募要件

自從馬克宏實施強制疫苗護照之後,就業市場上開始出現在徵人啟事中要求疫苗護照的條件。例如這家賣助聽器的公司,就在徵人啟事中註明,由於政府要求健康產業,包括助聽器產業工作者,必須要有疫苗護照,只要是同一辦公室的員工都必須要有疫苗護照才能辦公。

這顯然是在造成打疫苗與不打疫苗者彼此的對立,並且嚴重影響不打疫苗者的工作權,刻意破壞法國經濟,再怪到不打疫苗者的身上。

法國真的還是自由、平等、博愛的民主國家嗎??

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

前言: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有好幾位律師曾經提出呼籲,但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這些呼籲始終未能見諸媒體。這個9分鐘的影片傳達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這是一份警告、引經據典(紐倫堡公約、奧維多公約)。

何謂紐倫堡公約?

紐倫堡公約是一套人體試驗之準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紐倫堡審判的結果。具體地說,其準則是由於納粹於戰時對人類進行不人道的實驗而來,如約瑟夫・門格勒之類的人所進行的實驗。

1947年8月,判案法官在醫生審判中的被告卡爾・勃蘭特和其他人等宣布了裁決。法官也發表了他們對醫學實驗用於人類的意見。其中幾個犯人反駁說他們的實驗與戰前的實驗分別無幾,以及法律上也沒有對實驗合法不合法之說。

同年4月,李奧・亞歷山大(Leo Alexander)向戰爭罪行議會(Counsel for War Crimes)呈交了6點方案為合法的醫學研究取義。在裁決中這6點被接納了,另外也加了4點。而這10點方案便成了《紐倫堡公約》的條文。

雖然這些條文的法律效力沒被確定下來,它們也沒有被直至加進到美國或德國的法律中,但紐倫堡條文和其有關連的《赫爾辛基宣言》,是《聯邦規則匯編》第45篇第46卷的基本,是由美國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頒發的法則,為管理在美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實驗。此外,紐倫堡條文也被加進到個別州,如加州,和其他國家的法律中。(引用自知乎

紐倫堡公約(The Nuremberg Code):

一、受試者的自願同意是絕對必要的。

二、試驗的目的必須能為社會帶來福祉,且無法以試驗以外的方 式獲得。試驗不可是隨機或不必要的。

三、試驗的設計,必須基於動物實驗的結果,以及對疾病自然發 展的知識,或是預期的結果將可證明試驗的合理性。

四、試驗過程應避免所有不必要的身體或心智的痛苦和傷害。

五、任何預知可能造成死亡或傷害的試驗,绝不可進行。唯一可 能的例外,是進行試驗的醫師本身也是受試者。

六、受試者的風險必須低於試驗可能帶來的益處。

七、對受試者可能造成的傷害、失能或死亡都應提供適切的保護。

八、試驗必須由適任的人員主導。試驗的所有階段都應以最高的 技術進行,並提供受試者最好的照護。

九、受試者可以在試驗的任何階段退出試驗。

十、試驗進行期間,若發現有任何可能導致受試者傷害、失能或 死亡的情況時,應立即停止試驗。

影片中表明:選擇助紂為虐的記者,不僅違背媒體作為第四權的制衡力量,並將實際遭到追捕。

雖然這是法國律師對法國媒體的聲明,但放眼國際,多少各國記者在疫情上說謊?一旦違背職業倫理,紐倫堡公約也同樣適用於其他國家的記者。

最後,作者提到,這不僅是審判的問題,媒體記者更須面對良心、面對子孫!

閱讀全文〈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

我只是一個捍衛孫兒女的阿公!

9月1日早上在尼斯,一個阿公說:「我們有發現嗎?教育部要將文化、教育、體育混為一談,把教室當成疫苗注射中心?我們有發現自己生活在獨裁中嗎?我希望大家和小孩、家人一起抵制 我們要幫助家長,去年我們背棄了他們。我們有自己的理由,整體而言,我們背棄了他們。今天,我們絕不要再犯同樣的嚴重錯誤。我們不該讓小孩落在獨裁者的手裡,讓小孩接受殺人的有毒針劑,小孩並非帶原者,我們要盡全力參加所有活動,我們會說不,我們反對,然後看後續發展。目前為止,大家都過得很好,活動是和平的,很容易。但你們要是敢動小孩一根汗毛,我敢說,到處都會起火,我不是領頭羊,我不是搗蛋份子,我只是一個捍衛孫子女的阿公。」

伊夫林省居民不用疫苗護照就可到大賣場購物

大巴黎區—習稱法蘭西島(île-de-France)地區—凡爾賽行政法庭,暫停要求在伊夫林省十四個最大的購物中心入口處出示疫苗護照的省府法令。原因是:它沒有為那些沒有的人提供獲得基本必需品的規定。

這個判決是否可能產生雪球效應?再也不需要出示疫苗護照去逛這14個最大的購物中心了。凡爾賽行政法庭於周二中止了對該省14個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的購物中心實施衛生許可的省令。該措施於周一生效,但只實施了兩天。

閱讀全文〈伊夫林省居民不用疫苗護照就可到大賣場購物〉

哈吾爾醫生被解除馬賽大學醫院管理職務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一直不畏主流「醫學」,力推羥氯奎(hydroxychloriquine)治療的迪迪耶・哈吾爾(Didier Raoult)醫生,是法國醫界在這一波疫情中的指標人物。他象徵醫界的良心,也受到不小壓力,包括曾經遭受毫無根據的貪污醜聞牽連。

8月19日,馬賽大學醫院和艾克斯・馬賽大學向《世界報》宣布,他們不想延長哈烏爾醫師作為地中海醫院-大學研究所(IHU)負責人的任期。

閱讀全文〈哈吾爾醫生被解除馬賽大學醫院管理職務〉

08/14 反疫苗護照遊行,200場全法上映

8月14日,全法國連續第五周抗議強制疫苗護照遊行。這次霉體說全國有21萬人,稍比上週少,我們永遠無曾知道真正的數字,但要我相信只有21萬,還是有點弱!我實地參加巴黎的其中一場,從一開始就參與的朋友說他發現抗爭人數一次比一次多。

要知道,傳統上,8月15日和12月25日是全法國最寂靜的日子。8月15日是度假的高峰,很多人都跑去放空,然而8月14日還能集合到這麼多人,規模擴大到200個城市,這表示8月15日之後,很可能會有一波新血加入,持續奮鬥。

我到了Montparnasse Bienvenüe地鐵站後一出來,輕易地認出前來遊行的人群–他們全副武裝,戴好防曬帽、手持國旗,足蹬好走的鞋子,跟著他們走就到達遊行集合地點。我們參加的這一場是愛國黨Florian Philippot所舉辦的遊行,他已經連續第39週參與街頭運動。

這次遊行路線下午三點左右從巴黎的卡塔隆廣場(Place de Catalogne)走到皇家港(Port Royal)。路線並不長,中間經過紀念普法戰爭的 貝爾福之獅 ( Lion de Belfort ) 雕像,

途中,遊行隊伍主要呼喊「自由」(liberté)、「馬克宏下台」(Macron démission !)和「馬克宏,我們不要你的健康證」(Macron, ton pass, on n’en veut pas !)。最後,在皇家港旁邊的廣場,Philippot和幾個人輪流上台演講到下午五點左右結束。

這場遊行並不是最大的一場。同行的另一位也是一開始就付諸行動的友人說,7/19那場更大,但是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我終於參加了。前幾個週末因為種種因素未能親身參與,只能在電腦前面當鍵盤俠,總是感到意猶未盡。當鍵盤俠很好,寫寫文章動動指頭就能做好事,但是親身體驗現場氣氛,更能感受該社會運動的溫度,和眾人一起唱國歌、喊口號,那感覺很美好,那提醒了我們為何而做?我們不是只為了自己,更是為了下一代。一位朋友本不想打疫苗,但因資訊混亂,最後她還是打了。政府接下來要給12歲以下的小孩接種,她很不願意兩個小孩去打針,但若不打針,小孩就不能上課。馬克宏政府現在在做的,就是極盡可能的威脅利誘要大家去打針。孰可忍,孰不可忍?父母自己可以打,但是小孩呢?他們連小孩都不放過。

「不要動小孩一根汗毛」

接下來呢?週一,佔地20萬平方公尺以上的大型商場必須要疫苗護照才能進去,再下去有可能全民都要挨針才能做任何事。西班牙有四個法院已經反叛判決疫苗護照不合法,但法國放眼只見腐敗政客,和迎合政客的狗腿議會。這件事到底會如何轉變?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