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線希望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那麼關心美國選情呢?我回答:那是為了一線希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法國現在已經走到法西斯的邊緣。馬同志2017年把自己包裝成熱愛民主的有志青年,結果呢?有消息指出他2017年動用了在美國造成軒然大波的多貓膩投票機,而我們當初為了保全民主,沒有投給勒龐,投給了馬同志,結果被他欺騙。他找個藉口把我們都關起來,延長緊急狀態,然後爽著趕緊通過有利自己的法律,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先是將退休年限提高到63歲,現在他企圖通過整體安全法,若通過,警察將可以用無人機監視人民、人民也不能拍攝警察,警察暴力死無對證,這,不是共產國家是什麼?勒龐至少還是法國至上,但馬同志可是只有他的高貴出身階級至上,其他的人講難聽點可以去死。他現在要推行明年四到六月打疫苗,請問你會放心這疫苗的安全性嗎?

閱讀全文〈為了一線希望〉

吞下紅色藥丸

在電影「駭客任務」中,Morpheus向尼諾提出一道選擇題:「吃下藍色的藥丸,故事就此完結,你會在自家床上醒來,繼續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一切種種。吃下紅色的藥丸,你就可以待在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頭,在我的指引之下一探這兔子洞裡的深奧玄機。」

最終,尼諾選擇吞下紅色藥丸,隨後經歷一場駭人體驗,並認知到自己的真實身份……

如果是你,你要不要吞下紅色藥丸?

閱讀全文〈吞下紅色藥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