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必要V.S.非必要

巴黎著名的奧林匹亞表演廳掛出大大的「非必要」,無聲的抗議被禁止營業的悲哀。
法國明天就要解封,但換成宵禁,電影院、戲院、餐廳、咖啡館仍然不能營業,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吃飯、睡覺、工作、購物,但我們失去了娛樂的權利,不能在咖啡館裡和朋友敘舊,更無法在餐廳好好吃頓飯。宗教儀式只限30人。

閱讀全文〈必要V.S.非必要〉

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

眼尖網友指出,馬恐龍同志剪了頭髮,還曬黑了。

11月24日星期二,我們偉大的領導馬恐龍同志再度向全國同胞發言。由於感恩節即將到來,我決定效法川普赦免火雞,赦免我家的電視機–阻止自己不要觀看馬同志演說,以免伊斯蘭恐怖份子上身,將電視機斬首,那就不好了。

但我倒是很想知道,馬恐龍同志會不會赦免法國人民,學習總加速師同志,達到全國脫貧,讓他們都能夠正常購物、團聚度聖誕和跨年,還是要繼續進行他的疫苗計劃,讓全國六千六百萬人民既脱又貧,只有藥廠賺到翻呢?

閱讀全文〈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

我變我變我變變變:馬小龍的宵禁新招

繼衛生部長9月23日公布新的著色遊戲,並禁止極度警戒區咖啡館與酒吧營業後,這次輪到馬小龍發言。由於馬小龍政府每次發言後都會產生跌停板慶祝行情(見圖),10月14日他又發言的時候,其實我就很想關掉電視;果然他開了金口之後就非常不詳。來看看馬小龍又出了哪些新招:

馬小龍宣布爆紅極度警戒區實施宵禁,宵禁時間為晚上9點至早上6點,從10月17日星期六開始,法蘭西島地區和8個大都市將實行晚上9點至早上6點的宵禁。這八大都會區是格勒諾布爾、里爾、里昂、艾克斯-馬賽、蒙彼利埃、魯昂、聖埃蒂安和土盧茲。這項措施會持續六個星期,直到12月1日為止。

閱讀全文〈我變我變我變變變:馬小龍的宵禁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