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幻覺

這陣子去探望幾次一位罹癌長輩,他的病拖了六個月才確診(哎法國的醫療體系啊…..),雖然完全不確定早點確診,在西藥體系能夠多一點機會,但現在變化之快速令人嘆息,醫生已經表示不能開刀了。這真的很像爸爸當時,一樣沒有開刀,前後並沒有多長時間。爸爸做什麼事向來都是很俐落,不囉唆,連生病也是。
回頭看看自己的母親、阿姨、大舅、二舅,爸爸自己已經先走一步(據說現在在另一個世界快樂又逍遙常常開趴–>好啦開趴是我加工的,輕鬆一下啦),爸爸那邊的親戚年紀也都不小了,有的身體也不是很好,突然有種危機感,有機會要見面,不然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搞不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尤其我們散居各地,動如參與商,誰知道下次會合是幾時?
好幾年前看過一部2011的浪漫愛情片「真愛挑日子」(One Day),故事講兩個大學同學,明明對彼此暗生情愫,也差點發展一夜情,卻還是決定維持朋友關係20年,等到他們最後終於互許終身沒多久,女主角卻被撞死。夫妻「做人」不成功的遺憾,很快變成相處時間太短暫的遺憾。
人生很短,10幾20歲的時候會覺得活到40歲以後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但等你真的到了40歲,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太快,快到你來不及悔恨。時間很多只是幻覺,我們會覺得時間很多,是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會活很久,其實我們能擁有的只是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既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只是內心的想像。如果這所有的故事只是想像,與其給自己悔恨的理由,不如活在當下,拿掉了那些自我呢喃的囈語,就會看到內心真正的渴望,那才是當下最真實的自己,沒有什麼好猶豫,去做就對了。

做你該做的,結果交給老天

我既有長年的練氣功歷史,涉足保健事業也有好幾年的時間。這兩者看似沒有直接關聯,但卻有一個共同點:不是一般人會特別感興趣的項目,甚至帶有某種成見,不但要有分享的熱情,還必須有技巧地去拓展。會常常被當成無法歸類的怪胎,老是跟別人做不一樣的事情,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不是傳統企業老闆,擁有難以形容的職業,或者應該說不務正業(?),充滿矛盾,看起來沒什麼錢,卻常常周遊四海。

從少女時代開始,我就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上班的日子只有維持幾個月,我就受不了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後來為了維持家計,必須在短時間內找到能變現的工作,沒想到一做就是13年,雖然我還是很快就受不了這樣的環境,但是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還有哪些出路,直到我碰到我的貴人– 最妙的是,我們大學就認識了,但由於作了不同的選擇,我們畢業後有著天差地別的發展。

我常常遇到很多不了解的人,不管是對氣功、對門派不了解,甚至更多是對產品、銷售方式、行業有誤解。從前的我神經非常大條,聽不出別人的弦外之音。等到變敏銳之後,則是要耐著性子,如果對方有異議,一方面不要有情緒,一方面要快速有效地回答,不要拖泥帶水,也不要變成在爭論或拜託,因為我對自己所要分享的內容有信心,如果對方不要、沒有準備好、時機不對,完全不需要堅持。這部分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真的體悟到:沒有必要去做無謂的解釋和爭辯,專注在目標上,做我該做的、拿出專業知識,保持專業態度,其他交給老天。

這麼多年來,我一開始非常害怕,花了很多時間才敢開口,但是現在我很感謝那些讓我碰壁的人,因為他們的存在,讓我知道該在哪裡努力。從這個角度看,這個行業雖然大原則就是那樣,但要做到好,真是非常有挑戰性。既挑戰我的信念有多深,也挑戰我的自覺與專業性。光憑這點,我就覺得值得推薦給想要挑戰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