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軍隊被滲透 – 法國潛在的存亡危機

Alexandre Juving-Brunet接受「法國晚報」訪問

作者:憲兵隊隊長Alexandre JUVING-BRUNET  受教於聖西爾-加爾貝將軍 2002-2005 – 前借調給國防保護和安全局(DPSD=DRSD)的聯絡官

「1991年,土倫。『我不會去打我的兄弟,這是伊斯蘭教的土地』。這是1991年一名水手對他的上司的回答,當時福煦號航空母艦正在DAGUET行動的框架內駛向伊拉克戰場。這句話是一個有其他職能的情報「記憶 」告訴我的,當時我在2011年擔任南部地區國防保護和安全局(DPSD)的憲兵聯絡官,該局後來成為DRSD。這兩個日期之間有20年,隔了一代人。

所有認為我國和我國武裝部隊的伊斯蘭化是虛構的人,都是在自欺欺人,所有那些在他們的責任要求他們譴責和打擊伊斯蘭化時掩蓋它,假裝沒有看到它的人也是如此,他們犯了危害法蘭西民族根本利益的叛國罪。

閱讀全文〈我們的軍隊被滲透 – 法國潛在的存亡危機〉

史地老師被斬首的省思

10月16日,位於法蘭西島伊芙琳省的Conflans-Sainte-Honorine,發生了駭人聽聞的中學教師被斬首,兇手是一個18歲的伊斯蘭教激進份子。

這起恐怖攻擊在法國社會上再次造成衝擊。受害者Samuel Paty,一位教學22年、低調、善良、熱心教學,獲得各方好評的史地老師,只是因為十月初在課堂上為了教學的需要而出示【查理周報】的諷刺畫。當他出示前,還先預告如果會讓穆斯林同學覺得不妥,他們可以暫時離開教室,但當時沒有任何穆斯林同學覺得有不妥之處,反倒是其中一位女同學的爸爸憤憤不平,反應過度,而引起殺機。兇手從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跑來「解決」這位對先知不敬的異教徒。

Samuel Paty身後留下一個年僅五歲的兒子。

閱讀全文〈史地老師被斬首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