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紅色藥丸

在電影「駭客任務」中,Morpheus向尼諾提出一道選擇題:「吃下藍色的藥丸,故事就此完結,你會在自家床上醒來,繼續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一切種種。吃下紅色的藥丸,你就可以待在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頭,在我的指引之下一探這兔子洞裡的深奧玄機。」

最終,尼諾選擇吞下紅色藥丸,隨後經歷一場駭人體驗,並認知到自己的真實身份……

如果是你,你要不要吞下紅色藥丸?

前幾天,我也有類似吞下紅色藥丸的經驗,那是在我尋找另一種媒體的聲音時。

為什麼我要尋找另一種媒體聲音呢?雖然在第一次封城時,我就已經對每天重複播放同樣訊息(新冠肺炎的可怕、醫院的慘狀……)的新聞媒體感到極度厭倦與不耐,但是我並沒有積極去尋找其他媒體。我參加了一些傳遞另一種聲音的群組,但是這些群組的訊息很散亂而缺乏組織,還有一個重點是,他們是法文的,我讀起來畢竟是有距離。

後來我領悟到,這種相同訊息、頻率,日以繼夜的傳播相同訊息,這,就是洗腦。世界如此大,只有新冠肺炎能談嗎?訊息如此多,只有新冠肺炎可討論嗎?如果這些主流媒體只願意談新冠肺炎,而且只能接受一種說法,只能傳播一種說法,背後的目的是什麼?而身為讀者的你,你會相信這世界上只有一種說法能聽嗎?你不會覺得有什麼事情不對勁嗎?如果一天到晚有人要恐嚇你,想盡辦法讓你害怕,你是否更應該質疑,這些人憑什麼這樣做?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居心?

這種欲蓋彌彰的手法,我已經在台灣見識過了。我可以這麼說,因為我父親就是台灣主流媒體的受害者,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就這樣入人於罪。曾經,我認為法國媒體專業度比較高,但是經過黃背心一直到新冠肺炎,事實證明,所有檯面上的主流媒體,都禁不起仔細檢驗。仔細檢驗之後,可以查到很多資料佐證,這些媒體所邀請的來賓、醫生、政界人士,很多都與藥廠有利害關係。

在觀看大量自媒體之後,我發現網路上有一些自媒體經營得非常好,難得能有媒體能有這樣好的詮釋,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清流了。在這幾個自媒體中,我要特別推薦的是唐浩的「世界的十字路口」。唐浩台風沈穩,強調並非支持川普或拜登,而是主要支持符合普世價值的候選人。他對世界局勢的分析,讓我了解到美國總統選舉絕不是只是美國國內選舉。由於美國無可否認的強國地位,誰當美國總統,直接影響了中國是否會在世界各國,包括歐洲國家繼續作惡。誰當美國總統,也會影響到歐洲各國對疫情的處理方式,以及是否繼續危險的朝向極權主義邁進。

極權主義?有這麼嚴重?就是有這麼嚴重。在法國人盛傳的紀錄片(由於內容敏感而不斷被下架)「劫持」(Hold-up)中,有一位受訪者直言,法國現在是一個無法治的國家,在緊急令下,政府基本上是為所欲為。這些政客利用疫情製造恐懼,而當他們成功讓你恐懼的時候,他們就可以威脅民眾:你們要乖喔,不然我們就不讓你們團聚過聖誕節!你們外出要有通行證喔!不然就罰款135歐元。「劫持」影片中,有位受訪者說,政府是用這罰款,來補超速罰單的漏洞;右手給你金援,左手從你的罰款拿回來。

現在社群媒體發言審查的情形也很嚴重。如果不是真的危害善良風俗,為什麼言論要被檢查?這些大型科技公司助長了媒體一言堂的現象,尤其是臉書,現在都很緊張,因為這些科技公司大權在握,如果川普與拜登之間的戰爭他們選錯了邊,依照川普的個性,這些公司不會善了。

總而言之,美國總統大選是2020年的一場好戲,不管是檯面上的演員,或檯面下見不得人的贊助商、粉絲、藏鏡人,牽涉範圍之廣,舞弊程度之深,令人咋舌。

我吞下了紅色藥丸,然後世界就開始在我眼前變形。新冠肺炎,事實上是一場世界級角力的引爆點,後面還有的看呢,各位敬請期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