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老師被斬首的省思

10月16日,位於法蘭西島伊芙琳省的Conflans-Sainte-Honorine,發生了駭人聽聞的中學教師被斬首,兇手是一個18歲的伊斯蘭教激進份子。

這起恐怖攻擊在法國社會上再次造成衝擊。受害者Samuel Paty,一位教學22年、低調、善良、熱心教學,獲得各方好評的史地老師,只是因為十月初在課堂上為了教學的需要而出示【查理周報】的諷刺畫。當他出示前,還先預告如果會讓穆斯林同學覺得不妥,他們可以暫時離開教室,但當時沒有任何穆斯林同學覺得有不妥之處,反倒是其中一位女同學的爸爸憤憤不平,反應過度,而引起殺機。兇手從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跑來「解決」這位對先知不敬的異教徒。

Samuel Paty身後留下一個年僅五歲的兒子。

這件事令我感到震撼,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是我在這裡也經歷了不少伊斯蘭教恐怖攻擊,其中最震撼的都是這幾年的:2015年1月的查理周報(又是查理周報!)恐怖攻擊,造成12人死亡,同年11月在聖丹尼體育場周邊、巴黎市內Bataclan表演廳的屠殺,2016年國慶日前夕的尼斯恐攻…之後的2017、2018都有零星恐攻。這次的教師被斬首恐攻特別令我難過的是,他只是要去執行一件熱愛的工作,而且他也體貼了學生的心情,然而還是遭到發匿名信,最後更惹來殺身之禍。

為什麼只是在自已的土地上,做自己熱愛的教學工作,還要被不同宗教的人跑來用最激烈的方式向其他人示威呢?現在連教學都要仰激進教派鼻息嗎?

事發隔天,我和朋友在外省的道路上,看到有人把土耳其國旗掛在擋風玻璃上隨風飄揚,那紅色的旗子,在那時候,看來格外刺眼。

今天,當我看到台灣朋友在學阿拉伯文時,我的直覺反應是,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想去學這個語文,因為它代表了太多的負面意涵,包括我過去在郊區走路被偷東西、以及過往所見識到的負面訊息累積,和說這個語言的人之間的不愉快人際關係,不愉快的合作經驗,家人朋友的看法,「他們講話不可靠」、「講是一套、做是一套」、「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必須要聽他們的?」、「為什麼他們總是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然後我意識到自己必須清理這個訊息,因為負面訊息確實很多,而我又選擇了記得那些不愉快的部分。

如果今天我還待在台灣,不太可能會有這樣潛意識的情結。台灣沒有如此多樣的民族,也沒有這麼多的種族文化衝突。

這是移居法國的我的自選題:自己決定要跑來這裡,也是自己決定要留下來,所以我也有了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的困惑。

但光是指責彼此事實上於事無補,因為互相幹架從來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危險並不在於誰又做了什麼,真正的危險在於,我們是否有聽從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還是我們只在乎別人的看法、宗教的看法,而只要不聽從的人,就必須消失?其實不用指責兇手,光是目前的法國社會,就有越來越一言堂的趨勢。你可以說這樣很吵很麻煩,法國人我行我素就是一個明證,

第一步可以從減少電視新聞開始。我每次看電視新聞都會不知不覺累積負面能量。如果我不小心從頭看到尾,又不小心多看了幾天,我那幾天都會顯得很煩躁。

第二步開始靜心。每天花一些時間專注在呼吸上,這會讓你更自在快樂,更能意識到自己的起心動念,正是這份意識能讓你從細微處去修正它。

第三步是盡量幫助身邊的人以及這個世界。我最快樂的時候,是我給予出去,而看到別人因此得益、快樂的時候。意義和愛是生活中的光亮,能夠平衡傷害與黑暗。

Paty老師,很遺憾你以這種方式離開了我們,雖然兇手用這種殘忍的手法宣示了他想宣示的,但我們不會中計,我們不會因此被綁架,我們還是決定去愛,因為這是唯一的答案。沒有別的,因為在別處尋找,最後還是必須回到這條老路。

安息吧,敬愛的Paty老師。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