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逝水年華】:法式甜點筆記

2000年的某一天,我提著一隻皮箱來到法國,懷抱著一個20幾歲年輕女性對新土地、新生活的希望。

2020的今天,我驚覺自己對法國竟然還如此不熟悉,由於個人因素,我一直過了不惑之年,才回頭學年輕人四處旅行,一開始還不是在法國,而是跟著人權團體在歐洲參加活動、或是到美國參加年會。

然後我發現自豪的語言能力,其實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例如我的咬字和口音。口音可能很難了,但咬字是可以努力的。

又發現了進一步品酒的方式,除了品嚐酒的輕重醇厚之外,更去體驗它從入口到入胃的細部感覺。好酒不會輕易讓你醉,好酒過喉就像古典音樂,或許像蕭邦那樣華麗,或許像舒伯特那樣優雅,除非你自不量力,它很少讓你一醉不醒。

– 重溫了一口紅酒、一口乳酪,並品味酒與乳酪在口中融合的特殊香氣;

– 發現如何把一大包退冰的冷凍胡蘿蔔,變成一盤香味四溢的蒜味歐芹鮮奶油;

– 做火腿卷的時候,塞進一些乳酪,旁邊放點酸黃瓜,可以讓火腿卷更有料;

– 怎樣用少少的資源生活,幾乎不丟棄任何食物。

怎麼說呢,以前或許並非大富大貴,卻也已經是天之驕子。

普魯斯特因為吃了一口瑪德蓮蛋糕,往事隨著蛋糕的滋味如潮水般湧來。我想這要加上一個註腳:要能有這種體驗,前提是家裡就有位甜點達人,或者附近有家好吃的麵包店。

通常你會在富裕的大城,或是外省小城,找到美味麵包店的身影。郊區城市則要碰運氣,尤其,現在很多麵包店的糕餅都是工廠製作,並非原汁原味了。但若你找到這麼一間供應料好實在的美味麵包店,那麼整個城市就彷彿閃耀著幸福的光芒。

既然要把人生倒過來活,不妨看做倒吃甘蔗。甜點就是一個最好的方式。

我將會在這個系列中,介紹一些法國常見的特色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