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逝水年華】:法式甜點筆記

2000年的某一天,我提著一隻皮箱來到法國,懷抱著一個20幾歲年輕女性對新土地、新生活的希望。

2020的今天,我驚覺自己對法國竟然還如此不熟悉,由於個人因素,我一直過了不惑之年,才回頭學年輕人四處旅行,一開始還不是在法國,而是跟著人權團體在歐洲參加活動、或是到美國參加年會。

閱讀全文〈【追憶逝水年華】:法式甜點筆記〉

婚姻故事:愛有多深,傷害就有多深

久聞《婚姻故事》各方好評,當我終於有機會在Netflix上看到這部片,我只能說佩服導演和演員們,他們把愛情、婚姻和人生詮釋得如此貼切。

《婚姻故事》其實是「離婚故事」,講述一對紐約「劇場夫妻」查理(亞當崔佛 飾)與妮可(史嘉蕾喬韓森 飾)離婚的過程。

電影以夫妻對彼此生活細節的點滴入手。這些溫馨的點滴是有意義的,到後來不僅成為活生生的對照,對比物換星移,人事已非,更令人感嘆的並非愛已不在,而是兩人不能繼續走下去。

閱讀全文〈婚姻故事:愛有多深,傷害就有多深〉

【法式甜點筆記】輕盈厚重兼具的聖歐諾黑蛋糕(Saint-Honoré)

聖歐諾黑(Saint-honoré)是一種法式糕點,用鮮奶油、Chiboust奶油和脆皮泡芙製成。

緣起:
據糕點師皮埃爾・拉卡姆(Pierre Lacam )和安托萬・夏拉博(Antoine Charabot)的說法,聖歐諾黑蛋糕是由巴黎糕點師希布斯特(Chiboust)於1840年從一種名為 “flan suisse “的波爾多甜點中獲得靈感而創造的。希布斯特就地取材,給自己的蛋糕取了店面所在的聖歐諾黑街的名字,以此向亞眠第八任主教、麵包師守護神聖歐諾雷致敬。

閱讀全文〈【法式甜點筆記】輕盈厚重兼具的聖歐諾黑蛋糕(Saint-Honoré)〉

撕下受害者標籤

2010年9月9日,娜塔莎・卡姆普什在維也納一家書店與她的自傳「3096天」合影。

2006年最震驚的社會事件,是奥地利女孩娜塔莎・卡姆普什(Natascha Kampusch)被綁架關在地牢八年後逃出的國際報導。更驚人的是,她後來買下了那棟自己曾經度過恐怖歲月的房子,每週末都住在昔日地牢,作為某種心靈治療。

我還記得當初看到娜塔夏逃出後第一次接受訪問的神情。我以為會見到一個楚楚可憐的女子,出現在媒體上的卻是一個清秀美麗、面帶笑容的少女。我也記得她曾經表示,她不想以受害者的姿態出現。

因為她刻意表現得比內在的自我更強大,這種態度甚至引來了某些人的不滿。有些人似乎認為,微笑就代表快樂,強勢就代表堅強。

然而療癒之路並沒有那麼簡單,身為受害者家屬的我可以作證,也許這是我最後一次談這件事,因為我能理解娜塔夏,我也想要重新開始。

閱讀全文〈撕下受害者標籤〉

天后小助理

解封之後到電影院看的第二部片。小小的電影院裡還是三三兩兩的。對防疫來說很好,但我會想要是一天到晚都這樣,電影院是要怎樣活下去……

《天后小助理》的故事講的是明星助理瑪姬夢想成為音樂製作人的故事。流行樂天后葛蕾絲(崔西艾莉絲羅斯 飾)十年未出新專輯,正苦惱生涯下一步時,親信希望她首肯到拉斯維加斯駐唱過往名曲,這樣穩賺不賠。而瑪姬(達柯塔強生 飾)是葛蕾絲盡責的私人小助理,為她打點生活大小點滴。她不為人知的夢想,是成為葛雷絲的音樂製作人。

閱讀全文〈天后小助理〉

當異國婚姻成為牢籠

隨著網路發達、國與國之間的往來頻繁,異國婚姻越來越常見。相較於結婚,離婚的消息甚少人談論,只有在特定群組中會提到。畢竟大部分的人認為離婚不吉利,當事人想保留隱私、不想觸霉頭等等因素,而且一般來說結婚是喜事,離婚往往意味著失敗,更沒有人會想公開談論,不想把自己矮化成魯蛇。

現代人離婚率高漲,離婚、二度單身、重組家庭是家常便飯。結婚離婚是人生大事,很多女性會擔心影響小孩而遲遲不敢離婚,但是最糟糕的不是離婚,而是讓小孩一直活在父母不合的陰影中。父母不合、教育方向不明確,甚至相反,往往會造成親子教養問題。

閱讀全文〈當異國婚姻成為牢籠〉

北法人 V.S. 南法人

北法人和南法人,或者擴大來說,北歐人和南歐人,有一些明顯的差異,當然這不是絕對的,而是一個傾向。

我認識一個原籍義大利的南法人十幾年,雖然他在巴黎地區住了四十幾年,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他仍然極為南方。

先從外表講起。典型的北歐人皮膚偏白、基因偏向金髮藍眼。我的一位來自法國北方的女性朋友,以前只要熱一點,曬到太陽甚至會痛。典型的南歐人則多棕髮色系,膚色略深。

閱讀全文〈北法人 V.S. 南法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每當有人跟我說,我的一些轉變時,與其預期是好事,我下意識會很緊張,更常害怕是不是我又犯了什麼錯。
六月的時候,有人兩次點醒我,我的這種害怕做錯事,戰戰競競的心態。
第一次他只是告訴我,他注意到我在衣著上的改善。但我的反應就好像我又做錯什麼事似的。
最近我明白一件事,多年來,有人利用我的這種心態掩耳盜鈴,利用我的罪惡感,來掩飾自己的無能。當我看懂了他的伎倆並予以反擊,他的聲音就像神隱少女裡的無臉人,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即使偶爾企圖反擊,但是力道已經不如從前。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是吳下阿蒙的逆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