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異國婚姻

好幾年前,一個華人同事問我,你跟法國人結婚是為了紙張吧!我聽得莫名其妙,後來我了解為什麼他會有這種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的問話;那是因為很多中國人移民跑來法國,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也有很多是經濟因素,尤其是早年歐元價位高漲的時候,把在法國賺的辛苦錢拿回家用,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援助。他認為我從台灣嫁到法國,也是同樣背景和心態。……

在法國的華人移民,根據維基百科,經過非正式的統計(法國刻意不對各種族進行精確的統計),大約介於60-70萬人,只佔法國人口不到百分之一。1975年越戰結束後,法國政府接納了大量昔日印度支那(越南、寮國、柬埔寨)移民。這批移民之中有許多屬於潮州人和廣州人。由於印度支那華人最常使用潮州話和廣東話為,這兩種方言也是商業上和社群內的語言。

近十年來,華人新移民大部分來自中國東北,來法國主要的動力是為了改善生活。我就認識幾位這樣的中國女性,她們的教育程度不高,有些鄉音很重,但是她們都很努力的生活著。她們來的時候,很多在家鄉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她們來法國最大的目的就是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最快的方式就是找個有錢法國人嫁了,這樣便同時解決居留問題和經濟問題。

我不知道他們的法國配偶知不知道她們在家鄉已經有自己的家庭,而且她們並不是離婚後才來法國的,而是因為有些資料無可考,她們才能這樣「操作」。這些老公心裡怎麼想,我無從得知。如果是台灣這樣雖然沒幾個邦交國,但實際上得到不少互惠措施(如國際駕照)的國家,根本很難想像在台灣結婚過,還能在法國重婚這種事情。

或許應該說台灣的生活水準較高,我們結婚是「想當然爾的」「正常」路線,是因為談得來、門當戶對…..等等成婚,而不是因為經濟理由到異國,也就不能理解那種「妳嫁給法國人是為了居留」竊笑背後的意義。

而這些來到法國的中國女性,幸不幸福就很大程度要看是否有嫁到好老公了。如果老公疼愛,那就好過些,如果老公不疼,年紀已經有一把了還要依靠朋友幫忙,那就很辛苦了。

另一種為錢結婚,但是做得比較絕的,是東南亞女性。我聽到好幾個歐洲白人的例子,是他們到泰國觀光的時候,認識了後來的泰國老婆,但很多其實就跟上述中國女性一樣,她們原本就有自己的家庭,為了要改善經濟,所以找一個有錢白人撈一筆。由於國情不同,外國人不能在當地置產,除非外國人在當地有自己的公司,必須透過泰國配偶。關鍵就在於必須透過泰國配偶這件事,我聽過太多的泰國配偶利用這一點,把白人丈夫的財產置於自己名下,並把全家祖宗八代都讓這個白人當冤大頭,最後白人丈夫落得人財兩失,悵然回家的大有人在。有的甚至仍和丈夫同居,卻騙白人先生,那是她的「表哥」,但是當白人先生撞見她跟表哥親熱時,他就明白了。又或是泰國太太利用小孩當籌碼,她們會不斷騷擾白人丈夫給錢,而且不管給多少,永不滿足;給錢才讓白人丈夫見小孩。如果丈夫想帶小孩回本國,不再受太太牽制,全村的人都會幫太太阻止丈夫帶走小孩。也就是說,他們的小孩名符其實成為人質。有的白人爸爸拒絕被泰國老婆無止境騷擾,切斷一切聯繫,也不再提供經援;有的白人爸爸放不下親情,畢竟小孩是無辜的,就只能忍受騷擾,並盡量提供經援,即使他們無法掌控金錢的流向。不只泰國女性,有些寮國女性、越南女性,在改善經濟的前提下,也會這麼做。

當我聽到這些故事時,我感受不到這些女性的一點點歉意,她們並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對,甚至她們還會教小孩對爸爸要錢。這真的超出了我的想像,也讓我對所謂的「佛教徒」有很大的疑問。因為在我聽到的故事裡,這些泰國媽媽可是虔誠的佛教徒,要求小孩要念佛,但是她們自己的行為,完全違反佛教徒,甚至一個平常人的準則。所以,這讓我再次覺得:神是偉大的,但宗教是人為的。神是無限,人是有限。面對這些故事,我感到很無奈,如果我是那父親,我肯定會很煎熬,而我之所以會煎熬,是因為我還有良知,我或許討厭妻子的騷擾,但我深愛著自己的小孩。而這些白人爸爸和先生,有的離開當地,有的仍然留在當地工作,內心愛著不告而別的女友,有的喜歡這生活環境而留下來,卻從此不談感情。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世間情原本就是來來去去,但這樣的方式讓彼此不能圓滿分手,是會在內心深處留下深深的怨恨、遺憾與嘆息。……

為了錢我們會做出什麼事?如果是為了生存,那無可厚非,但之後呢?有時候我沒有答案,我想只有當事人有答案,那是他們人生的課題,而且遠非最容易的一個。

Bon courage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