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Corsi:上帝贏得終極勝利!

Jerome CORSI是哈佛政治學博士,也是政論家和作家。維基百科將他列為陰謀論者。Vernon Coleman醫生只因為揭露武漢肺炎與大重置的真相,瞬間被改寫維基百科的介紹,畢生功績被抹去。這使我想起學生時代親眼目睹家人無緣無故被媒體抹黑,這是我第一次動搖對媒體的信念。第二次信念動搖,則是從去年底開始的大揭露。這次揭露堅定了我對主流媒體作為謊言幫兇的認知。

這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一種反向指標:凡是主流媒體積極鼓吹的,避之而無不及,凡是被主流媒體大肆達伐的,很可能是被污衊的正義之士。

我建議大家可以試著以這個角度測試主流媒體。

以下為演講全文:

大約三年前,有一群將軍來找我。並向我解釋,他們要他們準備進行政變。他們準備動用軍事力量讓奧巴馬下台。幾周後,我接到另一通電話,說他們在重新考慮。 你知道他們為什麽要重新考慮嗎?因為他們和唐納德・川普談過。而川普已經同意了。川普同意他將參選。然後他同意,如果他參選,他們將把政變作為一個合法的過程進行,從政府內部鏟除叛徒。而軍方和唐納德・川普之間的協議一直保持有效,因為我們一直在解釋和觀察,並且亞歷克斯一直在追蹤匿名者Q(QAnon),匿名者Q是軍事情報機構,而且與川普關係密切。而我們得到的情報事實上是大量的內部情報。

現在,每個人都說唐納德・川普會輸,他將下台,他將被彈劾。如果你看CNN、MSNBC,他們今天在開一個派對。而全美所有觀看他們的20人都非常興奮。唐納德・川普將不會被撤職,他不會被撤職。而在最後的反擊戰中,他要公布一兩個能夠翻盤的事實。獲取司法部總檢察長邁克・霍洛維茨的報告,這位檢察長詳細描述了司法部內部的腐敗。唐納德・川普是對的,也許我們應該拆掉聯邦調查局大樓,重頭來過。如果你看一下這種腐敗的深度,它是普遍存在的。

自從老布希以來,留下來的官僚,包括這些高級主管制(SES)的官僚體系,他們多半是終身職,他們是全球主義者,他們不相信美國了。他們認為他們比美國更聰明,比開國元勳更聰明。他們說:「我們應該修改憲法」。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詞來描述這些人:叛徒!叛徒!這是死罪。而我今天想在這裡預測,當情況發生變化時,唐納德・川普將訴諸軍事法庭。甚至希拉蕊・克林頓和巴拉克・奧巴馬都將面臨叛國罪的指控。這不會結束的,唐納德・川普將有勇氣這樣做。

每次在我看來,我都是這樣說唐納德・川普的。我認識他已經幾十年了。我說,唐納德・川普,總是每次在他看起來快輸的時候大獲全勝,他總是好像差一點就要賠個精光、差一點就要輸掉這筆或那筆生意,唐納德・川普在他的生活中所做的一切都是成功的。而在這最後的遊戲中,我認為唐納德・川普將減少官僚主義。我想減少95%會很好。也許是100%。因為憲法中沒有明文規定設立官僚機構。沒有任何討論。沒有關於官僚機構的條款,這意味著可以全部移除他們,把他們全部解雇。是的,沒有。我認為在這個國家,我們可以獲得自由的重生。

但我想說兩三件關於祖克柏的事情,矽谷內部有匿名人士,一直在給我寫大量的電子郵件,我現在已經能夠驗證祖克柏和其他人的真實情況是這樣的。Facebook人工智慧,所有主要的Twitter,YouTube,谷歌每一個都是中情局的產物。他們是由中情局資助而存在的。順便說一下,他們都被認為是可有可無的。祖克柏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他已經在彈射座椅上了。按鈕一按下,他就會被彈射出去。

但矽谷的真正力量是網路的基礎設施。它是甲骨文,是微軟系統,這些是網路運行的軌道、橋梁、基礎設施,而真正控制矽谷的人是勞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甲骨文公司董事長)家族和。這些人大家還不熟悉,因為他們甚少在前台拋頭露面。你知道,祖克柏是可有可無的,艾立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谷歌首席執行官)是可有可無的,谷歌是可有可無的,他們隨時可以換一個,因為真正的教父是勞里・埃里森和其他人。而誰資助了拉里-埃里森?中央情報局、軍工複合體,洛克希德公司和其他公司都想要為軍隊創造新一代電子硬件,這個過程可以追溯到50年代。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意識到通過社交媒體,他們可以創造一些東西,讓我們免費地給他們所有的訊息,關於自己的一切。人們甚至張貼自己的裸體照片,這被他們永久保存。你每次點擊都會直接進入情報機構的眼線。這些數據被分析,並提供給新世界秩序,用於銷售、廣告和行銷。

順便說一句,祖克柏可能有他自己的規則,他或許或說,「我們要保護隱私」,但別認為他們仍然在收集訊息。他們已經收集齊全並存檔。在你曾經打過的每一通電話,在你曾經發過的每一封電子郵件裡。而人們愚蠢到把這些設備放在家裡,這將可以記錄他們所說的一切,即使你不是Facebook的會員,Facebook也可以跟蹤你,他們可以追蹤你的任何上網紀錄,而且這些東西會永遠存檔。我們必須做的是奪回網路。我們要通過一項「網路權利法案」,補充第一修正案、第二修正案、第四修正案。我們必須通過國會來做這件事。

我在這裡告訴你,在唐納德・川普完成工作之前,網路將被100%監管,否則將被拆散,因為唐納德・川普了解什麼在威脅我們的自由。我們每個人都面臨這種自由的威脅、被牢牢地控制,以致於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或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都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我在這裡說,這一切的結局,我寫的【殺死深層政府】(Killing the Deep State也有著同樣的結論:最後,唐納德・川普獲勝。而且永遠不要忘記,最後,上帝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