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者多勞的真相

credit : Aarón Blanco Tejedor

我參加幾個協會組織,其中有一兩個是我長年參與義工工作的。由於我本身唸法文出身,也能通英文,大學時代就開始做翻譯,將近30年來,我翻譯過各類文件:法稅、藝術、文學、資訊……,也從一開始只能英翻中或法翻中,到後來雙向皆通,而且交件速度快,所以協會很喜歡找我做翻譯。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翻譯文件都是急件,程度只有「三小時後要交」、「六小時後要交」這類,明天或過幾天再交就好的,通常是少數。

本來法文就是少數民族,法文人力也需要培養,義工都是自願,我也知道沒那麼容易找到有意願又有能力的幫手。十幾年裡,法文翻譯連一隻手的數量都數不夠。我也習慣了這種永遠都很趕的節奏,心想,反正能者多勞,可以就多做一點。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開始是否一切都用「能者多勞」總結就夠了?

第一個原因是,我被合作夥伴抱怨。出書之後,我跟Robert兩人小組依然沒有停下腳步,創業維艱,我們必須一邊注意預算,一邊盡可能的高效率做事。Robert看到我先處理義工的急件,再忙我們的工作,個性直爽的他馬上就罵人了。雖然我是很想趕快忙完急件沒錯,但回頭想想:我們手邊的配備原本就不是處於最理想的狀態,我們在家工作,網路不是很快、配備有限的情形下,本來進度就不是最理想了。我們又只有兩個人,如果我不把我們的工作放第一位,請問有誰會幫我們嗎?協會會幫嗎?我能指望誰幫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第二個原因是,我思考為什麼每一次人家都找我,那是因為我做得很快,但我做得很快是因為我善用網路工具。現在機器人的翻譯能力其實已經很強,只要使用好的翻譯軟體再快速校對,十頁的文件二小時之內就可以交件了。不過這還是需要一定的語言能力,因為如果有很多字看不懂,你還是無法判定機器人翻得對不對。

還有一個重點是:我並不是一開始就是能者,不是一開始就精通法文。我的法文學習之路,也是經過四年法文系、到法國念了兩年書,又在職場上和家中使用法文、經常使用法文所造就的。我的法文也遠非完美,Robert就喜歡學我的說法方式,提醒我要改進。話說如此,講了多年的說話習慣,並沒有那麼容易一下子就改掉。是的,即使我已經出了兩本法文書,但是我的法文並不是最厲害。或者應該反過來說:賣不賣座是另一回事,但你不需要把法文念到可以去博士班教書,也可以寫一本法文書,而且還不錯看。

我可以理解人家喜歡找我,是因為我太清楚流程和習慣,並且找我的人,他們有上面的壓力,但是既然我並非天生如此,為什麼不讓更多有心人花一些時間上手呢?說實話我並不是特別聰明的小孩,語文好只是因為興趣,因為興趣所以常看常練習,偶爾要忍受被嘲笑,這樣而已。如果我這種天資不是特別聰穎、反應常常慢半拍的人都可以做這麼快,那別人當然也可以,只是我們必須要有耐心給他們一點時間學習。

所以現在我會以工作為優先,工作的時候盡量不要去看app,忙完一個段落再去看。還有一件事情,由於我們都是用自己的電腦,平常使用還好,但沒有辦法多工同時跑那麼多檔案,如果我還要跑大件義工檔案,這電腦就不知道要跑到什麼時候。請不要跟我說:買一台新的/增加記憶體……就好啦!如果你要這麼跟我說,那我也要很直接跟你說,來來來,我的paypal帳號在這裡,歡迎捐款,我會寫一篇文章介紹用你的捐款買的新電腦!

開玩笑,別當真。^^

雖然法國人和台灣人的思維邏輯真的差很多,不過我覺得有時候什麼都要扛,什麼都要馬上做完,那是不可能的,只會把自己搞死,還順便氣死合作夥伴。這樣到底有什麼好處?沒有。倒不如醜話說前頭,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不要老是急著什麼都要第一時間回覆,尤其越是心情不好、負面的時候,越不要回覆。那樣狀態下回覆的內容,通常都不是很適合的內容,而且有時候根本就不應該回覆,久了對方就知道不要跟你亂扯五四三,你什麼屁都不鳥。

而當你有所抉擇的時候,這樣反而會提升你的生活品質,別人也不會常常發神經來吵你,因為他知道你沒空就是沒空。而且如果是談做義工這件事情,為什麼做義工還要解釋自己為什麼不能做呢?你的不回答就已經是回答了。

有時候,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反而長期對自己、對大團體是好事。能者多勞,其實是因為勞者多能,是練出來的,我就是一個例子,這才是能者多勞的真相!能者不多勞,偶爾讓有心者多勞,有一天他們才可以成為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