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天安門法國重現?

2/11,巴黎警察局送出坦克車在香舍麗榭大道上戒備
法國警察用槍頂著高舉國旗的愛國者

2月12日,自由車隊(convoi de la liberté)到達巴黎。2月11日,巴黎警察局在香舍麗榭大道上部署一整排坦克,要對付手無寸鐵前來和平抗議的民眾。2月12日,大量民眾在巴黎各地遊行,手持國旗的民眾什麼都沒有做就被開135歐元的罰單,警察對民眾無情的施暴:猛打示威者的頭部、打斷某示威者的腿並將他抬出去、對老婦人拳打腳踢。媒體如何報導?France Inter的記者嘲笑自由車隊是「蠢蛋車隊」,BFM說「啥都沒發生」,西線無戰事。無恥的媒體、獨裁的幫兇!

荒謬!馬克宏統治法國五年,從2020年起,法國就被評為「不完全民主國家」,現在經過這次類六四天安門事件,可以肯定正式落入極權了。馬克宏更厲害,連愛國都犯罪,已經超越習總加速師。真是,後生可畏也!法國人,醒一醒吧!是時候趕走這幫叛徒了!

諾貝爾獎得主本庶佑肯定新冠病毒為人造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舊聞,但已經是繼法國諾貝爾獎得主Luc Montagnier之外,至少第二位諾貝爾獎得主公開揭露新冠病毒真相:

2020年,諾貝爾獎得獎者、日本生理學和醫學教授本庶佑震驚社群媒體,他說這種冠狀病毒不是天然的;如果是天然的,它就不會像這樣影響整個世界。 因為各國的溫度因物種不同而不同;如果是自然現象,它只會影響到與中國相同溫度的國家。 相反,它在瑞士這樣的國家傳播,也在沙漠地區傳播;如果它是自然的,它將在寒冷的地方傳播,但在溫暖的地方死亡。 我研究動物和病毒已經超過四十年。 這是不自然的。 這種病毒是製造出來的,完全是人造的。 我在中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工作了四年,我非常了解中國那個實驗室(P4)的所有工作人員。 在電暈事件發生後,我給他們都打了電話。 但是他們所有的電話都已停機數月,現在已知這些實驗室技術人員都已死亡。

「根據我所有的知識和以前所做的所有研究,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地說,Covid-19病毒不是自然病毒,也不是一種蝙蝠病毒。 中國是有意和有預謀地創造了它。 如果我今天所說的話現在被證明是假的,甚至在我死後,你們可以撤銷我的諾貝爾獎。但是,中國在撒謊,其整個可怕的共產黨政府必須受到嚴厲的懲罰,並受到司法、國際刑法的充分重視,因為這個偉大、可怕、不可饒恕和災難性的真相總有一天會被揭示給世界上所有的人民。」

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2022年第一個勝利

2022年第一個勝利。開年就猛爆登場,元旦大家都在休息的日子,房東跟房東太太中午跑來,劈頭就是開口罵人說我造成樓下淹水,事實上我後來知道樓下房客通知我同層的室友,但室友卻不告訴我,因為他不肯跟我說話,甚至不正眼看我。房東和他太太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劈頭就說這一切是我的錯,說他們房子買了十五年,我的室友租了八年(之前他說三年,所以到底是幾年?),都沒有任何問題,我來之前他們全部翻新,我住進來幾個月就阻塞淹水,所以一定是我用furet通水管的時候戳破了水管,造成樓下淹水。

房東太太不但一口咬定是我,還說週二房東就叫我叫水管工,為什麼我沒叫?我很生氣的說,在責任歸屬釐清之前,我是不會叫水管工的。房東太太還罵我對樓下鄰居沒有同情心,我莫名其妙,跟她說,什麼叫做我沒有同情心?我剛剛才知道!今天水管工來了之後,他說,第一,furet是不可能戳破水管的。至於為什麼會漏水,是因為這水管接的本來就不好,是業餘水管工用低階材料亂接一通,我在通furet時,碰到了連結的橡膠,造成輕微縫隙而漏水。他使用furet通水管之後,結論是阻塞的地方並不在我這,而是在樓下。他去樓下之後,竟然找不到漏水處,於是說必須再來一次。因為他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所以他降價一半,並讓我可以運用住屋保險。

在交談中,我透露房東一口咬定是我,他直言房東不誠實,說話也不能這樣說。我說我要把他告上法院,需要專業鑑定,證明錯不在我。後來水管工聯絡房東,當天下午我沒有接到房東電話。他應該正在發抖,知道事情大條,因為他錯在先,以為我好欺負,現在發現不是,心中肯定暗叫不妙,不然,以他昨天的氣勢,他早就殺過來了。我陪水管工到樓下時,樓上的室友跑下來借用廁所。我看了他一眼,他別過頭去,不敢看我。那是恥辱的表現,他肯定對房東說了我很多壞話,但是現在有外來專業人士說不是我的錯。他中午去上班的時候幾乎是夾著尾巴逃跑的。

我的個性就是你好我也好,你不尊重我,我會試圖跟你講裡,但我不是聖人,我不會給你很多羞辱我的機會。如果有人對我不敬,我會卯起來打到對方求饒為止。阿拉伯人房東可能以為他們一票都是男人,看不起我一個小女子,房東一開始讓我換了馬桶蓋,後來又想把修水管的金額全部推給我,他大概想要讓「中國女人」幫他換新所有設備,但本人已經豁出去,你不尊重我,污衊我的人格,強迫我一人復修水管的錢,我會要求道歉和金錢補償,否則咱們法院見,並且我一定會贏!只是,我又得找住處了,這真的是一件很煩的事情。

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衛生部長奧利維・維杭(Olivier Véran)在接受Brut訪問時表示,「疫苗通行證是一種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比強制疫苗接種更有效」,後面又說「我們不是要懲罰、制裁、排斥,說現在我們沒有選擇」。

首先,法國政府無權強迫民眾接種疫苗。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此一以「疫苗」為名的接種,事實上根本就是大型人體實驗。輝瑞等藥廠一方面不讓人知道配方,一方面透過各國政府對民眾施加壓力接種「疫苗」,憑什麼?

其次,維杭一開始就自打嘴巴,他那句「疫苗通行證是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徹底暴露政府的居心。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官員說法不斷改變、自打嘴巴。

閱讀全文〈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

斯圖・彼得斯在他11月10日的節目「拜登和歐巴馬強姦了我。 強大的精英、名人、惡魔般的性虐待幫派」中,邀請到艾莉・卡特。

艾莉・卡特的故事和其他許多受害者有諸多類似之處,例如他們經常是被自己的親人、本應該保護他們的人、FBI、CIA、警察,甚至兒童保護中心出賣、獻祭給撒旦教。這個訪談最可貴的一點是,它是少見的第一手資料。很多受害者都要經歷好幾年才能克服心中陰影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以法國為例,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的事件中,很多人都過了追訴期而無法伸張正義。

閱讀全文〈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

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製造武肺

這位醫護人員舉的抗議標語寫著:

  • 20年內少了十萬張病床!
  • 醫護人員短缺!
  • 疾病,沒有任何治療
  • 武肺:19個月,112000死者,82歲以上。治癒率:98.16%
  • 流行感冒:2017年,一個月內就死了67000人

出處:Résistance

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BFM新聞:10月16日全法國只有四萬人上街,抗議人數持續下降

這幾週來,主流媒體仍然絕口不提抗議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除了以BFM為代表的謊言媒體報導10月16日只有四萬人上街之外,其他媒體集體沈默。但歐洲人一直沒有鬆手,遊行一直在加劇,義大利的遊行尤其越演越烈,變成Trieste碼頭工人的罷工。義大利的怒火目前居歐洲之冠。其餘如法國、荷蘭、西班牙也一直沒有停過。由於燃料與各項民生價格再度高漲,法國黃背心再次出馬佔領圓環與高速公路收費站,荷蘭鹿特丹則有民眾抗議經濟下滑、物價高漲、房地產價格過高,導致住房危機,三十萬人無家可歸。

閱讀全文〈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

巴黎笛卡兒大學

陰謀論委員會成員Guy Vallencien教授中槍下馬。這位高爭議性的教授,曾經在擔任巴黎第五大學校長期間販賣民間自願捐贈的大體給企業做自己的測試,並對此事毫不遮掩。以下是《快報》2019年對此一醜聞的報導。……死人有什麼好怕?活人道德淪喪,毫無良心底線的作為,更令人毛骨悚然。

閱讀全文〈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