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有如一面照妖鏡

2020年疫情爆發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以為這一年是史上數一數二的歹年。畢竟,我們看到病毒是如何透過有心國家刻意隱瞞,造成全球晚兩個月反應,後來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各國紛紛封城、宵禁、鎖國、機場門可羅雀,我們開始看到民生凋敝、企業倒閉的現象。又透過一場疑點重重的美國大選,看到了整個社會被撕裂、惡人先告狀、誣陷….各種惡劣腐敗的手段盡出。在我所僑居的法國,自從疫情發生以來,主流媒體口徑一致天天只討論一件事情,就是武漢肺炎,聽到觀眾倒盡胃口,但間接促使我開始思考這世界是否真如主流媒體敘述的模式?然後我開始看大量的自媒體資料。這中間資訊真假的拿捏完全要靠自己,但是靠自己查資料,讓我大開眼界,開啟了我的大覺醒之路。

2021年是辛丑年,去年庚子年靠著政府補助打造起來的太平假象,漸漸地撐不下去了。變種病毒大量出現,印度病毒來勢洶洶,每天幾千人死亡,死者多到必須就地火化以阻止疫情擴散。2021年事實上比2020年的環境更為惡劣。

隨著疫情的惡化,疫苗的出現帶來的不見得是希望,倉促上陣的產品,不管是哪一間藥廠,其安全性連藥廠自己都無法確定,許多人出現嚴重的副作用,主流媒體再一次一致否認、忽視,強調只是巧合。真的嗎?我請大家自行思考。如果我們要將主流媒體所傳播的內容自動歸為正統,那只能說明一件事:我們都生活在楚門的世界,也已經習慣了將主流媒體消息歸納為真理。很不幸的,我周圍的人大部分都還是選擇了大眾選擇的那條路。有人說:「疫苗可以增加人體對變種病毒的抵抗力,所以即使疫苗不是針對變種病毒開發的也還是有用。」疫苗本身有一定毒性,進入體內後身體要解毒都來不及,真的還有力氣去應對變種病毒嗎?2020年年底,丹麥由於在水貂養殖場發現了一種可傳染給人類的變異新冠病毒,決定撲殺多達1700萬隻水貂丹麥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表示此決定是基於這種變異病毒對未來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有效性構成風險」。此外,突刺蛋白不僅會增加人感染其他病毒的機率,還會造成血栓。會通過體液分泌(皮膚)、口氣和任何方式傳播,就是說疫苗的傳播跟肺炎病毒的傳播方式是一樣的。

如果大家習慣接受主流媒體的訊息,就會很自然覺得疫苗很可靠。所有人都口徑一致報導唯一的聲音時,並不表示那就是真相,那往往只是媒體要你相信是這樣,而背後的原因,我們並不清楚。納粹惡名昭彰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曾說過:「媒體的任務,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完整傳遞給被統治者,讓無知人民將煉獄視為天堂。」我們可以檢視主流媒體究竟是在傳遞真相,還是傳遞統治者的意志?為什麼藥廠和政府大肆宣傳要大家去注射一個這麼不可靠的產品,是為了大眾健康,是為了防疫?當備受爭議的世衛主席譚德塞(當初信誓旦旦說不用戴口罩的那位先生)在今年初宣稱「全球各地都進行新冠疫苗接種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這句話裡面有幾分真相?當你要挖開後面的真相,你會赫然發現,媒體也不過只是棋子,更大的還在後面。重點是:我們該選擇沒看見、沒聽到,繼續過原來的日子,假裝什麼也沒發生,還是吞下紅色藥丸,走上追尋真相的不歸路?

身為25年無解冤案的家屬,如果不是我的師父洪博士的堅持,我也可能會和解,跟侵害我們家人名譽與權益的人說「算了」。我也可能會相信主流媒體的報導而不自己去找答案。對本門案件要不封口不提,要不誣衊抹黑的主流媒體,他們自己最清楚背後動機。如果一個媒體可以對這麼明顯的冤案視而不見,很可能他們也會扭曲其他真相。

從我領悟到這一點開始,我開始去質疑過去我相信的一切,並且發現我們在書上、媒體上所接收到的資訊,有很多都不是那麼一回事,有很多都是經過包裝的結果,透過學校在我們年紀幼小時還無法辨別真假時,以真理的態勢教給我們。

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鏡,在這個善惡顛倒,是非不分的世界,唯有與神同行能夠解救我們脫離苦難。什麼是與神同行呢?為什麼要與神同行呢?我看到去年四月一位台灣命理師的說法,他說現今疫情的肆虐,乃是因為世人不信神佛,導致邪魔入侵,擾亂人世所致。

那一刻我突然醒悟,為什麼我的 師父洪道子博士要推廣良心時代,為什麼說良心是世人的解藥。我的理解是,世人不信神佛,自以為是,有些人甚至敬拜撒旦、敗德無底線。這是瘟疫一發無可收拾的其中原因,越是病毒發源地中共親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擴散得越嚴重。不然,為什麼歐洲離中國那麼遠,疫情每天每國都是幾萬幾萬的增加,而台灣沒有封城、只是鎖國,卻能夠維持幾近於零的增長?

因為台灣人太了解中共那一套了,正因為被中國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這反而救了台灣一命。反倒是歐洲人,一直對中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一邊譴責,一邊收斂自己的用詞,因為他們不想要斷了和中共的財路。夢醒吧!和魔鬼打交道的下場,各位請自行想像。台灣企業對於中共的「養套殺」誘殺外企三部曲,早已深受其害,並且暸若指掌。

人類自以為聰明的時候,就是老天要給我們迎頭痛擊的時候。對於世道不能被伸張這件事,我身為司法、稅案受害者的女兒,感覺實在太過熟悉。通常你在伸張正義的道路上是孤獨的,大部分的人平時被生活纏繞,只會關心切身話題,功權名利,不想要「沾一身腥」,只有當大家驚覺自己的權益遭到危害,他們才會挺身而出。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未嘗不是好事。人類終於發現他們做了好長時間的溫水煮青蛙,驚覺煮鍋裡的水變得滾燙,而他們卻無法逃脫。

我相信結局已經注定,我們的內心深處都知道什麼是正義和真相。當至暗時刻來臨,一切彷彿沒有希望,但這一切都是黎明前的黑暗,光明永遠會勝利,以良心為指引,頂過去就是光明。

附註1:這篇文章是1月8日「至暗時刻」改寫與增訂版。由於與投稿網站落差過大,無法原汁原味刊出,原版便刊登於此。

附註2:有興趣的可以去找豬妹用AI翻譯的疫苗學術報告:科學證實疫苗導致血栓、中風、心臟病發作

荒腔走板的封城第三季

網友惡搞外出單。翻譯:我謹以至誠宣告我出去在方圓20公里範圍內遛狗,好讓牠在總理府前面拉屎,希望總理摔個狗吃屎

每週四是法國總理Castex固定發言的日子,我們已經很久沒看到馬同志了。現在馬同志很喜歡讓總理當黑臉,宣布他訂下的那些一條比一條更荒謬的規定。

3/18他又宣布了什麼呢?封城3。時間:3/20起為期四週。原因想也知道,因為感染人數又直線上升,但是這封城非常詭異:

  1. 平日持外出單可以無限次外出、無時間限制,但不能超過方圓10公里之外,禁止跨大區旅行。
  2. 花店、理髮院、書店、超市可以營業,其他被列為非必要項目的商店或營業項目則關閉
  3. 宵禁原本為晚上六點,延後到晚上七點。
    1. 餐廳、電影院和健身房繼續無限期關閉……

閱讀全文〈荒腔走板的封城第三季〉

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不只是封城

Source : Twitter
看到這則推文,非常能理解文中母子的心情。有不少台灣朋友說法國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所以只能選擇封城,但在位者從來沒有問過人民願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換取多數人封城?他們就是做了,而且其實很多數字根本無法查核,一切都是上面說了算,他們說什麼時候封城、宵禁,我們只能照做,語氣就像訓小孩「目前不打算宵禁……但是隨時有可能改變」,……我一直嚴重懷疑總理發言的時候花了很大的力氣不要笑出來。也就是同一批人自行決定只要自願在家隔離七天就好,遠不是台灣的14天+7天自主管理這種嚴格但有效的做法。媒體最喜歡報導那些犯規的人,「搶在宵禁前開趴」、「群聚狂歡」,但是卻沒關注沈默的大眾。所以如果你經常收看主流媒體,你會覺得法國人都不守法,但你卻看不到那些守法而默默承受後果的,另一種法國人。
如果大家要談尊重,所謂的尊重,是不是應該至少問過人民?沒有。那他們為什麼不問?為什麼堅持明明沒有用的封城?還是說他們志不在消滅病毒,是要藉著消滅病毒,達到其他目的?我周圍的法國朋友,是有一部份說「哎啊換成別人在馬恐龍的位置上也不見得做得更好」,但也有更多的人認為馬同志深得老大哥精髓。

閱讀全文〈不只是封城〉

至暗時刻

新年伊始,就是重磅衝擊,撞得整個人暈頭轉向。
 
先是好朋友由於家庭問題而踏上了漂泊之路,其脆弱的健康問題不適合長途奔波,我雖想幫忙卻愛莫能助,為此,我感到徬徨不安。
 
然後透過美國大選看到了整個社會被撕裂、惡人先告狀、誣陷….各種惡劣腐敗的手段盡出。美國就是世界的縮影,如果美國淪陷,後果不敢想像。
我雖然沒有特定宗教信仰,但是我相信,當所有人預言都有同一說法時,那一定不是單純的「謠言」,我寧可信其有。
 
在這個善惡顛倒,是非不分的世界,唯有與神同行能夠解救我們脫離苦難。
什麼是與神同行呢?為什麼要與神同行呢?前一陣子,我看到一位台灣命理師的說法,他說現今疫情的肆虐,乃是因為世人不信神佛,導致邪魔入侵,擾亂人世所致。
 
那一刻我突然了解為什麼我的 師父洪道子博士要推廣良心時代,為什麼說良心是世人的解藥。我的理解是,世人不信神佛,自以為是,有些人甚至敬拜撒旦,引狼入室。這是瘟疫一發無可收拾的其中原因,越是病毒發源地中共親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擴散得越嚴重。不然,為什麼歐洲離中國那麼遠,疫情每天每國都是幾萬幾萬的增加,而台灣沒有封城、只是鎖國,卻能夠維持幾近於零的增長?
 
因為台灣人太了解中共那一套了,正因為被中國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這反而救了台灣一命。反倒是歐洲人,一直對中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你們什麼時候會夢醒呢?你們知道你們在跟魔鬼打交道,你們覺得下場是如何呢?
 
這一波大瘟疫,是人類大覺醒的機會,上天已經給人類無數次機會,但是太多人仍然繼續無可救藥的腐敗。
 
人類自以為聰明的時候,就是老天要給我們迎頭痛擊的時候。對於世道不能被伸張這件事,我身為司法受害者的女兒,感覺實在太過熟悉。通常你在伸張正義的道路上是孤獨的,大部分的人平時被生活纏繞,只會關心切身話題,只有當大家驚覺這危及自己的權益,他們才會挺身而出。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未嘗不是好事。人類終於發現他們做了好長時間的溫水煮青蛙,驚覺煮鍋裡的水變得滾燙,而他們卻無法逃脫。
 
我相信結局已經注定,我們的內心深處都知道什麼是正義和真相。當至暗時刻來臨,一切彷彿沒有希望,但這一切都是黎明前的黑暗,以良心為指引,頂過去就是光明。
 
 

人怕出名豬怕肥

一位不算太熟的法國弟弟,即將拿到網路行銷的結業證書,跟團隊談合作談了三小時,本來都已確定合作原則,也開始作業,沒幾天,弟弟說他必須先專心把考試搞定,不能分神幫團隊做事。於是團隊告訴他,好吧,那你就先去專心準備考試!團隊也繼續去忙原本的計畫。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豈料有一天再度與法國弟弟連絡上,他卻開始批評我們,為了我們過去創造如此輝煌業績,現在還要天天在網路上汲汲營營?又說當初放出他要去忙的訊息,是對我們的一個測試,而他覺得我們的回答很小家子氣。

閱讀全文〈人怕出名豬怕肥〉

必要V.S.非必要

巴黎著名的奧林匹亞表演廳掛出大大的「非必要」,無聲的抗議被禁止營業的悲哀。
法國明天就要解封,但換成宵禁,電影院、戲院、餐廳、咖啡館仍然不能營業,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吃飯、睡覺、工作、購物,但我們失去了娛樂的權利,不能在咖啡館裡和朋友敘舊,更無法在餐廳好好吃頓飯。宗教儀式只限30人。

閱讀全文〈必要V.S.非必要〉

信仰、行動與力量

最近密集關切美國大選,也就看了很多關於美國和川普的資料。其中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國人的信仰。2015年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家家戶戶門前懸掛的國旗,以及他們的信仰。
我去程飛機的鄰居就是一位美國基督徒,他當時就跟我說他要選川普,那時我聽了非常驚訝,因為我以前對川普的印象非常不好。老實說,我美國的親戚也是基督徒,我以前有點受不了開口閉口都說神的人,我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的形式化。但是這一次由於大選再去接觸美國對神的信仰,我有另一種感觸。

閱讀全文〈信仰、行動與力量〉

為了一線希望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那麼關心美國選情呢?我回答:那是為了一線希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法國現在已經走到法西斯的邊緣。馬同志2017年把自己包裝成熱愛民主的有志青年,結果呢?有消息指出他2017年動用了在美國造成軒然大波的多貓膩投票機,而我們當初為了保全民主,沒有投給勒龐,投給了馬同志,結果被他欺騙。他找個藉口把我們都關起來,延長緊急狀態,然後爽著趕緊通過有利自己的法律,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先是將退休年限提高到63歲,現在他企圖通過整體安全法,若通過,警察將可以用無人機監視人民、人民也不能拍攝警察,警察暴力死無對證,這,不是共產國家是什麼?勒龐至少還是法國至上,但馬同志可是只有他的高貴出身階級至上,其他的人講難聽點可以去死。他現在要推行明年四到六月打疫苗,請問你會放心這疫苗的安全性嗎?

閱讀全文〈為了一線希望〉

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

眼尖網友指出,馬恐龍同志剪了頭髮,還曬黑了。

11月24日星期二,我們偉大的領導馬恐龍同志再度向全國同胞發言。由於感恩節即將到來,我決定效法川普赦免火雞,赦免我家的電視機–阻止自己不要觀看馬同志演說,以免伊斯蘭恐怖份子上身,將電視機斬首,那就不好了。

但我倒是很想知道,馬恐龍同志會不會赦免法國人民,學習總加速師同志,達到全國脫貧,讓他們都能夠正常購物、團聚度聖誕和跨年,還是要繼續進行他的疫苗計劃,讓全國六千六百萬人民既脱又貧,只有藥廠賺到翻呢?

閱讀全文〈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