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

斯圖・彼得斯在他11月10日的節目「拜登和歐巴馬強姦了我。 強大的精英、名人、惡魔般的性虐待幫派」中,邀請到艾莉・卡特。

艾莉・卡特的故事和其他許多受害者有諸多類似之處,例如他們經常是被自己的親人、本應該保護他們的人、FBI、CIA、警察,甚至兒童保護中心出賣、獻祭給撒旦教。這個訪談最可貴的一點是,它是少見的第一手資料。很多受害者都要經歷好幾年才能克服心中陰影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以法國為例,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的事件中,很多人都過了追訴期而無法伸張正義。

閱讀全文〈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

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製造武肺

這位醫護人員舉的抗議標語寫著:

  • 20年內少了十萬張病床!
  • 醫護人員短缺!
  • 疾病,沒有任何治療
  • 武肺:19個月,112000死者,82歲以上。治癒率:98.16%
  • 流行感冒:2017年,一個月內就死了67000人

出處:Résistance

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BFM新聞:10月16日全法國只有四萬人上街,抗議人數持續下降

這幾週來,主流媒體仍然絕口不提抗議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除了以BFM為代表的謊言媒體報導10月16日只有四萬人上街之外,其他媒體集體沈默。但歐洲人一直沒有鬆手,遊行一直在加劇,義大利的遊行尤其越演越烈,變成Trieste碼頭工人的罷工。義大利的怒火目前居歐洲之冠。其餘如法國、荷蘭、西班牙也一直沒有停過。由於燃料與各項民生價格再度高漲,法國黃背心再次出馬佔領圓環與高速公路收費站,荷蘭鹿特丹則有民眾抗議經濟下滑、物價高漲、房地產價格過高,導致住房危機,三十萬人無家可歸。

閱讀全文〈10月16日:媒體集體沈默,歐洲繼續上街〉

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

巴黎笛卡兒大學

陰謀論委員會成員Guy Vallencien教授中槍下馬。這位高爭議性的教授,曾經在擔任巴黎第五大學校長期間販賣民間自願捐贈的大體給企業做自己的測試,並對此事毫不遮掩。以下是《快報》2019年對此一醜聞的報導。……死人有什麼好怕?活人道德淪喪,毫無良心底線的作為,更令人毛骨悚然。

閱讀全文〈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

麥卡洛醫生談武肺治療與同理心危機

麥卡洛醫生在一場演講中提到了以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進行武肺治療,講到病人在絕望無助中獨自面對死亡,說到泫然欲泣。

這樣的醫生在現在實在不多,很多醫生不是利慾薰心,就是被恐懼吞噬,就連一般人都會反對用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因為他們相信有偏見的研究報告。我記得去年就有朋友反對用羥氯奎,因為主流媒體大肆報導它的「無效」和「有毒」。但如果那個得了武肺的人是你,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剛爆發大家啥都不知道的時候,在資訊一片混亂的情形下,如果有醫生告訴你,先生女士,武肺現在沒有可用的藥,但是我知道羥氯奎或伊維菌素早期使用可以有很高的痊癒率,你願意試試看嗎?即使醫生老實說:我不能保證0失敗率,但是我治療的病人成功率很高,我想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病人會願意試試看,至少,醫生沒有放棄他,沒有明明知道有藥可醫,卻怕被醫師工會或主管機關處罰,而眼睜睜看著病人拖成重症。

什麼是同理心危機?不讓醫生使用現有藥物治療、強制疫苗注射,都是同理心危機。我們不去聆聽自己的心,卻一味接受權威的指示。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Irène Frachon批評馬克宏發起的陰謀論委員會成員

Mediator事件的舉報人質疑教授和泌尿科醫生Guy Vallancien在這個委員會中的存在,她指責他將這一極大地動搖了法國人對製藥廠和衛生部門信心的事件降到最低。

面對陰謀和虛假訊息的泛濫,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時代,馬克宏周三成立了一個名為 “數位時代的啟蒙 “的委員會,以 “在年底前制定教育、監管、打擊仇恨和虛假信息傳播者等領域的具體建議。

閱讀全文〈Irène Frachon批評馬克宏發起的陰謀論委員會成員〉

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身為延宕25年的太極門冤案受害人家屬,我們看過太多貪官污吏的嘴臉。不知道為什麼,講到貪官污吏與冤案時,我特別會想起【竇娥冤】這齣名劇。其實關漢卿是改編真人真事,而且最驚悚的是,【竇娥冤】的主角,穿越千年歲月來復仇,當事人則是鼎鼎有名的張老師專線發起人張迺彬

閱讀全文〈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法國父母公民不服從

面對日益劇烈的疫苗注射壓力,一些學生家長直接透過聯絡簿表明不合作!以下是二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聯絡簿上宣達了疫苗注射的消息。家長大筆一揮槓掉,然後寫上「下次再提到疫苗,我就到法院控告騷擾!」

第二個例子,學生被老師罰寫。媽媽寫信給老師:「老師,附件是我幫湯姆罰寫的作業,因為我絕不接受兒子想要短暫正常呼吸受到懲罰。在此附上關於戴口罩無效性與危險性的資訊,尤其是在小孩身上。(父母簽名)」

罰寫:

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我呼吸的口罩

你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你呼吸的口罩

你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你們呼吸的口罩

他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他們呼吸的口罩

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

前言: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有好幾位律師曾經提出呼籲,但出於顯而易見的理由,這些呼籲始終未能見諸媒體。這個9分鐘的影片傳達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這是一份警告、引經據典(紐倫堡公約、奧維多公約)。

何謂紐倫堡公約?

紐倫堡公約是一套人體試驗之準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紐倫堡審判的結果。具體地說,其準則是由於納粹於戰時對人類進行不人道的實驗而來,如約瑟夫・門格勒之類的人所進行的實驗。

1947年8月,判案法官在醫生審判中的被告卡爾・勃蘭特和其他人等宣布了裁決。法官也發表了他們對醫學實驗用於人類的意見。其中幾個犯人反駁說他們的實驗與戰前的實驗分別無幾,以及法律上也沒有對實驗合法不合法之說。

同年4月,李奧・亞歷山大(Leo Alexander)向戰爭罪行議會(Counsel for War Crimes)呈交了6點方案為合法的醫學研究取義。在裁決中這6點被接納了,另外也加了4點。而這10點方案便成了《紐倫堡公約》的條文。

雖然這些條文的法律效力沒被確定下來,它們也沒有被直至加進到美國或德國的法律中,但紐倫堡條文和其有關連的《赫爾辛基宣言》,是《聯邦規則匯編》第45篇第46卷的基本,是由美國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頒發的法則,為管理在美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實驗。此外,紐倫堡條文也被加進到個別州,如加州,和其他國家的法律中。(引用自知乎

紐倫堡公約(The Nuremberg Code):

一、受試者的自願同意是絕對必要的。

二、試驗的目的必須能為社會帶來福祉,且無法以試驗以外的方 式獲得。試驗不可是隨機或不必要的。

三、試驗的設計,必須基於動物實驗的結果,以及對疾病自然發 展的知識,或是預期的結果將可證明試驗的合理性。

四、試驗過程應避免所有不必要的身體或心智的痛苦和傷害。

五、任何預知可能造成死亡或傷害的試驗,绝不可進行。唯一可 能的例外,是進行試驗的醫師本身也是受試者。

六、受試者的風險必須低於試驗可能帶來的益處。

七、對受試者可能造成的傷害、失能或死亡都應提供適切的保護。

八、試驗必須由適任的人員主導。試驗的所有階段都應以最高的 技術進行,並提供受試者最好的照護。

九、受試者可以在試驗的任何階段退出試驗。

十、試驗進行期間,若發現有任何可能導致受試者傷害、失能或 死亡的情況時,應立即停止試驗。

影片中表明:選擇助紂為虐的記者,不僅違背媒體作為第四權的制衡力量,並將實際遭到追捕。

雖然這是法國律師對法國媒體的聲明,但放眼國際,多少各國記者在疫情上說謊?一旦違背職業倫理,紐倫堡公約也同樣適用於其他國家的記者。

最後,作者提到,這不僅是審判的問題,媒體記者更須面對良心、面對子孫!

閱讀全文〈一位法國律師給媒體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