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法國人怎麼看隱私這件事

剛來法國的前幾年充滿了新鮮感,看到什麼都想主動分享,內容都放在現在已經不再更新,甚至已經忘記帳號密碼的部落格。

中斷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經營直銷,不好讓夥伴看到我把時間都放在寫部落格上,經營一陣子之後,我就中斷了部落格寫作。後來雖然還斷斷續續寫著電影文章,但那力道已經不如從前了。我突然失去了當年寫作同樣題材的動力。

Continue reading

不只是封城

Source : Twitter
看到這則推文,非常能理解文中母子的心情。有不少台灣朋友說法國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所以只能選擇封城,但在位者從來沒有問過人民願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換取多數人封城?他們就是做了,而且其實很多數字根本無法查核,一切都是上面說了算,他們說什麼時候封城、宵禁,我們只能照做,語氣就像訓小孩「目前不打算宵禁……但是隨時有可能改變」,……我一直嚴重懷疑總理發言的時候花了很大的力氣不要笑出來。也就是同一批人自行決定只要自願在家隔離七天就好,遠不是台灣的14天+7天自主管理這種嚴格但有效的做法。媒體最喜歡報導那些犯規的人,「搶在宵禁前開趴」、「群聚狂歡」,但是卻沒關注沈默的大眾。所以如果你經常收看主流媒體,你會覺得法國人都不守法,但你卻看不到那些守法而默默承受後果的,另一種法國人。
如果大家要談尊重,所謂的尊重,是不是應該至少問過人民?沒有。那他們為什麼不問?為什麼堅持明明沒有用的封城?還是說他們志不在消滅病毒,是要藉著消滅病毒,達到其他目的?我周圍的法國朋友,是有一部份說「哎啊換成別人在馬恐龍的位置上也不見得做得更好」,但也有更多的人認為馬同志深得老大哥精髓。

閱讀全文〈不只是封城〉

人怕出名豬怕肥

一位不算太熟的法國弟弟,即將拿到網路行銷的結業證書,跟團隊談合作談了三小時,本來都已確定合作原則,也開始作業,沒幾天,弟弟說他必須先專心把考試搞定,不能分神幫團隊做事。於是團隊告訴他,好吧,那你就先去專心準備考試!團隊也繼續去忙原本的計畫。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豈料有一天再度與法國弟弟連絡上,他卻開始批評我們,為了我們過去創造如此輝煌業績,現在還要天天在網路上汲汲營營?又說當初放出他要去忙的訊息,是對我們的一個測試,而他覺得我們的回答很小家子氣。

閱讀全文〈人怕出名豬怕肥〉

必要V.S.非必要

巴黎著名的奧林匹亞表演廳掛出大大的「非必要」,無聲的抗議被禁止營業的悲哀。
法國明天就要解封,但換成宵禁,電影院、戲院、餐廳、咖啡館仍然不能營業,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吃飯、睡覺、工作、購物,但我們失去了娛樂的權利,不能在咖啡館裡和朋友敘舊,更無法在餐廳好好吃頓飯。宗教儀式只限30人。

閱讀全文〈必要V.S.非必要〉

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找資料的時候讀到了這篇文章,裡面有一些點是我親友對我說過的話,很有意思。創業家的思維和員工是截然不同的,各位可以看看:
這份清單將是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這個清單對任何企業家來說都不會感到意外。
如果你不是創業者,你很可能不知道你對創業者說的問題和評論會讓他們翻白眼。它們的範圍從可以理解,到好奇,再到冒犯。然而結果都是一樣的:它們不受歡迎,也不能幫助他們獲得他們想要的成功。

閱讀全文〈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信仰、行動與力量

最近密集關切美國大選,也就看了很多關於美國和川普的資料。其中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美國人的信仰。2015年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家家戶戶門前懸掛的國旗,以及他們的信仰。
我去程飛機的鄰居就是一位美國基督徒,他當時就跟我說他要選川普,那時我聽了非常驚訝,因為我以前對川普的印象非常不好。老實說,我美國的親戚也是基督徒,我以前有點受不了開口閉口都說神的人,我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的形式化。但是這一次由於大選再去接觸美國對神的信仰,我有另一種感觸。

閱讀全文〈信仰、行動與力量〉

為了一線希望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那麼關心美國選情呢?我回答:那是為了一線希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法國現在已經走到法西斯的邊緣。馬同志2017年把自己包裝成熱愛民主的有志青年,結果呢?有消息指出他2017年動用了在美國造成軒然大波的多貓膩投票機,而我們當初為了保全民主,沒有投給勒龐,投給了馬同志,結果被他欺騙。他找個藉口把我們都關起來,延長緊急狀態,然後爽著趕緊通過有利自己的法律,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先是將退休年限提高到63歲,現在他企圖通過整體安全法,若通過,警察將可以用無人機監視人民、人民也不能拍攝警察,警察暴力死無對證,這,不是共產國家是什麼?勒龐至少還是法國至上,但馬同志可是只有他的高貴出身階級至上,其他的人講難聽點可以去死。他現在要推行明年四到六月打疫苗,請問你會放心這疫苗的安全性嗎?

閱讀全文〈為了一線希望〉

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

眼尖網友指出,馬恐龍同志剪了頭髮,還曬黑了。

11月24日星期二,我們偉大的領導馬恐龍同志再度向全國同胞發言。由於感恩節即將到來,我決定效法川普赦免火雞,赦免我家的電視機–阻止自己不要觀看馬同志演說,以免伊斯蘭恐怖份子上身,將電視機斬首,那就不好了。

但我倒是很想知道,馬恐龍同志會不會赦免法國人民,學習總加速師同志,達到全國脫貧,讓他們都能夠正常購物、團聚度聖誕和跨年,還是要繼續進行他的疫苗計劃,讓全國六千六百萬人民既脱又貧,只有藥廠賺到翻呢?

閱讀全文〈馬恐龍說話,沒近視也變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