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2022年第一個勝利

2022年第一個勝利。開年就猛爆登場,元旦大家都在休息的日子,房東跟房東太太中午跑來,劈頭就是開口罵人說我造成樓下淹水,事實上我後來知道樓下房客通知我同層的室友,但室友卻不告訴我,因為他不肯跟我說話,甚至不正眼看我。房東和他太太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劈頭就說這一切是我的錯,說他們房子買了十五年,我的室友租了八年(之前他說三年,所以到底是幾年?),都沒有任何問題,我來之前他們全部翻新,我住進來幾個月就阻塞淹水,所以一定是我用furet通水管的時候戳破了水管,造成樓下淹水。

房東太太不但一口咬定是我,還說週二房東就叫我叫水管工,為什麼我沒叫?我很生氣的說,在責任歸屬釐清之前,我是不會叫水管工的。房東太太還罵我對樓下鄰居沒有同情心,我莫名其妙,跟她說,什麼叫做我沒有同情心?我剛剛才知道!今天水管工來了之後,他說,第一,furet是不可能戳破水管的。至於為什麼會漏水,是因為這水管接的本來就不好,是業餘水管工用低階材料亂接一通,我在通furet時,碰到了連結的橡膠,造成輕微縫隙而漏水。他使用furet通水管之後,結論是阻塞的地方並不在我這,而是在樓下。他去樓下之後,竟然找不到漏水處,於是說必須再來一次。因為他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所以他降價一半,並讓我可以運用住屋保險。

在交談中,我透露房東一口咬定是我,他直言房東不誠實,說話也不能這樣說。我說我要把他告上法院,需要專業鑑定,證明錯不在我。後來水管工聯絡房東,當天下午我沒有接到房東電話。他應該正在發抖,知道事情大條,因為他錯在先,以為我好欺負,現在發現不是,心中肯定暗叫不妙,不然,以他昨天的氣勢,他早就殺過來了。我陪水管工到樓下時,樓上的室友跑下來借用廁所。我看了他一眼,他別過頭去,不敢看我。那是恥辱的表現,他肯定對房東說了我很多壞話,但是現在有外來專業人士說不是我的錯。他中午去上班的時候幾乎是夾著尾巴逃跑的。

我的個性就是你好我也好,你不尊重我,我會試圖跟你講裡,但我不是聖人,我不會給你很多羞辱我的機會。如果有人對我不敬,我會卯起來打到對方求饒為止。阿拉伯人房東可能以為他們一票都是男人,看不起我一個小女子,房東一開始讓我換了馬桶蓋,後來又想把修水管的金額全部推給我,他大概想要讓「中國女人」幫他換新所有設備,但本人已經豁出去,你不尊重我,污衊我的人格,強迫我一人復修水管的錢,我會要求道歉和金錢補償,否則咱們法院見,並且我一定會贏!只是,我又得找住處了,這真的是一件很煩的事情。

告別壓力山大的2021,進入變化更快速的2022

一年又過去了,12月31日看到唐綺陽占星時,回顧2021年下半年,天啊真是超級準。去年下半我找到了一份很有挑戰,但硬體條件很嚴苛的工作,並第一次在法國加班,同時又接到翻譯工作–這是我夢想的生活方式呀!我之前多想要能夠常常接到翻譯工作,所以當我同時獲得這些機會時,我選擇有機會就做。說實在,真的是爆累。有一陣子我經常夢見公司,淺意識中害怕做錯,也睡不好,經常打呼,有時自己還會聽見。只有週末能夠好好休息,因此,我差不多都拿來補眠,都沒有去外面社交,反正,沒有疫苗護照,是無法去電影院和餐廳的。

在這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專業技能。雖然薪水就此專業來說算低,但也就當作一邊領薪水一邊學習。

工作繁忙之外,家裡的事情也是一大隱憂。幾個月前在外租屋時,我本來準備要回國,就沒有特意要求住處的方便性等因素,結果這個計畫由於法院程序過於冗長,被迫取消。此時,本來我的住處只有我,後來原本長居於此的室友回來後,我的好日子就結束了,他和房東同吭一氣欺負我,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一開始我不想起衝突沒有發聲,後來我立場越來越強硬,也意識到一場法律之戰不可避免。他們或許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強硬,但是我也必須盡可能找到一個符合預算、又不特別要求一定要長約的房東。這是一個很累、很辛苦的過程,但我一定會撐過去。請為我祈禱!

謝謝各位的支持。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那是,我來自一個國家,叫做家鄉,又落腳另一個國家,叫做異鄉。異鄉久了變家鄉,家鄉久了變陌生。家鄉的親朋好友希望我做某件事,最棒的回答就是「好」。如果有其他答案,後面往往會變得很麻煩。因為我越解釋,對方越聽不懂。我越解釋,越覺得自己遠離人生勝利組。

人生勝利組只要出一張照片,但是人生對照組,講了半天對方還是聽不懂。那不一定是他也是勝利組,而多半只是因為他不清楚異鄉的使用手冊。如果今天我是在家鄉看異鄉,搞不好也會這樣。如果我覺得某個貼文只是在說「看啊!我是人生勝利組,我什麼都有,好棒棒喔!」,那恭喜你,至於按讚,讓別人錦上添花就可以了。

人生對照組其實過得沒那麼差,畢竟,沒有比較沒有傷害,我有我的快樂和悲傷,你不一定需要看到那些傷痕,知道那些為難,那不屬於你的負擔,不需要讓你去承受。

但是請不要讓我去揭起那些傷疤,那些尷尬的處境和故事,因為即使我已經克服了,也不表示我想談論。我不需要正能量,我甚至也不需要理解,因為家鄉親友沒住過異鄉,無法理解。我只是需要你不要再問是否可以這樣那樣。當我不能符合你的期待和規矩,那也沒有關係。那就下次。如果還有下一次。😇

母女之間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

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明明熟悉卻無法接近。Peggy的媽媽人很好也很支持她們姐妹,但是她們姐妹都沒有辦法和媽媽同住。唯一能談的話題就是錢。

其實也不是不願意和她談私事,是因為她只能用自己不多的經歷去了解女兒的生活,雖然她也有那個時代稀少的大學學歷,但是後面二十幾年封閉的公務員生活,讓她只能用平板的思維去看待女兒的生活。

閱讀全文〈母女之間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

法國真人版「無恥之徒」

再過一個多月就是聖誕節了,Peter一向不喜歡這個節日。因為這是個家庭節日,可是他並沒有家庭可和他一起慶祝。

Peter出生於法國北方大城,距離布魯塞爾只有一百公里左右。他的姓氏多半分布在法國北部與比時一帶,意思是「林中無樹木的空地」。

怎麼描述Peter的家族故事呢?影集【無恥之徒】(Shameless)會是個不錯的出發點,兩者雷同之處頗多。除了生長在貧窮的環境外,這整個家族的人都有自毀傾向,而他們用來自毀的手段,就是酗酒和嗑藥。

閱讀全文〈法國真人版「無恥之徒」〉

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身為延宕25年的太極門冤案受害人家屬,我們看過太多貪官污吏的嘴臉。不知道為什麼,講到貪官污吏與冤案時,我特別會想起【竇娥冤】這齣名劇。其實關漢卿是改編真人真事,而且最驚悚的是,【竇娥冤】的主角,穿越千年歲月來復仇,當事人則是鼎鼎有名的張老師專線發起人張迺彬

閱讀全文〈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我很在意你的過度關心

本來要回台灣定居,也跟一些朋友預告,沒想到過程被延宕,至今不知道何時能辦完,眼看不能再繼續搖擺不定,於是決定留在法國。

雖然做這決定的當下的狀況不算很好,暫時沒工作也沒有穩定收入,但我反而對於能夠留在法國鬆了一口氣。畢竟在法國21年,回台灣等於重頭開始。你說台灣有人脈,其實應該說是認識,但是不算真的很熟,畢竟距離遙遠又不常見面,很多感覺也需要時間慢慢回來。

閱讀全文〈我很在意你的過度關心〉

816反對剝奪用藥權遊行與太極門案,揭露了台灣媒體

816遊行海報

8月16日,在台灣的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蓮五地,同時舉行了一場名為「反對剝奪人民用藥權」的遊行。這是一場由揭露台灣綠共的前youtuber低級黑小明擔任代言人的遊行。之所以說是「前」youtuber,是因為小明原本有好幾萬粉絲的一正一副Youtube頻道,竟然前後被直接刪除,副頻道被刪除時連警告三次都未滿,依照Youtube箝制言論的專制程度,Youtube就跟共產黨沒兩樣,他們雖然用內容不適合、違反Youtube規定來封號,但其實他們永遠不會跟Youtube主解釋真正的原因。就如中共發布的資訊必須反過來看,Youtube封號的真正理由也依樣,越被封號越表示此人觸犯Youtube共產黨的敏感訊息,並表示小明揭露的內幕非常敏感,而且可信度極高。

閱讀全文〈816反對剝奪用藥權遊行與太極門案,揭露了台灣媒體〉

Brandy Vaughan:一個良心發現而起底製藥業的女人

布蘭迪・沃恩(Brandy Vaughan)是一名反疫苗運動家,曾在默克藥廠擔任三年業務。她形容自己是 「一位前製藥業從業人員,其使命是通過教育人們了解藥品和疫苗的真正風險,創造一個更健康的世界」。她創立了 「了解風險」(Learn the Risk),以應對強制性疫苗接種法。根據《了解風險》的簡介,布蘭迪在製藥業工作期間銷售了Vioxx,一種被發現讓中風和心臟病發作的風險增加一倍的止痛藥。布蘭迪的領英頁面介紹寫著:「我成立了501(c)3教育性非營利組織 「了解風險」(前身為疫苗安全委員會),以應對制藥業為盈利而使人們生病的議程–並剝奪我們拒絕醫療程序、治療和藥品的權利。我揭露了醫藥產品非常真實的危險以及該行業、媒體和政府之間的腐敗。」

閱讀全文〈Brandy Vaughan:一個良心發現而起底製藥業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