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加州州長紐森罹患格蘭-巴利症候群

加州豬黨州長紐森自從10月27日當天注射疫苗增強劑後,突然不尋常地在公眾視野中消失十天,連民主黨的重頭戲COP26氣候峰會都缺席,由副州長代表出席,理由是小孩還小,無法參加。

過去18個月,他每天進行武漢病毒更新。這不尋常的消失果然事出有因:加州環球報報導,紐森打了摩德納第三針加強針之後,得了格蘭-巴利症候群(Guillain-Barre syndrome)。

什麼是格蘭-巴利症候群?此症候群別稱急性多發性神經炎,一種急性的周邊神經病變,可能侵犯身體的運動、感覺及自主神經系統。這類疾病又可分為幾種不同的亞型,其中最常見的為急性發炎性去髓鞘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病變(Acute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AIDP),「髓鞘」是包裹在神經纖維外的一層物質,就像電線外層的塑膠皮一般具有保護及絕緣的效果,可以幫助神經傳導更快速有效率,當髓鞘受到破壞時,就會影響到神經的傳導。

為什麼這些患者會有急性的髓鞘損傷呢?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身體的免疫反應出了差錯,使本來應該去攻擊病原體的免疫系統認錯目標,轉而攻擊自身神經系統,導致神經損傷,而非神經直接感染造成發炎。*

因此,讀者們不妨想一想,為什麼紐森的免疫系統會那麼剛好在打完加強針就錯亂了?

出處:亞東紀念醫院網站

法國總理:購買力在馬克宏治下提升二倍

Le dîner des cons

10月21日,我們神似Le Dîner des cons(傻瓜來晚餐)主角的總理Jean Castex,說了一句足以讓全體法國人噴飯的名言。他在推特上表示:「購買力在馬克宏五年任期間比前幾位總統增加兩倍,這都是多虧了馬克宏領導的政策。」

閱讀全文〈法國總理:購買力在馬克宏治下提升二倍〉

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當來自各方的法律上訴成倍增加,反對疫苗護照或反對強制接種時,歐洲人權法院(CEDH)正在對其方面的情況進行整理。

9月底,講師Guillaume Zambrano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申請,反對延長疫苗護照。同時,他在自己的網站上提供了預先填寫的申請表,以便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他。自那時起,歐洲人權法院已收到超過20,000份相同的申請。所有這些,包括Zambrano先生的,昨天都因各種原因被裁定不予受理:

-「未用盡國內補救辦法」

-【公約】第35條第1款和第3款(可受理要求)意義上的申請的濫用性質

– Zambrano先生的行動明顯違背了個人申請權的宗旨,[因為]其目的是故意破壞公約機制和法院的運作”。

閱讀全文〈歐洲人權法院接受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投訴〉

16歲少女兩針輝瑞後死於大面積血栓

Sofia Benharira原本是一個活潑健康的十六歲少女。9月14日注射第二針輝瑞疫苗後二度心跳停止,最終於9月21日去世。

2021年9月21日,16歲少女蘇菲亞在就讀的瓦拉伯高中(Lycée de Valabre,位於法國南部隆河口省)發生心臟不適。她隨後被送到艾克斯上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醫院,9月22日清晨六點,蘇菲亞不治去世。

醫院告知蘇菲亞的家人說她死於血栓。

死者生前從無任何醫療史,健康良好。9月10日注射第一劑輝瑞疫苗。

蘇菲亞的教母/阿姨接受記者訪問

蘇菲亞的阿姨表示,蘇菲亞生前活潑健康,目標是成為托兒所老師,她明年要參加高中會考。9月20日早上,她在高中身體不舒服被送醫院,9月21日清晨六點去世。由於蘇菲亞生前沒有任何健康問題,家屬要求解剖查出死因,醫院說她死於無法解釋的大面積肺栓塞。

出處:Rési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