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本庶佑肯定新冠病毒為人造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舊聞,但已經是繼法國諾貝爾獎得主Luc Montagnier之外,至少第二位諾貝爾獎得主公開揭露新冠病毒真相:

2020年,諾貝爾獎得獎者、日本生理學和醫學教授本庶佑震驚社群媒體,他說這種冠狀病毒不是天然的;如果是天然的,它就不會像這樣影響整個世界。 因為各國的溫度因物種不同而不同;如果是自然現象,它只會影響到與中國相同溫度的國家。 相反,它在瑞士這樣的國家傳播,也在沙漠地區傳播;如果它是自然的,它將在寒冷的地方傳播,但在溫暖的地方死亡。 我研究動物和病毒已經超過四十年。 這是不自然的。 這種病毒是製造出來的,完全是人造的。 我在中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工作了四年,我非常了解中國那個實驗室(P4)的所有工作人員。 在電暈事件發生後,我給他們都打了電話。 但是他們所有的電話都已停機數月,現在已知這些實驗室技術人員都已死亡。

「根據我所有的知識和以前所做的所有研究,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地說,Covid-19病毒不是自然病毒,也不是一種蝙蝠病毒。 中國是有意和有預謀地創造了它。 如果我今天所說的話現在被證明是假的,甚至在我死後,你們可以撤銷我的諾貝爾獎。但是,中國在撒謊,其整個可怕的共產黨政府必須受到嚴厲的懲罰,並受到司法、國際刑法的充分重視,因為這個偉大、可怕、不可饒恕和災難性的真相總有一天會被揭示給世界上所有的人民。」

滾雪球般增長的辦公室確診數

今天同事菲菲和小梅、瑪琳都傳出確診,這使部門同事確診人數上升到6人,其中5人打過疫苗。由於菲菲週五有來上班,於是我們三個沒打疫苗的「病假」隔離天數將會延長三天。

詭異的是,都沒有人覺得打了疫苗還得新冠很奇怪!沒打沒事的同事總共有3個。

有位同事檢驗後發現並非新冠,但是因為生病身體不適,也沒有去上班。算起來,今天上班的同事大概只有全部人數的一半。

很可能全辦公室最後都會得,如果全部都得但沒打針的沒事就有趣了!

同事確診後續

週日,助理經理也中獎了,她也打過疫苗,可能是被她唸國中的女兒傳染的(所以疫苗是在保護啥?)。

幾個接觸傳染的嫌犯同事包括我在內,都在等待健保的電話。曾任職健保的同事菲菲建議我們打新冠專線,我們一開始還懷疑,週日健保有上班嗎?結果還真的有,只是不意外的很難打進去。
幾經折騰,其中一位連絡上健保,健保說她沒有看到確診同事的通報,可是確診同事明明網路通報了。

WTF?搞了半天,菲菲說,很可能健保爆忙,她的網路通報沒用,必須要打電話。

閱讀全文〈同事確診後續〉

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我的部門今天雞飛狗跳,因為一個部門裡有兩人驗出新冠肺炎,其中一個還打過疫苗,而這兩人週三還有來上班,所以我們全部變成與病人有接觸史的嫌犯,其中幾個沒打針的包括我在內更變成焦點,因為根據目前的規定,我們應該要立即離開工作崗位、測試並待在家隔離。其中一位同事就坐我旁邊,另一位坐在我右後方。我對面的同事說我應該要馬上回家,但我當下不確定情形所以按兵不動。公司早上啥也沒說,下午有人問了才說,根據人資的解釋,目前的法規不管你有沒有打針,只要回去測試陰性就可以來上班。

有同事以前在健保上班,她說完全不是這樣的,她說如果你得了新冠,須向健保通報接觸的人中有哪些沒打疫苗,然後健保會聯絡我們讓我們以病假處理,之後要隔離一週,若為陰性再回去上班。我聽到同事生病的消息表現得很淡然,同事覺得也太淡然了lol,因為我旁邊就是其中一位確診的同事。

閱讀全文〈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幾個月以來,我們一直注意到接種過疫苗的人在紋身過程中的反應很奇怪:接種過疫苗的人的皮膚不再有任何少量出血,我們還注意到,他們的皮膚幾乎不會紅腫。這對我們的職業來說當然不是特別令人不安,但卻非常令人震驚。血液中確實有變化,皮膚不再捍衛自己了!」

在夏天之前,只有零星幾個案例,但自從大規模接種疫苗以來,差不多每個客人都這樣。只要20-30分鐘,我們就可以判斷你是否接種過疫苗,只需看一下皮膚的表現。

現在很多同事也意識到一個大問題。

我不知道這是否會過去,但打2個針之後過了5、6個月,患者的皮膚仍然沒有正常反應。

閱讀全文〈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衛生部長奧利維・維杭(Olivier Véran)在接受Brut訪問時表示,「疫苗通行證是一種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比強制疫苗接種更有效」,後面又說「我們不是要懲罰、制裁、排斥,說現在我們沒有選擇」。

首先,法國政府無權強迫民眾接種疫苗。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此一以「疫苗」為名的接種,事實上根本就是大型人體實驗。輝瑞等藥廠一方面不讓人知道配方,一方面透過各國政府對民眾施加壓力接種「疫苗」,憑什麼?

其次,維杭一開始就自打嘴巴,他那句「疫苗通行證是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徹底暴露政府的居心。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官員說法不斷改變、自打嘴巴。

閱讀全文〈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加州州長紐森罹患格蘭-巴利症候群

加州豬黨州長紐森自從10月27日當天注射疫苗增強劑後,突然不尋常地在公眾視野中消失十天,連民主黨的重頭戲COP26氣候峰會都缺席,由副州長代表出席,理由是小孩還小,無法參加。

過去18個月,他每天進行武漢病毒更新。這不尋常的消失果然事出有因:加州環球報報導,紐森打了摩德納第三針加強針之後,得了格蘭-巴利症候群(Guillain-Barre syndrome)。

什麼是格蘭-巴利症候群?此症候群別稱急性多發性神經炎,一種急性的周邊神經病變,可能侵犯身體的運動、感覺及自主神經系統。這類疾病又可分為幾種不同的亞型,其中最常見的為急性發炎性去髓鞘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病變(Acute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AIDP),「髓鞘」是包裹在神經纖維外的一層物質,就像電線外層的塑膠皮一般具有保護及絕緣的效果,可以幫助神經傳導更快速有效率,當髓鞘受到破壞時,就會影響到神經的傳導。

為什麼這些患者會有急性的髓鞘損傷呢?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身體的免疫反應出了差錯,使本來應該去攻擊病原體的免疫系統認錯目標,轉而攻擊自身神經系統,導致神經損傷,而非神經直接感染造成發炎。*

因此,讀者們不妨想一想,為什麼紐森的免疫系統會那麼剛好在打完加強針就錯亂了?

出處:亞東紀念醫院網站

紐西蘭人民的怒吼

紐西蘭人在首都威靈頓國會前跳起震攝人心的哈卡舞

紐西蘭民眾聚集在首都威靈頓國會前,男子們跳起哈卡舞,要求政府取消防疫措施與限制。該國最大的城市奧克蘭,自8月以來一直封城到現在。

哈卡戰舞是一種充滿儀式感的紐西蘭毛利人舞蹈或挑戰。哈卡戰舞通常是集體表演,體現出部落自豪感、力量和團結。動作包括跺腳、吐舌、有節奏的拍打身體並高聲吟唱。哈卡戰舞的歌詞經常會詩意地描述毛利人的祖先和部落歷史上的重大事件。

紐西蘭橄欖球隊「全黑隊」在比賽前表演的哈卡戰舞“Ka Mate”,是由毛利酋長蒂勞帕拉哈於1920年代創作的。自從哈卡戰舞成為全黑隊賽前儀式的一部分以來,這支哈卡戰舞已在全世界廣為流傳。

資料來源:Anonyme Citoyen, 100%純淨新西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