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者多勞的真相

credit : Aarón Blanco Tejedor

我參加幾個協會組織,其中有一兩個是我長年參與義工工作的。由於我本身唸法文出身,也能通英文,大學時代就開始做翻譯,將近30年來,我翻譯過各類文件:法稅、藝術、文學、資訊……,也從一開始只能英翻中或法翻中,到後來雙向皆通,而且交件速度快,所以協會很喜歡找我做翻譯。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翻譯文件都是急件,程度只有「三小時後要交」、「六小時後要交」這類,明天或過幾天再交就好的,通常是少數。

本來法文就是少數民族,法文人力也需要培養,義工都是自願,我也知道沒那麼容易找到有意願又有能力的幫手。十幾年裡,法文翻譯連一隻手的數量都數不夠。我也習慣了這種永遠都很趕的節奏,心想,反正能者多勞,可以就多做一點。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開始是否一切都用「能者多勞」總結就夠了?

閱讀全文〈能者多勞的真相〉

「你要請人送貨到家啊!」–身教就是複製

身教就是複製。我們常在子女身上看到和父母類似的行為模式,而且經常是不自覺的。有時候子女雖然不喜歡,甚至厭惡原生家庭的模式,但因為這是他們最熟悉的模式,同時他們也不知道其他模式的運作方式,所以多數時候他們會複製父母的行為,即使他們很排斥。

拿朋友L來說吧,她媽媽素來以大嘴巴出名,所有的事只要讓她知道,她就會一傳十、十傳百,可說是最有力的口耳相傳與免費宣傳。她也會問很多令人尷尬的私人問題。

閱讀全文〈「你要請人送貨到家啊!」–身教就是複製〉

都是你的錯–談自戀變態者

最近驚覺某君是不折不扣的自戀變態者。此君只不過高中畢業,也不是特別好學,但是自認有權對任何事情發言。只憑一句:家裡太寒酸,就禁止太太在家接待朋友,結果當太太跑出去見朋友時,他還沾沾自喜個性開放,竟然讓太太愛見誰就見誰。後來他才口鬆承認,他不喜歡家裡有外人來,因為他有精神潔癖,他會用特大號放大鏡檢查外人是否有病菌。(其實有病的是他!)

閱讀全文〈都是你的錯–談自戀變態者〉

當異國婚姻成為牢籠

隨著網路發達、國與國之間的往來頻繁,異國婚姻越來越常見。相較於結婚,離婚的消息甚少人談論,只有在特定群組中會提到。畢竟大部分的人認為離婚不吉利,當事人想保留隱私、不想觸霉頭等等因素,而且一般來說結婚是喜事,離婚往往意味著失敗,更沒有人會想公開談論,不想把自己矮化成魯蛇。

現代人離婚率高漲,離婚、二度單身、重組家庭是家常便飯。結婚離婚是人生大事,很多女性會擔心影響小孩而遲遲不敢離婚,但是最糟糕的不是離婚,而是讓小孩一直活在父母不合的陰影中。父母不合、教育方向不明確,甚至相反,往往會造成親子教養問題。

閱讀全文〈當異國婚姻成為牢籠〉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每當有人跟我說,我的一些轉變時,與其預期是好事,我下意識會很緊張,更常害怕是不是我又犯了什麼錯。
六月的時候,有人兩次點醒我,我的這種害怕做錯事,戰戰競競的心態。
第一次他只是告訴我,他注意到我在衣著上的改善。但我的反應就好像我又做錯什麼事似的。
最近我明白一件事,多年來,有人利用我的這種心態掩耳盜鈴,利用我的罪惡感,來掩飾自己的無能。當我看懂了他的伎倆並予以反擊,他的聲音就像神隱少女裡的無臉人,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即使偶爾企圖反擊,但是力道已經不如從前。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是吳下阿蒙的逆襲啊!

時間的幻覺

這陣子去探望幾次一位罹癌長輩,他的病拖了六個月才確診(哎法國的醫療體系啊…..),雖然完全不確定早點確診,在西藥體系能夠多一點機會,但現在變化之快速令人嘆息,醫生已經表示不能開刀了。這真的很像爸爸當時,一樣沒有開刀,前後並沒有多長時間。爸爸做什麼事向來都是很俐落,不囉唆,連生病也是。
回頭看看自己的母親、阿姨、大舅、二舅,爸爸自己已經先走一步(據說現在在另一個世界快樂又逍遙常常開趴–>好啦開趴是我加工的,輕鬆一下啦),爸爸那邊的親戚年紀也都不小了,有的身體也不是很好,突然有種危機感,有機會要見面,不然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搞不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尤其我們散居各地,動如參與商,誰知道下次會合是幾時?
好幾年前看過一部2011的浪漫愛情片「真愛挑日子」(One Day),故事講兩個大學同學,明明對彼此暗生情愫,也差點發展一夜情,卻還是決定維持朋友關係20年,等到他們最後終於互許終身沒多久,女主角卻被撞死。夫妻「做人」不成功的遺憾,很快變成相處時間太短暫的遺憾。
人生很短,10幾20歲的時候會覺得活到40歲以後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但等你真的到了40歲,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太快,快到你來不及悔恨。時間很多只是幻覺,我們會覺得時間很多,是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會活很久,其實我們能擁有的只是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既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只是內心的想像。如果這所有的故事只是想像,與其給自己悔恨的理由,不如活在當下,拿掉了那些自我呢喃的囈語,就會看到內心真正的渴望,那才是當下最真實的自己,沒有什麼好猶豫,去做就對了。

睡眠科學

自我成長(Peronal development)多年來一直是我很感興趣的項目,目的除了更了解人性,重點是可以(或者應該說就是要)把自己當白老鼠,要把自己變成更好的人。尤其當我接觸到Mindvalley這個奇妙的人類進化教室時,更是大開眼界。我對怎樣改善人類的精氣神還有工作效率、專注程度,在開始經營事業後更是很有興趣。雖然我本來就是在練氣功,但是以往我一直沒有特別去研究自己還可以怎樣提昇自己練功的品質。

今年六月接觸到Mindvalley上,由Robin Sharma(「和尚賣了法拉利」作者)開的一個課程,其中提倡每天5點起床,論點是這是一個最不會被干擾的時間,起床後一小時內運動、寫日記和學習,可以在上班為他人奉獻時間精力前,先讓自己學習成長。

不消說,這對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決定達成,也做到了,卻發現我還是很需要七至八小時的睡眠,如果要五點起床,我必須九點睡覺,但是實際上做不到,我連十點睡覺都很困難。結果就是我經常一天只睡六小時,我會習慣性地在五點起床,但是大約七點就會需要休息,喝咖啡也沒有用,喝咖啡甚至會讓我更想睡覺。整個人經常會覺得很累很累,反應速度很慢,還好我午飯過後可以小睡一下,週末更是必須補眠。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質疑這套方法是否對我有用?結果昨天剛好看到睡眠醫師Dr Michael Breus所講的一堂課「睡眠科學」,主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睡眠型態,Miracle Morning或5 AM Club不見得適合所有人。主持人Vishen(Mindvalley的老闆)的補充說明更是指出:「5 AM Club的重點在於在『在上班為他人奉獻時間精力前,先讓自己學習成長』,而不見得非得要五點起床不可。」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你只去上Robin Sharma的課程而五點起床對你效果不好,你要明白那可能只是因為你不適合五點起床。

這個一小時的網路課程看完後,趕快去買他的書「生理時鐘決定一切!」(與我們公司合作密切的奧茲醫生也為他寫序),還發現這本書早就有中文版。做了書中測驗後,發現自己屬於「熊型人」,全世界50%都是熊型人,他們每天需要八小時睡眠,每天11點睡覺,早上7點起床。醫生還提出很多適合各種睡眠類型人士的建議。

我們很容易忽視睡眠,事實上我自己就長期忽視睡眠,我以前常覺得少睡一小時沒什麼關係,而且睡飽的人也容易被歸類為懶人。沒有人想被貼上懶惰的標籤。但是根據研究,只要少睡90分鐘,隔天腦效能就會減少30%。而高效能者的平均睡眠時間為8h30,普通美國人則為6h52。雖然有些大老闆如Elon Musk幾乎自豪地說自己每週工作120小時,也就是每天工作17小時以上,包括週日。在他去年於紐約時報做出以上陳述後,2018年8月17日,Huffington Post的老闆Arianna Huffington寫了一封公開信勸告他不要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因為她自己就曾經於2007年過勞而頰骨破碎,在血泊中醒來。今日科技的便利、無時無刻上網也帶來無孔不入的干擾,相關著作已經有許多,如何在生產力、專注力與身心靈健康之間找到平衡點,無疑是現代人最大的挑戰。畢竟,贏了全世界,輸掉健康、親密關係,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年輕的時候這句話聽著遙遠,但不知不覺驗證這句話的時機也比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到來,那時,就開始明白,這不但是真的,而且如果不行動,很快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