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質房東

一月初在申報漏水事件後,我才知道這間保險公司並不承保分租的房間,結果是我並未能獲得保險賠償。一月中和房客權益協會的約,也並未能幫上什麼忙,接待我的馬蛋認為我不應該付錢,但是在房東和房東太太在現場逼宮的情形下,我能有什麼選擇?

當時我即已知道,這個房東不老實,把我當成肥羊,繼續待下去,他會一直試圖找各種理由要我付錢。可是我沒有辦法,由於法國保護房客,房東很怕房客不繳房租,所以房東一般都只租給有長期工作契約的人,或者必須要有月入三四千以上的保人。我在法國孤家寡人,去哪裡找保人?這個房間本來也只是暫時的,本來的計劃是回國定居,沒想到被行政程序拖延,一租就租這麼久。

果然這個月房東又來了,有一天我上班時收到他的簡訊,說他注意到電力有濫用情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尤其是暖氣。年底的時候會結算電力,他附上電力公司發來的與去年相比的電費使用紀錄。十月、十一月增加了17%,十一月、十二月增加了47%,十二月、一月增加了72%,一月、二月增加了77%。

看完之後我覺得這個房東實在太天才了,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使用這麼多電,而且我除了去年二月底來的時候開過暖氣,之後根本沒有碰過,因為它的暖氣裝得太爛,就在屋頂下面,那個角度我是看不到的。還有一點就是我正式簽約是去年四月,他說的和去年比較,到底是跟什麼比較?我來都還沒有滿一年,何況去年封城期間,對面的房客回義大利,不在法國(但房東卻為他保留房間,其中原因頗值得玩味),下面也可能沒有全滿。他的電表似乎就是樓上這個,不太可能有第二個電表。所以他用什麼來證明這些電都是我使用所造成的?

面對房東的騷擾和勒索,我發現正常的申訴管道行不通,可能因為我畢竟是外國人,多少被行政機關歸類到問題多多的神燈人和黑人。

我對於按規矩來,卻被這種不誠實的房東不斷企圖詐欺,求助無援,感到十分無奈。我的一位能言善道的法國朋友,表示他要幫我去講,所以我就整理好蒐證資料。對方自己跟我說,當他住院時,也接觸過社福人員,他們自己說,先生,我們比較願意幫助像你這樣的人,而不是那些攜家帶眷來享受福利的黑人阿拉伯人。

法國人出馬果然效果立現,社福助理說房東無權這樣做,這是對房客的騷擾,她會寫報告。房東和對面房客很可能詐騙租屋補助,家庭補助局可能會找他們來問話,接下來就要看是否有實際行動了。

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告別壓力山大的2021,進入變化更快速的2022

一年又過去了,12月31日看到唐綺陽占星時,回顧2021年下半年,天啊真是超級準。去年下半我找到了一份很有挑戰,但硬體條件很嚴苛的工作,並第一次在法國加班,同時又接到翻譯工作–這是我夢想的生活方式呀!我之前多想要能夠常常接到翻譯工作,所以當我同時獲得這些機會時,我選擇有機會就做。說實在,真的是爆累。有一陣子我經常夢見公司,淺意識中害怕做錯,也睡不好,經常打呼,有時自己還會聽見。只有週末能夠好好休息,因此,我差不多都拿來補眠,都沒有去外面社交,反正,沒有疫苗護照,是無法去電影院和餐廳的。

在這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專業技能。雖然薪水就此專業來說算低,但也就當作一邊領薪水一邊學習。

工作繁忙之外,家裡的事情也是一大隱憂。幾個月前在外租屋時,我本來準備要回國,就沒有特意要求住處的方便性等因素,結果這個計畫由於法院程序過於冗長,被迫取消。此時,本來我的住處只有我,後來原本長居於此的室友回來後,我的好日子就結束了,他和房東同吭一氣欺負我,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一開始我不想起衝突沒有發聲,後來我立場越來越強硬,也意識到一場法律之戰不可避免。他們或許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強硬,但是我也必須盡可能找到一個符合預算、又不特別要求一定要長約的房東。這是一個很累、很辛苦的過程,但我一定會撐過去。請為我祈禱!

謝謝各位的支持。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那是,我來自一個國家,叫做家鄉,又落腳另一個國家,叫做異鄉。異鄉久了變家鄉,家鄉久了變陌生。家鄉的親朋好友希望我做某件事,最棒的回答就是「好」。如果有其他答案,後面往往會變得很麻煩。因為我越解釋,對方越聽不懂。我越解釋,越覺得自己遠離人生勝利組。

人生勝利組只要出一張照片,但是人生對照組,講了半天對方還是聽不懂。那不一定是他也是勝利組,而多半只是因為他不清楚異鄉的使用手冊。如果今天我是在家鄉看異鄉,搞不好也會這樣。如果我覺得某個貼文只是在說「看啊!我是人生勝利組,我什麼都有,好棒棒喔!」,那恭喜你,至於按讚,讓別人錦上添花就可以了。

人生對照組其實過得沒那麼差,畢竟,沒有比較沒有傷害,我有我的快樂和悲傷,你不一定需要看到那些傷痕,知道那些為難,那不屬於你的負擔,不需要讓你去承受。

但是請不要讓我去揭起那些傷疤,那些尷尬的處境和故事,因為即使我已經克服了,也不表示我想談論。我不需要正能量,我甚至也不需要理解,因為家鄉親友沒住過異鄉,無法理解。我只是需要你不要再問是否可以這樣那樣。當我不能符合你的期待和規矩,那也沒有關係。那就下次。如果還有下一次。😇

母女之間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

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明明熟悉卻無法接近。Peggy的媽媽人很好也很支持她們姐妹,但是她們姐妹都沒有辦法和媽媽同住。唯一能談的話題就是錢。

其實也不是不願意和她談私事,是因為她只能用自己不多的經歷去了解女兒的生活,雖然她也有那個時代稀少的大學學歷,但是後面二十幾年封閉的公務員生活,讓她只能用平板的思維去看待女兒的生活。

閱讀全文〈母女之間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

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身為延宕25年的太極門冤案受害人家屬,我們看過太多貪官污吏的嘴臉。不知道為什麼,講到貪官污吏與冤案時,我特別會想起【竇娥冤】這齣名劇。其實關漢卿是改編真人真事,而且最驚悚的是,【竇娥冤】的主角,穿越千年歲月來復仇,當事人則是鼎鼎有名的張老師專線發起人張迺彬

閱讀全文〈從竇娥冤的真實因果故事,了解懺悔與修行〉

我很在意你的過度關心

本來要回台灣定居,也跟一些朋友預告,沒想到過程被延宕,至今不知道何時能辦完,眼看不能再繼續搖擺不定,於是決定留在法國。

雖然做這決定的當下的狀況不算很好,暫時沒工作也沒有穩定收入,但我反而對於能夠留在法國鬆了一口氣。畢竟在法國21年,回台灣等於重頭開始。你說台灣有人脈,其實應該說是認識,但是不算真的很熟,畢竟距離遙遠又不常見面,很多感覺也需要時間慢慢回來。

閱讀全文〈我很在意你的過度關心〉

21世紀2021年9月21日中秋節

蛋黃酥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21世紀2021年9月21日,對於台灣人來說,1999年發生的921集集大地震同樣是一個特別的紀念日。身在異鄉,同樣能看到又圓又大的月亮,但是沒有半點過節的氣氛。唯一能夠標誌這個日子的,就是去中國店買到的月餅。中國店的月餅在品項、數量和口味都不能和台灣比。台灣常見的綠豆椪、老婆餅、牛舌餅,在這邊都是看不到的,更何況月餅。

今年中秋節,剛好去巴黎找朋友。這一年來經過種種疫情的限制,進巴黎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我發現我還保留著通勤族的習慣,例如我習慣在某些車站自動走到某個定點,因為那裡最接近出口或RER門口。這樣我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到達目的地,或者在第一時間進入車廂搶位子。

現在雖然不再是通勤族,但是仍留下了通勤族的反射動作。…….

在台北廚房見到了久違的朋友,以前我一年會去光顧好幾次,經過疫情的各種限制,我不止很少進巴黎,有一陣子根本就是宅在家。和朋友上次見面的時候,要追溯到去年了。這次還見到她擔任大廚的先生。從她那邊外帶了蛋黃酥,小巧美味,就當作是今年慶賀中秋的月餅了!像這樣的亂世,下次再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拍下了最平常的巴黎街景–地鐵,我們生命中最平凡的事物,現在都變得無比珍貴。

冰封的UGC電影卡

UGC電影卡

我們的網紅總統馬克宏7月12日宣布強制疫苗護照後,前幾天又穿著秘密社團Bohemian Club的T shirt在insta上面賣疫苗,真可謂化暗為明!

與此同時,7月21日開始生效的電影院、博物館等娛樂場所需出示疫苗護照才能進入的規定直接影響店家生意,拿餐廳來說,42%的法國人不會再去檢查疫苗護照的餐廳,而我,也不會再去電影院,因為我沒有疫苗護照。

閱讀全文〈冰封的UGC電影卡〉

共業以及業力結算

前梵蒂岡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

印度神童阿南德說過,由於人類以不自然的方式治療新冠肺炎,他並不看好預防接種能改善疫情。世界上很多秉持良知的醫生出來說明疫苗成分、PCR測試問題,但是他們的聲音都被大力打壓、被斥為胡說八道,連法國諾貝爾獎科學家Luc Montagnier都被污名化,而在主流媒體上面宣傳疫苗的有時卻是一些名不經傳的醫生。

BUGNOLO神父要大家對於即將來臨的死亡潮有心理準備。

前梵蒂岡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在一本關於冠狀病毒疫苗問題的書的前言中,譴責這種在生產和測試中使用流產嬰兒組織的疫苗的邪惡本質。他認為這種疫苗是全球主義意識形態的工具,是 “反人類、反宗教和反基督的”。維加諾認為,”撒旦教徒提出的墮胎是一種真正的、適當的宗教儀式,”他認為,在這種撒旦的世界觀中,通過受墮胎污染的疫苗,人們會成為撒旦反教會的成員。Mors Tua Vita Mea(你的死亡就是我的生命)是意大利關於受墮胎污染的冠狀病毒疫苗的書名,維加諾大主教為該書作了前言。它的副標題是。”目的不能證明手段的正當性”。… 我們不能不看到它[疫苗]的作用,恰恰是它的 “神秘 “價值,使我們集體接受人類犧牲是正常的,而且是必要的。最無辜、最無助的生物,即妊娠期第三個月的子宮內的嬰兒,被犧牲和肢解,以便從他仍在悸動的身體中提取組織,用來生產一種非治療方法,一種非疫苗,它不僅不能治愈病毒,而且很可能導致比Covid本身更大的死亡比例,特別是在老年人或那些病人身上。

閱讀全文〈共業以及業力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