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小的行動都勝過癱瘓不動

早上一個從事表演藝術的朋友打給我。我2019年認識他的時候,他正在籌備新專輯。2年過去了,一場疫情打亂了他的出片計畫,目前他仍然繼續錘鍊他的歌曲,但出片時間遙遙無期。

過去他都請學生幫他經營社群網站,但現在他似乎茫然不知所從,也很久沒有更新社群網站了。由於我本身就是社群網站小編,我建議他還是要持續貼文、發表動態,不只讓原來的粉絲跟進他,也要招攬新粉絲。

Continue reading

不只是封城

Source : Twitter
看到這則推文,非常能理解文中母子的心情。有不少台灣朋友說法國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所以只能選擇封城,但在位者從來沒有問過人民願不願意犧牲少數人權益,換取多數人封城?他們就是做了,而且其實很多數字根本無法查核,一切都是上面說了算,他們說什麼時候封城、宵禁,我們只能照做,語氣就像訓小孩「目前不打算宵禁……但是隨時有可能改變」,……我一直嚴重懷疑總理發言的時候花了很大的力氣不要笑出來。也就是同一批人自行決定只要自願在家隔離七天就好,遠不是台灣的14天+7天自主管理這種嚴格但有效的做法。媒體最喜歡報導那些犯規的人,「搶在宵禁前開趴」、「群聚狂歡」,但是卻沒關注沈默的大眾。所以如果你經常收看主流媒體,你會覺得法國人都不守法,但你卻看不到那些守法而默默承受後果的,另一種法國人。
如果大家要談尊重,所謂的尊重,是不是應該至少問過人民?沒有。那他們為什麼不問?為什麼堅持明明沒有用的封城?還是說他們志不在消滅病毒,是要藉著消滅病毒,達到其他目的?我周圍的法國朋友,是有一部份說「哎啊換成別人在馬恐龍的位置上也不見得做得更好」,但也有更多的人認為馬同志深得老大哥精髓。

閱讀全文〈不只是封城〉

人怕出名豬怕肥

一位不算太熟的法國弟弟,即將拿到網路行銷的結業證書,跟團隊談合作談了三小時,本來都已確定合作原則,也開始作業,沒幾天,弟弟說他必須先專心把考試搞定,不能分神幫團隊做事。於是團隊告訴他,好吧,那你就先去專心準備考試!團隊也繼續去忙原本的計畫。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豈料有一天再度與法國弟弟連絡上,他卻開始批評我們,為了我們過去創造如此輝煌業績,現在還要天天在網路上汲汲營營?又說當初放出他要去忙的訊息,是對我們的一個測試,而他覺得我們的回答很小家子氣。

閱讀全文〈人怕出名豬怕肥〉

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找資料的時候讀到了這篇文章,裡面有一些點是我親友對我說過的話,很有意思。創業家的思維和員工是截然不同的,各位可以看看:
這份清單將是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這個清單對任何企業家來說都不會感到意外。
如果你不是創業者,你很可能不知道你對創業者說的問題和評論會讓他們翻白眼。它們的範圍從可以理解,到好奇,再到冒犯。然而結果都是一樣的:它們不受歡迎,也不能幫助他們獲得他們想要的成功。

閱讀全文〈8件你永遠不應該對創業者說的事〉

法國的在職進修

法國在職進修歷史悠久,最早可追溯至二次大戰前。有興趣的讀者若懂法文,可以google,就可以找到很多資料,像是這個網站

現在的在職進修一般通稱為「專業進修帳戶」(CPF,compte professionnel de formation)。這個專業進修戶頭和過去制度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個人化的,只要政府沒改政策,並不會因為你換公司、離職而消失。

閱讀全文〈法國的在職進修〉

如何面對網路酸民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被《麥格理字典》評選為2019年的年度詞匯。這個詞表示當一個人因為某方面的行為受到批評時,也會被逐出社交圈或職業圈的現象,即便他們從前有多大的功績,一律皆被抹殺,「取消」一詞由此而來。我們在網路,尤其是在社交網絡上的存在,已經成為一種特定而不可或缺的身份,這種現象更加被強化。

閱讀全文〈如何面對網路酸民〉

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

20年前我剛來法國時還是個外國學生,那時候我對法國公務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每次去Préfecture(省行政公署)辦居留證時苦苦等候的經驗。有一次因為等太久睡著,在睡夢中聽到叫號但已來不及,只好等輪完之後再次叫號。

20年後,我住的城市也有了(副,sous-)行政公署。每天早上八點多,我在上班途中都會經過公署門前。那前面永遠排著長長的人龍。後來發生新冠疫情必須保持安全距離,人龍就拉得更長了。在巴黎有些公署,甚至要一大清早就去排隊,時間到了沒有人會理你,下次請早!

閱讀全文〈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

能者多勞的真相

credit : Aarón Blanco Tejedor

我參加幾個協會組織,其中有一兩個是我長年參與義工工作的。由於我本身唸法文出身,也能通英文,大學時代就開始做翻譯,將近30年來,我翻譯過各類文件:法稅、藝術、文學、資訊……,也從一開始只能英翻中或法翻中,到後來雙向皆通,而且交件速度快,所以協會很喜歡找我做翻譯。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翻譯文件都是急件,程度只有「三小時後要交」、「六小時後要交」這類,明天或過幾天再交就好的,通常是少數。

本來法文就是少數民族,法文人力也需要培養,義工都是自願,我也知道沒那麼容易找到有意願又有能力的幫手。十幾年裡,法文翻譯連一隻手的數量都數不夠。我也習慣了這種永遠都很趕的節奏,心想,反正能者多勞,可以就多做一點。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開始是否一切都用「能者多勞」總結就夠了?

閱讀全文〈能者多勞的真相〉

法國的年假規定

王母娘娘叫我明年二月回台灣,現在從年假的角度看來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寫成一篇類似法國年假使用手冊的文章,解釋給娘娘聽,各位有興趣也可以看看:

法國的年假規定通則如下:

1. 以每年五月為基準,五月前累積的假,六月才能開始用。
2. 不是開始累積就能開始用,也不是不是你想請無薪假就能請,也不是老闆說OK就OK,很多因素會影響。
3. 原則上,每個月可累積2.5天的假。
4. 細部規定要以公司所屬行業規範與合約為準
5. 如果年假沒用完可以繼續累積嗎?現在越來愈少。過去曾有人連續累積五年的假沒用完,結果離職/解約時須支付未用完的假期,這對公司是一筆額外支出,所以現在越來越多公司要求員工當年就要用完。

例如:小美一月到職,她在五月前都沒有假可以放。到了五月,她累積約12天的假,可以六月之後請假,由公司核准即可准假。

今年的假請完了,原則上需等到明年六月才能再用新累積的額度。八月是很多公司的淡季,所以有些公司會休息二週,或要求員工都集中在八月請假,而且必須有人留守,所以員工請的假,除了公司核准之外,還要跟同事講好。

雖然法國員工理論上可以放一個月的假,但是請假的規矩很多(從這點可以看出法國繁文縟節的一面,對本國人也是如此)不是你想怎麼放就怎麼放。雖然離台灣勞工往往必須辭職才能出來放風連續兩週的距離很遙遠,但是吃頭路要遵守對方的規則,這一點是不變的。

至於我到底是員工還是自雇者?嘿嘿,這解釋起來又很複雜了,真的想知道再MP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