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11月9日,馬克宏在疫情爆發後第九度對全國人民演說。這場演說很像競選演說,馬克宏毫不害羞地給自己大量撒花,歌頌自己對年輕人的貢獻,令一方面又猛力鼓吹大家趕快打針,並且就像服裝換季一樣,開始促銷第三劑加強針,半買半送半強迫,規定:

  • 12月15日開始,65歲以上老人需打加強針才能維持疫苗護照(再來推測會是50-64歲,依此類推)
  • 學童必須繼續戴口罩
  • 失業者必須積極找工作才能維持失業金,否則不能支領。
閱讀全文〈馬克宏賣藥演說…喔不,是全國演說,連狗都看到拉屎lol〉

殘羹剩飯政治學

我們牛逼的看板藝術家Michel-Ange Flori十一月再度出擊,推出以「馬克宏的聖誕禮金」為題的海報。只見圖片上閃亮的聖誕裝飾旁邊,有一隻被啃得只剩魚頭、魚刺的魚,還戴著一個紅色聖誕帽。

這篇貼文在作者臉書上獲得一千個讚。小丑總理當時說,馬克宏政府將於年底發放給每個工資在2000歐元以下的員工,每人一次性100歐元禮金。Michel-Ange準確地描繪出背後含義,以及法國人民對這100歐元的看法。

自以為高大尚,瞧不起我們這些「賤民」的馬克宏政府,以為發發100歐元就可以平息眾怒了嗎?馬克宏和一群政客如Castex, Véran, Gabriel吃乾抹淨荼毒民間,象徵性給點殘羹剩飯把民眾當成笨蛋嗎?

法國人民會永遠記得你們這種侮辱性行為!!

法國真人版「無恥之徒」

再過一個多月就是聖誕節了,Peter一向不喜歡這個節日。因為這是個家庭節日,可是他並沒有家庭可和他一起慶祝。

Peter出生於法國北方大城,距離布魯塞爾只有一百公里左右。他的姓氏多半分布在法國北部與比時一帶,意思是「林中無樹木的空地」。

怎麼描述Peter的家族故事呢?影集【無恥之徒】(Shameless)會是個不錯的出發點,兩者雷同之處頗多。除了生長在貧窮的環境外,這整個家族的人都有自毀傾向,而他們用來自毀的手段,就是酗酒和嗑藥。

閱讀全文〈法國真人版「無恥之徒」〉

公家機關眾生相

要是能沾到公務員的邊,即使才工作兩個月都能借到房屋貸款!

如果你住法國又買過房子,你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有長期契約的員工,一般是法國銀行的最佳貸款對象,長期契約一般也要從三個月的短期契約開始。現在法國公司越來越少給長期契約,很多人只有短期契約,從三個月、六個月,甚至也有延長到十個月的。但是有時候如果你工作的地方是那種有名的倒不了的機構,如Urssaf、健保局……那即使你才剛開始工作,你也很有可能拿到貸款!公家機關就是這麼牛。

閱讀全文〈公家機關眾生相〉

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

巴黎笛卡兒大學

陰謀論委員會成員Guy Vallencien教授中槍下馬。這位高爭議性的教授,曾經在擔任巴黎第五大學校長期間販賣民間自願捐贈的大體給企業做自己的測試,並對此事毫不遮掩。以下是《快報》2019年對此一醜聞的報導。……死人有什麼好怕?活人道德淪喪,毫無良心底線的作為,更令人毛骨悚然。

閱讀全文〈巴黎笛卡兒大學捐獻大體醜聞〉

近半數在巴黎維持遊行安全的警察因過勞請假

法蘭西島警察工會表示,負責維持巴黎示威遊行安全的350位警力中,有150位因過勞請病假。這股過勞潮的根源是由於縮減警力,從2013年的650人減為2021年的300人以下,以及暴增的示威遊行–從7月18日開始至少連續11個週六,巴黎都有好幾場抗議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這還不包括其他零星遊行。

閱讀全文〈近半數在巴黎維持遊行安全的警察因過勞請假〉

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波爾多大學醫院

根據規定,如果沒有打疫苗,9月15日後,醫護人員就不能繼續工作,也不能支薪。然而由於人手不足,一個未接種疫苗的員工被波爾多醫院召回工作。也是由於缺乏人力控管的理由,其他仍然拒絕注射的人仍然在他們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其實,法國各醫院,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面臨預算不足、人力不足、難以招募的困境。疫情的爆發更加暴露的醫院的危機。

閱讀全文〈波爾多醫院因人手不足繼續僱用未接種醫護人員〉

21世紀2021年9月21日中秋節

蛋黃酥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21世紀2021年9月21日,對於台灣人來說,1999年發生的921集集大地震同樣是一個特別的紀念日。身在異鄉,同樣能看到又圓又大的月亮,但是沒有半點過節的氣氛。唯一能夠標誌這個日子的,就是去中國店買到的月餅。中國店的月餅在品項、數量和口味都不能和台灣比。台灣常見的綠豆椪、老婆餅、牛舌餅,在這邊都是看不到的,更何況月餅。

今年中秋節,剛好去巴黎找朋友。這一年來經過種種疫情的限制,進巴黎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我發現我還保留著通勤族的習慣,例如我習慣在某些車站自動走到某個定點,因為那裡最接近出口或RER門口。這樣我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到達目的地,或者在第一時間進入車廂搶位子。

現在雖然不再是通勤族,但是仍留下了通勤族的反射動作。…….

在台北廚房見到了久違的朋友,以前我一年會去光顧好幾次,經過疫情的各種限制,我不止很少進巴黎,有一陣子根本就是宅在家。和朋友上次見面的時候,要追溯到去年了。這次還見到她擔任大廚的先生。從她那邊外帶了蛋黃酥,小巧美味,就當作是今年慶賀中秋的月餅了!像這樣的亂世,下次再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拍下了最平常的巴黎街景–地鐵,我們生命中最平凡的事物,現在都變得無比珍貴。

法國父母公民不服從

面對日益劇烈的疫苗注射壓力,一些學生家長直接透過聯絡簿表明不合作!以下是二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聯絡簿上宣達了疫苗注射的消息。家長大筆一揮槓掉,然後寫上「下次再提到疫苗,我就到法院控告騷擾!」

第二個例子,學生被老師罰寫。媽媽寫信給老師:「老師,附件是我幫湯姆罰寫的作業,因為我絕不接受兒子想要短暫正常呼吸受到懲罰。在此附上關於戴口罩無效性與危險性的資訊,尤其是在小孩身上。(父母簽名)」

罰寫:

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我呼吸的口罩

你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你呼吸的口罩

你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你們呼吸的口罩

他們應該正確戴上阻止他們呼吸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