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雪球般增長的辦公室確診數

今天同事菲菲和小梅、瑪琳都傳出確診,這使部門同事確診人數上升到6人,其中5人打過疫苗。由於菲菲週五有來上班,於是我們三個沒打疫苗的「病假」隔離天數將會延長三天。

詭異的是,都沒有人覺得打了疫苗還得新冠很奇怪!沒打沒事的同事總共有3個。

有位同事檢驗後發現並非新冠,但是因為生病身體不適,也沒有去上班。算起來,今天上班的同事大概只有全部人數的一半。

很可能全辦公室最後都會得,如果全部都得但沒打針的沒事就有趣了!

哈里斯拜訪馬克宏:28%拜訪34%

11月10日,美國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訪問愛麗榭宮,此行主要目的是在澳洲潛水艇危機後,為兩國關係緩頰。

哈里斯此行由馬克宏親自接待。

哈里斯民調28%,馬克宏34%,在民調上十分登對!

法國除了戴高樂時代能真正制衡美國之外,一向只是出一張嘴,到了馬克宏時代更是如此。當川普喊出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時,馬克宏曾經說,Make France Great Again,川普四年政績有目共睹,確實說到做到,馬克宏五年政績呢?

看昨天馬克宏電視演說,BFM電視台在Youtube上的按踩人數遠遠多過按讚人數,馬克宏幾乎去哪裡都有人大喊馬克宏下台,或者給他一個巴掌,厭惡之情,就算多少人被關到看守所,都無法抵擋,遑論讓法國再次偉大!

至於馬克宏會見哈里斯……,這一切都是戲啊!

加州州長紐森罹患格蘭-巴利症候群

加州豬黨州長紐森自從10月27日當天注射疫苗增強劑後,突然不尋常地在公眾視野中消失十天,連民主黨的重頭戲COP26氣候峰會都缺席,由副州長代表出席,理由是小孩還小,無法參加。

過去18個月,他每天進行武漢病毒更新。這不尋常的消失果然事出有因:加州環球報報導,紐森打了摩德納第三針加強針之後,得了格蘭-巴利症候群(Guillain-Barre syndrome)。

什麼是格蘭-巴利症候群?此症候群別稱急性多發性神經炎,一種急性的周邊神經病變,可能侵犯身體的運動、感覺及自主神經系統。這類疾病又可分為幾種不同的亞型,其中最常見的為急性發炎性去髓鞘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病變(Acute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AIDP),「髓鞘」是包裹在神經纖維外的一層物質,就像電線外層的塑膠皮一般具有保護及絕緣的效果,可以幫助神經傳導更快速有效率,當髓鞘受到破壞時,就會影響到神經的傳導。

為什麼這些患者會有急性的髓鞘損傷呢?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身體的免疫反應出了差錯,使本來應該去攻擊病原體的免疫系統認錯目標,轉而攻擊自身神經系統,導致神經損傷,而非神經直接感染造成發炎。*

因此,讀者們不妨想一想,為什麼紐森的免疫系統會那麼剛好在打完加強針就錯亂了?

出處:亞東紀念醫院網站

紐西蘭人民的怒吼

紐西蘭人在首都威靈頓國會前跳起震攝人心的哈卡舞

紐西蘭民眾聚集在首都威靈頓國會前,男子們跳起哈卡舞,要求政府取消防疫措施與限制。該國最大的城市奧克蘭,自8月以來一直封城到現在。

哈卡戰舞是一種充滿儀式感的紐西蘭毛利人舞蹈或挑戰。哈卡戰舞通常是集體表演,體現出部落自豪感、力量和團結。動作包括跺腳、吐舌、有節奏的拍打身體並高聲吟唱。哈卡戰舞的歌詞經常會詩意地描述毛利人的祖先和部落歷史上的重大事件。

紐西蘭橄欖球隊「全黑隊」在比賽前表演的哈卡戰舞“Ka Mate”,是由毛利酋長蒂勞帕拉哈於1920年代創作的。自從哈卡戰舞成為全黑隊賽前儀式的一部分以來,這支哈卡戰舞已在全世界廣為流傳。

資料來源:Anonyme Citoyen, 100%純淨新西蘭

殘羹剩飯政治學

我們牛逼的看板藝術家Michel-Ange Flori十一月再度出擊,推出以「馬克宏的聖誕禮金」為題的海報。只見圖片上閃亮的聖誕裝飾旁邊,有一隻被啃得只剩魚頭、魚刺的魚,還戴著一個紅色聖誕帽。

這篇貼文在作者臉書上獲得一千個讚。小丑總理當時說,馬克宏政府將於年底發放給每個工資在2000歐元以下的員工,每人一次性100歐元禮金。Michel-Ange準確地描繪出背後含義,以及法國人民對這100歐元的看法。

自以為高大尚,瞧不起我們這些「賤民」的馬克宏政府,以為發發100歐元就可以平息眾怒了嗎?馬克宏和一群政客如Castex, Véran, Gabriel吃乾抹淨荼毒民間,象徵性給點殘羹剩飯把民眾當成笨蛋嗎?

法國人民會永遠記得你們這種侮辱性行為!!

萬聖節vs掃墓節

每年到了十月,法國的商店櫥窗就會開始出現蜘蛛網、橘色系等萬聖節(Halloween)裝飾元素,但其實在法國,10月31日的萬聖節一直屬於一個商業節日,而未被真的接納為一個在情感上有連結的節日。最多就是小孩敲門來討糖,如此而已。對法國人來說,真正的重頭戲是11月1日的掃墓節(Toussaint)。其實Toussaint的字面意義就是「萬聖」。在天主教中,萬聖節與教會11月2日紀念逝者的活動不可分割,但實際放假只有11月1日,因此在日常生活中,11月1日被當成掃墓節,商店會賣菊花等讓人準備掃墓的花束,配合蕭瑟的秋季,樹葉紛紛轉紅轉黃,將與頻繁、秋風蕭蕭兮易水寒,很適合紀念亡者。

阿門!

對我來說,與其四處扮鬼討糖,一年之中拿出一天緬懷亡者,追思那些封聖的前人,還是有意義多了。如果你不扮鬼也不掃墓不出門,這時候也剛好是每年從夏令時間換成冬令時間的期間,若你住在法國北部,換時間加上日照縮短,更會讓人昏昏欲睡,是需要休息適應的一週,那麼躺平也是個不錯的選項!

總理的100歐元小惠

面對連續第十五週抗議疫苗護照的遊行,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抗議,法國民怨已經沸騰,物價高漲、油價逼近每公升二歐元,代表抗稅的黃背心更是再度佔領各圓環。10月21日晚間,禿頭總理Jean Castex上電視扮演聖誕老公公,表示政府將發放給稅後收入2000歐元以下每人100歐元作為補助。受薪者12月底會收到,公務員1月,退休者、獨立工作者和失業人士則在他們之後,總理沒有說明究竟是什麼時候。

法國民眾並不傻,他們很清楚這點補助根本無法解決能源飆漲的問題。政府的補助,最後還不是從稅收裡來的?拿羊毛安撫羊,真以為羊群沒看穿農場主的把戲嗎?

麥卡洛醫生談武肺治療與同理心危機

麥卡洛醫生在一場演講中提到了以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進行武肺治療,講到病人在絕望無助中獨自面對死亡,說到泫然欲泣。

這樣的醫生在現在實在不多,很多醫生不是利慾薰心,就是被恐懼吞噬,就連一般人都會反對用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因為他們相信有偏見的研究報告。我記得去年就有朋友反對用羥氯奎,因為主流媒體大肆報導它的「無效」和「有毒」。但如果那個得了武肺的人是你,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剛爆發大家啥都不知道的時候,在資訊一片混亂的情形下,如果有醫生告訴你,先生女士,武肺現在沒有可用的藥,但是我知道羥氯奎或伊維菌素早期使用可以有很高的痊癒率,你願意試試看嗎?即使醫生老實說:我不能保證0失敗率,但是我治療的病人成功率很高,我想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病人會願意試試看,至少,醫生沒有放棄他,沒有明明知道有藥可醫,卻怕被醫師工會或主管機關處罰,而眼睜睜看著病人拖成重症。

什麼是同理心危機?不讓醫生使用現有藥物治療、強制疫苗注射,都是同理心危機。我們不去聆聽自己的心,卻一味接受權威的指示。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臉書、WhatsApp、Instagram大當機

法國時間10月4日下午五點左右,臉書以及旗下的Whatsapp和Instagram大當機,一說問題出在域名解析。域名服務器會存儲一個域名和ip地址的表格,以幫助用戶找到服務器。但目前facebook.com這個域名找不到服務器狀態。講白一點,就是facebook不存在網路上。域名根服務器是ICANN控制的,而不是祖克柏的臉書,所以臉書究竟是否能恢復上線還是未知數。

另一個說法,是臉書內部有人將大筆資料刪除,因而臉書不只是當機,而是消失了。

有些Google用戶也開始抱怨網路問題,而電報Telegram則因為大量用戶湧入而網路變慢,有時無法留言的情形。

斷電斷網真的要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