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這世界的黑暗角落,以及一線曙光

1996年12月19日之前,我還是尚未出社會的大學生,對世界懷抱著遠大的憧憬。在那之後,憧憬還在,但面對世道黑暗,心中有更多無奈。

這故事要從說起。


他,永遠都記得那晚野貓淒厲的叫聲。

哥哥姊姊抱著哭成一團,他的腦筋一片空白,心在淌血。那天,他任職小學教師的父親肺炎去世,身後留下六個年幼的子女,最小的陳調欣只有十歲。他三歲的時候,媽媽產褥熱去世,先走一步。月黑風高,在人生的初期,就失去最堅實的依靠。那淒厲的貓叫提醒了他和哥哥姊姊,從此成為父母雙亡的孤兒。

那一年是民國42年,台灣剛光復沒多久,百廢待舉,他們住在台中縣鄉下,就跟其他台灣同胞一樣物質缺乏。

陳調欣個性沈默,不喜歡講小時候的事情。父母去世後,他跟兄姊由親戚撫養,小小年紀看遍世態炎涼,身體從小就沒有好好打底。好不容易政大會統系畢業,在台北成家立業,先後任職美商與知名資訊大廠財務長,健康卻因為日夜忙碌、長期睡眠不足的生活型態,而亮起紅燈。三十六歲時猛爆性肝炎,生命垂危,由於肝功能喪失大半,腹水腫躺在床上,尿的顏色幾近黑色。報紙大字看完之後就沒有力氣,只能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動也不能動。身體不能動,腦袋繼續轉,偶爾他會想起那不祥的貓叫,「難道我這麼快就要跟隨父親的腳步?」

在中西醫求助無門,民俗療法也宣告無效,人生幾近無望之際,偶然接觸太極門在報紙廣告看到太極門氣功廣告。民國七十二年,陳調欣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前往當時位於忠孝東路的道會館,依循古禮,拜這位低調的武術高人洪道子師父為師。洪師父享譽國內外,並曾指導多位名人改善身心健康。

在師父的愛心與諄諄教導下,陳調欣的身體健康獲得了明顯的改善。雖然最初只是為了把身體練好,最後領悟到太極陰陽哲學,進而獲得身心平衡健康。最重要的是,他打開了那顆缺乏安全感而不快樂的心,讓師父師母師兄師姊姐的愛走進來。

對這一切,陳調欣非常歡喜也非常感恩,他雖然在生命早期失去父母,但在太極門,他找到了給他重生機會的再造父母,人生從此順遂。他怎麼也想不到,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頭。


陳調欣就是我爸爸。他的災難,也是我們全家揮之不去的夢魘。

1996年12月24日,我正在唸大三,平時住校,週末回家。剛好碰上平安夜,所以很開心地想說要過節了!

打開家門,家中空無一人,我想或許時間還早,媽媽跟妹妹還沒下班下課。爸爸都是在會館的,不在家很正常。

但隨著時間過去,我依稀感到有什麼不對勁。為什麼家裡的物品有被移動的痕跡?為什麼妹妹放宮崎駿動畫錄影帶的位置被翻動?

此時電話鈴聲響起,是爸爸的聲音,要我依照指示拿證件。我請他詳細解釋,結果話筒卻被旁人搶走,對方要我找出證件後,送至「基隆路二段176號」。

當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將一疊文件送到指定地址時前,才發現斗大的門牌寫著「台北市市調處」。事後,我才知道爸爸當天早上7點就被侯寬仁指派大批調查員到我家搜索,並將他移送台北市調處,並在沒有具體證據的情形下收押禁見長達四個月。

接下來的四個月,少了爸爸的家,瀰漫著恐懼不安的氣氛。事後得知,1997年年1月16日,侯寬仁檢察官提訊爸爸,並且未通知律師到場。當時,我媽媽在另一拘留室,而侯檢察官故意讓他看到自己的太太在隔壁,並且利用家人安危,來誘惑我爸爸做出不實證詞。一方面利用情勢逼迫,一方面又破口大罵:「慈悲心不夠!虧你是有修的人,連自己的太太要被收押,還不知道要去救。」在天人交戰之後,爸爸還是選擇事實而不是跳入檢察官的圈套,堅持真相的選擇,使他遭到延長兩個月收押禁見。

那一陣子經過聖誕節、跨年、過春節,根本就愁雲慘霧,沒有過節的心情和氣氛。我媽媽當時任職法務部,她在職場上和家族間都遭受極大的壓力。不僅當時經此事件,銀行抽銀根,收回房屋抵押貸款;我移民美國的三伯和五伯,看到媒體報導,責問爸爸做了什麼不法情事?爸爸不能親自回覆,一切的壓力全部落在媽媽身上。在法務部遭受長官關注與同事質疑,迫於情勢,她選擇提前辦理退休。在學校,我收到黑函警告「不要以為你們一家人可以逃過法律制裁」。當時風聲鶴唳,我不否認,穿太極門練功服出門需要極大的勇氣。在那個網路剛起步的年代,媒體絕對可以殺人,而檢調單位,更是操弄媒體的高手。很多不明白的師兄姊都因為這樣的事件而不諒解太極門,包括我自己推薦的親友在內。即使後來官司勝訴平反,有很多人堅持相信被告就是有罪,即使勝訴也一樣。這些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後來,我有機會來法國生活,我妹妹則跑去美國,一家人分散三個大陸。或許「法國」對某些人來說是浪漫的同義詞,但真實的生活往往跟浪漫沒什麼關係,真實的生活,不管在哪裡,都是需要用心耕耘的,在國外,缺乏國內的人脈,更是要花加倍的時間和精力,才能獲得同樣的成果。然而,有些事情在台灣時看不明白,到了法國,看到別人的思考方式和邏輯,讓我發現成熟民主國家的運作方式,還是跟台灣的程度有很大的區別。

今天,太極門事件歷經23年,後續的稅務冤案,並未跟著刑案的結束而消失。這中間的轉折,請看合集【明白】。這麼多年來,我很少提這件事。我之所以會寫這篇,是發現很多人仍然不了解我們的遭遇、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全家人與太極門師兄姊,已經四處奔走,用過各種方式,也請過立委、行政救濟、上街頭……我們起初避免上街頭,是為了不想引起社會動盪。結果證實,這一切都是多慮,因為即使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四任總統,從國民黨換成民進黨換成國民黨又換成民進黨,不管上面如何改朝換代,不管上面聲稱如何改革,號稱「轉型正義」,事實擺在眼前,這些法官和政府官員,每一個都一律直接忽視太極門案。我們多少次陳情、連署,我自己寫信給總統,回信只有移文單,從總統府轉行政院,行政院轉國稅局,然後國稅局就神隱了。這很正常,根源就在國稅局,國稅局怎麼可能給一個合理答覆呢?這個事情在民間已經卡了23年,上面的人不跳出來解決,誰能解決?但是沒有一位總統有肩膀去做這件事。太極門稅務冤案一日不解決,台灣政府沒有資格說自己做到轉型正義,也沒有資格說自己是成熟民主國家。

而這,就是我深切了解世界確實存在黑暗角落的經過。但或許我遭遇這樣的事情,代表著這是我的使命,要透過這樣的事件,讓其他的冤案、稅務受害者都要獲得平反。

從黑暗中繼續發光,而讓這道光,能夠照耀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