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有如一面照妖鏡

2020年疫情爆發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以為這一年是史上數一數二的歹年。畢竟,我們看到病毒是如何透過有心國家刻意隱瞞,造成全球晚兩個月反應,後來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各國紛紛封城、宵禁、鎖國、機場門可羅雀,我們開始看到民生凋敝、企業倒閉的現象。又透過一場疑點重重的美國大選,看到了整個社會被撕裂、惡人先告狀、誣陷….各種惡劣腐敗的手段盡出。在我所僑居的法國,自從疫情發生以來,主流媒體口徑一致天天只討論一件事情,就是武漢肺炎,聽到觀眾倒盡胃口,但間接促使我開始思考這世界是否真如主流媒體敘述的模式?然後我開始看大量的自媒體資料。這中間資訊真假的拿捏完全要靠自己,但是靠自己查資料,讓我大開眼界,開啟了我的大覺醒之路。

2021年是辛丑年,去年庚子年靠著政府補助打造起來的太平假象,漸漸地撐不下去了。變種病毒大量出現,印度病毒來勢洶洶,每天幾千人死亡,死者多到必須就地火化以阻止疫情擴散。2021年事實上比2020年的環境更為惡劣。

隨著疫情的惡化,疫苗的出現帶來的不見得是希望,倉促上陣的產品,不管是哪一間藥廠,其安全性連藥廠自己都無法確定,許多人出現嚴重的副作用,主流媒體再一次一致否認、忽視,強調只是巧合。真的嗎?我請大家自行思考。如果我們要將主流媒體所傳播的內容自動歸為正統,那只能說明一件事:我們都生活在楚門的世界,也已經習慣了將主流媒體消息歸納為真理。很不幸的,我周圍的人大部分都還是選擇了大眾選擇的那條路。有人說:「疫苗可以增加人體對變種病毒的抵抗力,所以即使疫苗不是針對變種病毒開發的也還是有用。」疫苗本身有一定毒性,進入體內後身體要解毒都來不及,真的還有力氣去應對變種病毒嗎?2020年年底,丹麥由於在水貂養殖場發現了一種可傳染給人類的變異新冠病毒,決定撲殺多達1700萬隻水貂丹麥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表示此決定是基於這種變異病毒對未來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有效性構成風險」。此外,突刺蛋白不僅會增加人感染其他病毒的機率,還會造成血栓。會通過體液分泌(皮膚)、口氣和任何方式傳播,就是說疫苗的傳播跟肺炎病毒的傳播方式是一樣的。

如果大家習慣接受主流媒體的訊息,就會很自然覺得疫苗很可靠。所有人都口徑一致報導唯一的聲音時,並不表示那就是真相,那往往只是媒體要你相信是這樣,而背後的原因,我們並不清楚。納粹惡名昭彰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曾說過:「媒體的任務,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完整傳遞給被統治者,讓無知人民將煉獄視為天堂。」我們可以檢視主流媒體究竟是在傳遞真相,還是傳遞統治者的意志?為什麼藥廠和政府大肆宣傳要大家去注射一個這麼不可靠的產品,是為了大眾健康,是為了防疫?當備受爭議的世衛主席譚德塞(當初信誓旦旦說不用戴口罩的那位先生)在今年初宣稱「全球各地都進行新冠疫苗接種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這句話裡面有幾分真相?當你要挖開後面的真相,你會赫然發現,媒體也不過只是棋子,更大的還在後面。重點是:我們該選擇沒看見、沒聽到,繼續過原來的日子,假裝什麼也沒發生,還是吞下紅色藥丸,走上追尋真相的不歸路?

身為25年無解冤案的家屬,如果不是我的師父洪博士的堅持,我也可能會和解,跟侵害我們家人名譽與權益的人說「算了」。我也可能會相信主流媒體的報導而不自己去找答案。對本門案件要不封口不提,要不誣衊抹黑的主流媒體,他們自己最清楚背後動機。如果一個媒體可以對這麼明顯的冤案視而不見,很可能他們也會扭曲其他真相。

從我領悟到這一點開始,我開始去質疑過去我相信的一切,並且發現我們在書上、媒體上所接收到的資訊,有很多都不是那麼一回事,有很多都是經過包裝的結果,透過學校在我們年紀幼小時還無法辨別真假時,以真理的態勢教給我們。

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鏡,在這個善惡顛倒,是非不分的世界,唯有與神同行能夠解救我們脫離苦難。什麼是與神同行呢?為什麼要與神同行呢?我看到去年四月一位台灣命理師的說法,他說現今疫情的肆虐,乃是因為世人不信神佛,導致邪魔入侵,擾亂人世所致。

那一刻我突然醒悟,為什麼我的 師父洪道子博士要推廣良心時代,為什麼說良心是世人的解藥。我的理解是,世人不信神佛,自以為是,有些人甚至敬拜撒旦、敗德無底線。這是瘟疫一發無可收拾的其中原因,越是病毒發源地中共親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擴散得越嚴重。不然,為什麼歐洲離中國那麼遠,疫情每天每國都是幾萬幾萬的增加,而台灣沒有封城、只是鎖國,卻能夠維持幾近於零的增長?

因為台灣人太了解中共那一套了,正因為被中國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這反而救了台灣一命。反倒是歐洲人,一直對中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一邊譴責,一邊收斂自己的用詞,因為他們不想要斷了和中共的財路。夢醒吧!和魔鬼打交道的下場,各位請自行想像。台灣企業對於中共的「養套殺」誘殺外企三部曲,早已深受其害,並且暸若指掌。

人類自以為聰明的時候,就是老天要給我們迎頭痛擊的時候。對於世道不能被伸張這件事,我身為司法、稅案受害者的女兒,感覺實在太過熟悉。通常你在伸張正義的道路上是孤獨的,大部分的人平時被生活纏繞,只會關心切身話題,功權名利,不想要「沾一身腥」,只有當大家驚覺自己的權益遭到危害,他們才會挺身而出。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未嘗不是好事。人類終於發現他們做了好長時間的溫水煮青蛙,驚覺煮鍋裡的水變得滾燙,而他們卻無法逃脫。

我相信結局已經注定,我們的內心深處都知道什麼是正義和真相。當至暗時刻來臨,一切彷彿沒有希望,但這一切都是黎明前的黑暗,光明永遠會勝利,以良心為指引,頂過去就是光明。

附註1:這篇文章是1月8日「至暗時刻」改寫與增訂版。由於與投稿網站落差過大,無法原汁原味刊出,原版便刊登於此。

附註2:有興趣的可以去找豬妹用AI翻譯的疫苗學術報告:科學證實疫苗導致血栓、中風、心臟病發作

疫苗,是解藥還是病毒?

我身邊的朋友們現在開始有很多人都要去打武漢肺炎疫苗,或是已經打了,馬恐龍宣布5/10之後會有特別措施,讓所有人只要疫苗有貨都可以打,不再有年齡等條件限制。看到台灣人團體一片興奮之聲,紛紛呼朋引伴預約,但說實在的,我看到很多疫苗造成的問題,而且不是你不打疫苗就不會有問題,因為藥廠自己都對疫苗的安全性不是很了解,他們自己在在報告中說,健康的人打了疫苗,在和其他沒有打疫苗的人接觸後,後者會出現不良反應,尤其是女性,會出現生殖系統相關問題。也就是說,疫苗是某種不明物質的傳遞屆者。許多自媒體如低級黑小明都有提過疫苗的危險性。低級黑小明解讀輝瑞自己內部文件的連結,大家可以去看,自己決定要不要打疫苗。

Continue reading

御繁為簡穿衣術

讓我起危機意識的包包照

三四月搬家出清時,由於考慮到日後還要跨海再搬一次,所以我著實丟了極為大量的個人物品:書、衣服、包包、文件、筆記、字典、集郵冊、相簿…..有些是我20年前到法國時就擁有的,數量非常龐大,但最後我丟到只剩七個紙箱。很多衣服我雖然喜歡,可是我不是買來之後發現不適合,或者穿了一陣子後不再合適,或者我覺得在亞洲溫暖的天氣無用武之地,最後我都心一橫丟了。
 
2020年我的職場教練Robert就已經對我的穿著風格做了初步改造。以前我的衣櫃裡有很多黑色的衣服,因為我看法國人很喜歡穿黑色,我也覺得黑色百搭,所以我買了很多深色的衣服,可是我的教練有一次拍照給我看,我穿上黑色衣服,看起來活脫脫就是個大嬸。結論是我穿黑色,會被黑色駕馭,而無法駕馭黑色。
 
Continue reading

再小的行動都勝過癱瘓不動

早上一個從事表演藝術的朋友打給我。我2019年認識他的時候,他正在籌備新專輯。2年過去了,一場疫情打亂了他的出片計畫,目前他仍然繼續錘鍊他的歌曲,但出片時間遙遙無期。

過去他都請學生幫他經營社群網站,但現在他似乎茫然不知所從,也很久沒有更新社群網站了。由於我本身就是社群網站小編,我建議他還是要持續貼文、發表動態,不只讓原來的粉絲跟進他,也要招攬新粉絲。

Continue reading

法國公眾場所逐步開放行事曆

大家好,前陣子因為忙著搬家、處理一些棘手的手續,累到爆之後病了兩週,以至於在網站上消失了一個多月。

病好了,封城看樣子也要結束了。4/27馬恐龍在和各地市長視訊會議時,揭露了接下來兩個月的公眾場所開放方向,當然,他宣布的內容,還是可能有變化。目前行事曆大致如下:

第一階段(5/3-)

5月3日,大學和中學重新開放,從這天開始,30公里範圍內的旅行的限制也會取消,而晚上7點的宵禁則被保留。

 

Continue reading

荒腔走板的封城第三季

網友惡搞外出單。翻譯:我謹以至誠宣告我出去在方圓20公里範圍內遛狗,好讓牠在總理府前面拉屎,希望總理摔個狗吃屎

每週四是法國總理Castex固定發言的日子,我們已經很久沒看到馬同志了。現在馬同志很喜歡讓總理當黑臉,宣布他訂下的那些一條比一條更荒謬的規定。

3/18他又宣布了什麼呢?封城3。時間:3/20起為期四週。原因想也知道,因為感染人數又直線上升,但是這封城非常詭異:

  1. 平日持外出單可以無限次外出、無時間限制,但不能超過方圓10公里之外,禁止跨大區旅行。
  2. 花店、理髮院、書店、超市可以營業,其他被列為非必要項目的商店或營業項目則關閉
  3. 宵禁原本為晚上六點,延後到晚上七點。
    1. 餐廳、電影院和健身房繼續無限期關閉……

閱讀全文〈荒腔走板的封城第三季〉

法國人如何看法國政府的防疫政策

當我在跟台灣朋友討論法國政府封城與宵禁的防疫政策時,有些台灣朋友會說:「因為歐洲注重人權自由,所以他們如果強制隔離陽性反應者,會引起國民不滿,所以他們不採行這樣的政策。」

不知道台灣朋友們是在哪裡看到這個分析?或許法國政府對外如此宣稱,但其實政府今天要做什麼,已經沒有多少民主程序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法國由於疫情緣故,仍在緊急狀態,而這緊急狀態賦予政府極大權力,講白一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任何權衡的機制。

還有一種非常常見的說法是:法國人不聽話,所以不遵守規定。這個說法在旅法台灣人圈中非常盛行,有不少法國人也持同樣看法。

確實,有一些法國人無視禁令,甚至仍然呼朋引伴,不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狂歡作樂。

但我們稍作推理,就可以知道,這畢竟是少數人。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大部分人都還是趕在宵禁時間乖乖回家的。如果大部分法國人都不遵守規定,法國政府的封城與宵禁措施,也不會對經濟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不會有這麼多人現在憂鬱、崩潰到需要經常服藥、心理諮商。

Continue reading

法國人怎麼看隱私這件事

剛來法國的前幾年充滿了新鮮感,看到什麼都想主動分享,內容都放在現在已經不再更新,甚至已經忘記帳號密碼的部落格。

中斷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經營直銷,不好讓夥伴看到我把時間都放在寫部落格上,經營一陣子之後,我就中斷了部落格寫作。後來雖然還斷斷續續寫著電影文章,但那力道已經不如從前了。我突然失去了當年寫作同樣題材的動力。

Continue reading

失控的疫情、失控的經濟

 

自從英國變種病毒出現之後,封城謠言再起,但不同於第一次封城後大家以為疫情已經被我們拋在腦後,第二次封城開始,法國商家開始受不了了。第一次封城時,很多商家永久的停止營業,第二次更糟糕,宵禁提前到晚上八點,讓商家平均損失25%的收入。

目前法國媒體很少提及,每天還是大幅報導疫情,所謂的「醫生」一直提倡要封城,但事實上法國正在面臨巨大的經濟衰退,到2021年底,法國負債率達到國民生產毛額(PIB)的130%,繼續向被迫關閉的公司支付賠償金,向已經停工的承包商支付賠償金等等,如果再封城,法國政府每天要花費30億歐元,這還不包括社會保險須負擔超過10億的PCR檢測費用。更有甚者,萬一繼續封城,馬恐龍無法在2021年底支付公務員工資,而法國全體受薪者有50%都是公務員!

Continue reading

2021年,文字這條路

上週敲定了一個新合作案,要整理一位客戶法蘭的歷險故事。這位客戶是Robert的朋友,月初漂流南法時重逢,他聽了法蘭的故事後驚為天人,認為是一個絕佳的寫作題材。談過幾次之後,我們正式開始啟動合作計畫。理想狀態下,我喜歡親自跑一趟去認識客戶,但是法國隨時都有可能封城,在這幾乎可說是風聲鶴唳的氣氛下,我們也就順理成章的遠距作業了。我很興奮,因為以前我一直沒有真正能夠靠自己的興趣和本事賺錢,我也很想證明自己的才能是可以跨越國界的!

閱讀全文〈2021年,文字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