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的迫害

插圖:Brenda Chen

8/29上全民公審談1219事件(太極門事件),節目中也放了妹妹上次在華盛頓DC國際宗教自由高峰會的受害者家屬分享。

發現每次談這件事,我都偏理性,妹妹偏感性。這好像不能用「已經講了很多次」來解釋,因為其實我們兩人都講了很多次。

事實是這個經驗確實很恐怖,但是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很可憐。1219之前,自己活在被爸爸媽媽保護的好好的世界裡,在太極門和師兄姊做義工也都很開心,那種單純美好加上年輕無憂無慮,1219之後一去不復返。

我反而在知道更多爸爸的往事之後,覺得他的身世比較淒慘:三歲喪母、十歲喪父,弟弟給阿姨帶,小時候在海邊戲水溺死。小小年紀經歷這麼多生死離別,寄人籬下的身不由己,難怪個性沈默寡言不喜歡講往事,我小時候希望他講他的故事,他都惜字如金,只講一點點。有人自己苦過來,但是拼了命也要捍衛家人,是很幸福的,因為他愛你,要給你他能力所及最好的。

三十出頭又得了猛爆性肝炎性命垂危,身體惡化到有一陣子尿水是黑的。多虧練功才把身體練好,那這樣是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檢察官發神經敲桌子、故意讓他在偵訊時看到我媽、要脅他說師父功夫是假的就屈服了?

在這漫長的25年中,有太多的遺憾,太多人早走一步,死不瞑目。爸爸已經來不及在活著的時候看到太極門案獲得平反,來不及看到無恥的税官把獎金和被侵佔的土地吐回來,我也可能永遠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寫恐嚇信,但就像新宗教研究中心主任,義大利學者Massimo Introvigne所說:「太極門不是只爲他們自己奮鬥,他們掀起了正義、信仰自由與人權的重要問題,在這意義上,我們都是太極門。太極門所受到的不公義,是對我們的不公義,他們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

從這句話,我想到2018年的德國電影,英文片名叫做Never look away,主角小時每當遇到可怕的景象時,就會將眼睛矇住。

Massimo沒有將眼睛矇住,他選擇了直視這個荒謬的事件。他沒有說,不可能,一定是你們做錯了什麼,他沒有說,誰叫你們要跟政府糾纏不肯和解。

他選擇以他的方式和我們一起戰鬥,為真理戰鬥。

如果你為真理持續戰鬥,你終將獲得正義。

如果你相信屈服可以安身保命,你終將失去自由。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回事,當真相暴露在陽光下,惡魔只能化為灰燼。

無主之作(Werk ohne Autor/Never Look Away):

全民公審:

在〈25年的迫害〉中有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