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菲爾情緣】:愛情成就鐵塔

由於疫情的阻礙,我雖人在法國,卻比許多外國觀眾更晚看到這部片。許多評論皆對影片沒有對鐵塔本身的建造更多著墨而感到可惜,看完之後我反而很高興的說,【艾菲爾情緣】肯定不是絕世佳作,但也在水準之上。

【艾菲爾情緣】敘述建造艾非爾鐵塔的工程師,古斯塔夫・艾菲爾和艾德莉安的愛情故事。二十年前,兩個原本計畫共結連理的戀人,因遭到艾德莉安父母的反對而遭挫,艾德莉安從此消失匿跡。艾菲爾再見她時,昔日情人已成好友妻。

【艾菲爾情緣】拍攝歷經曲折

【艾菲爾情緣】的原著劇本出自於卡洛琳・邦格朗(Caroline Bongrand)之手。1990年代末,當卡洛琳・邦格朗還在洛杉磯留學時,寫下了後來的【艾菲爾情緣】的初稿。在接下來的幾年里,邦格朗寫了其他版本,並提交給許多美國製片人。大致上,他們認為這個故事很有吸引力,但法國色彩過重。傑哈・德巴狄厄約和伊莎貝・艾珍妮(她與呂克・貝松談過此事)表現出興趣,但事情最後沒成。

克里斯蒂安・費希納對這個故事很有興趣,聯繫了卡洛琳・邦格朗。不幸的是,他由於生重病而被迫放棄,並導致他最後在2008年去世。Christophe Barratier(放牛班的春天)在放棄之前也表達了他對該計畫(他想要拍攝成音樂劇)的熱情。Olivier Dahan(《玫瑰人生》)也對該片感興趣,但由於該片的預算太高而打退堂鼓。

卡洛琳・邦格朗隨後接到名導雷德利・史考特妻子的電話,她解釋說她丈夫發現這個愛情故事很吸引人,但他們的政策很嚴格:只把沒有被其他製作人看過的劇本搬上銀幕。

事情在2017年有了轉機,在一次晚宴上,製作經理François Hamel與製片人Vanessa van Zuylen談及劇本。她被這個故事所折服(同時也是艾菲爾的長期粉絲),重新啟動了這個計畫,並邀請馬丁・布布隆(Martin Bourboulon)(曾拍攝過利潤豐厚的喜劇片《爸爸媽媽》及其續集)擔任導演。

導演回憶說:「我立即愛上了這個雄心壯志的計畫:以艾菲爾鐵塔的建造為背景,講述一個偉大的浪漫愛情故事。我們與卡洛琳・邦格朗和Thomas Bidegain一起重寫了原始劇本,後來Tatiana de Rosnay–她提議以倒敘方式構建故事的想法–和Natalie Carter加入。

在劇中,艾菲爾原本要蓋巴黎地鐵,由於和舊愛重逢而改變心意,艾菲爾爾鐵塔化身為侯曼・杜利斯獻給舊愛的禮物。劇中呈現一部分鐵塔設計與建造的過程,讓觀眾瞥見鐵塔背後的技術與巧思。驚鴻一撇,感覺意猶未盡!

結論:本片有意以鐵達尼號的野心呈現一個愛情故事,雖在格局上不能相比,但仍然精彩!因外在因素不能圓滿的愛情故事,總是空留遺憾而有韻味。

惡質房東

一月初在申報漏水事件後,我才知道這間保險公司並不承保分租的房間,結果是我並未能獲得保險賠償。一月中和房客權益協會的約,也並未能幫上什麼忙,接待我的馬蛋認為我不應該付錢,但是在房東和房東太太在現場逼宮的情形下,我能有什麼選擇?

當時我即已知道,這個房東不老實,把我當成肥羊,繼續待下去,他會一直試圖找各種理由要我付錢。可是我沒有辦法,由於法國保護房客,房東很怕房客不繳房租,所以房東一般都只租給有長期工作契約的人,或者必須要有月入三四千以上的保人。我在法國孤家寡人,去哪裡找保人?這個房間本來也只是暫時的,本來的計劃是回國定居,沒想到被行政程序拖延,一租就租這麼久。

果然這個月房東又來了,有一天我上班時收到他的簡訊,說他注意到電力有濫用情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尤其是暖氣。年底的時候會結算電力,他附上電力公司發來的與去年相比的電費使用紀錄。十月、十一月增加了17%,十一月、十二月增加了47%,十二月、一月增加了72%,一月、二月增加了77%。

看完之後我覺得這個房東實在太天才了,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使用這麼多電,而且我除了去年二月底來的時候開過暖氣,之後根本沒有碰過,因為它的暖氣裝得太爛,就在屋頂下面,那個角度我是看不到的。還有一點就是我正式簽約是去年四月,他說的和去年比較,到底是跟什麼比較?我來都還沒有滿一年,何況去年封城期間,對面的房客回義大利,不在法國(但房東卻為他保留房間,其中原因頗值得玩味),下面也可能沒有全滿。他的電表似乎就是樓上這個,不太可能有第二個電表。所以他用什麼來證明這些電都是我使用所造成的?

面對房東的騷擾和勒索,我發現正常的申訴管道行不通,可能因為我畢竟是外國人,多少被行政機關歸類到問題多多的神燈人和黑人。

我對於按規矩來,卻被這種不誠實的房東不斷企圖詐欺,求助無援,感到十分無奈。我的一位能言善道的法國朋友,表示他要幫我去講,所以我就整理好蒐證資料。對方自己跟我說,當他住院時,也接觸過社福人員,他們自己說,先生,我們比較願意幫助像你這樣的人,而不是那些攜家帶眷來享受福利的黑人阿拉伯人。

法國人出馬果然效果立現,社福助理說房東無權這樣做,這是對房客的騷擾,她會寫報告。房東和對面房客很可能詐騙租屋補助,家庭補助局可能會找他們來問話,接下來就要看是否有實際行動了。

六四天安門法國重現?

2/11,巴黎警察局送出坦克車在香舍麗榭大道上戒備
法國警察用槍頂著高舉國旗的愛國者

2月12日,自由車隊(convoi de la liberté)到達巴黎。2月11日,巴黎警察局在香舍麗榭大道上部署一整排坦克,要對付手無寸鐵前來和平抗議的民眾。2月12日,大量民眾在巴黎各地遊行,手持國旗的民眾什麼都沒有做就被開135歐元的罰單,警察對民眾無情的施暴:猛打示威者的頭部、打斷某示威者的腿並將他抬出去、對老婦人拳打腳踢。媒體如何報導?France Inter的記者嘲笑自由車隊是「蠢蛋車隊」,BFM說「啥都沒發生」,西線無戰事。無恥的媒體、獨裁的幫兇!

荒謬!馬克宏統治法國五年,從2020年起,法國就被評為「不完全民主國家」,現在經過這次類六四天安門事件,可以肯定正式落入極權了。馬克宏更厲害,連愛國都犯罪,已經超越習總加速師。真是,後生可畏也!法國人,醒一醒吧!是時候趕走這幫叛徒了!

為什麼聖燭節(Chandeleur)要吃可麗餅?

聖燭節每年都在同一日期,即2月2日舉行。

但我們為什麽要在聖燭節吃可麗餅?

這個節日首先是宗教性的。事實上,每年聖誕節過後40天,也就是耶穌在聖殿中出現的那一天,都會慶祝這個節日。Chandeleur “這個名字來自於傳統上在這個場合使用的「燭台」。在教堂裡,它們被賜福,取代火把,並一直被點燃,象徵著光明、純潔、抵禦邪惡。信徒們往往會在2月2日帶一個回家,並在他們的櫥窗里展示。

可麗餅的圓形和金色代表了太陽和光明的回歸。 的確,在二月初,白晝逐漸變長。因此,食用可利餅是對季節更迭的致敬,更確切地說,是對宣布春天美好日子即將到來的致敬。

這個節日也伴隨著迷信。如果農民在聖燭節不做可利餅,來年的小麥就會壞掉。為了確保豐衣足食,他們必須把第一個可利餅翻過來,用右手把它扔到空中,左手拿著金路易,確保它完全落入鍋中。然後將可麗餅放在一個櫥櫃的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