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幾個月以來,我們一直注意到接種過疫苗的人在紋身過程中的反應很奇怪:接種過疫苗的人的皮膚不再有任何少量出血,我們還注意到,他們的皮膚幾乎不會紅腫。這對我們的職業來說當然不是特別令人不安,但卻非常令人震驚。血液中確實有變化,皮膚不再捍衛自己了!」

在夏天之前,只有零星幾個案例,但自從大規模接種疫苗以來,差不多每個客人都這樣。只要20-30分鐘,我們就可以判斷你是否接種過疫苗,只需看一下皮膚的表現。

現在很多同事也意識到一個大問題。

我不知道這是否會過去,但打2個針之後過了5、6個月,患者的皮膚仍然沒有正常反應。

閱讀全文〈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衛生部長奧利維・維杭(Olivier Véran)在接受Brut訪問時表示,「疫苗通行證是一種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比強制疫苗接種更有效」,後面又說「我們不是要懲罰、制裁、排斥,說現在我們沒有選擇」。

首先,法國政府無權強迫民眾接種疫苗。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此一以「疫苗」為名的接種,事實上根本就是大型人體實驗。輝瑞等藥廠一方面不讓人知道配方,一方面透過各國政府對民眾施加壓力接種「疫苗」,憑什麼?

其次,維杭一開始就自打嘴巴,他那句「疫苗通行證是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徹底暴露政府的居心。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官員說法不斷改變、自打嘴巴。

閱讀全文〈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冬天最難熬的一件事

來法國超過21年,早已習慣此地四季分明的氣候,也習慣了冬天的寒冷和乾燥。但唯獨有一件事我一直很難適應,也是法國冬天讓我覺得最難熬的一件事,那就是日照時數。

之前歐盟討論了一陣子要結束夏日日光節約時間的事情,到現在我們還是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實施?每年三月底換成夏季時間,十月底換成冬季時間,每次換時間,雖然只是一小時的差距,但是身體大約都要花一週才能真正適應。夏天還好,冬天最令人不舒服的就是日光減少,換了時間之後,每天早上大約八點之後天才亮,下午五點之後天就黑了。巴黎的天氣,冬天陰雨的時候多,出太陽的時候通常較冷,但至少有太陽讓人心情好些。日照減少人就自然想睡覺,然而,上班的日子裡,太陽下山後雖然還早,但仍然有一堆事情必須處理。抗拒自然的結果就是週末非常的好睡,那種感覺很像是本來該冬眠卻被迫勞動,身體是勞動了,但是靈魂其實需要充電。早上七點去坐車的時候,都可以在車上一路坐到目的地,喝咖啡和茶才勉強醒過來。

這是我覺得在法國冬天要早起最痛苦的事。如果天氣冷的話,則會加重睡意。這裡的溫度通常到零度就已經對法國人來說是很冷的氣溫了,再低下去大家都會哇哇叫。巴黎不常下雪,但如果下雪,大家會暗暗期待公司早點放生,因為大家不習慣雪地開車,通常下雪時會害怕打滑,然後就會大塞車,甚至曾經有上坡上不去,整夜卡在高速公路的紀錄。

歐盟企圖取消聖誕節遭到砲轟後下架

取消文化的歪風正在肆虐歐洲。歐盟平等委員會會長Héléna Dalli (海倫娜・達利)認為「聖誕快樂」、「公民」等字眼有歧視嫌疑,在10月26日公布一份指南,不建議說「聖誕期間」,改說「假日期間」,建議避免宗教中出現的姓名,例如不用「瑪麗」和「約翰」,改用「胡立歐」和「瑪莉卡」,兩性和「先生」、「女士」會使中性人、酷兒變隱形人,也不能用「同性戀」,因為這個詞有時候會被反同者使用。「公民」對移民和被歧視者來說也有排他性。

此指南出爐後遭到來自四面八方不分黨派的爆轟,歐盟灰頭土臉撤回建議。法國「南方電台」記者嘲諷:「(這份指南)採用了所有「覺醒」(Woke,一種極左思潮)時尚,特別是在性別問題上。進步主義是歐盟的官方意識形態。對了,達利女士忘了說,可以講bourrique(驢子,意指固執之人)嗎,還是說它會冒犯驢子?」

此舉顯示歐盟再一次企圖毀滅歐洲文化的根基。凡企圖解體文化者,自身解體之日也不久矣!歐盟近來終於露出了邪惡猙獰的面目,支持法國退出歐盟!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

有一種距離叫做文化隔閡。那是,我來自一個國家,叫做家鄉,又落腳另一個國家,叫做異鄉。異鄉久了變家鄉,家鄉久了變陌生。家鄉的親朋好友希望我做某件事,最棒的回答就是「好」。如果有其他答案,後面往往會變得很麻煩。因為我越解釋,對方越聽不懂。我越解釋,越覺得自己遠離人生勝利組。

人生勝利組只要出一張照片,但是人生對照組,講了半天對方還是聽不懂。那不一定是他也是勝利組,而多半只是因為他不清楚異鄉的使用手冊。如果今天我是在家鄉看異鄉,搞不好也會這樣。如果我覺得某個貼文只是在說「看啊!我是人生勝利組,我什麼都有,好棒棒喔!」,那恭喜你,至於按讚,讓別人錦上添花就可以了。

人生對照組其實過得沒那麼差,畢竟,沒有比較沒有傷害,我有我的快樂和悲傷,你不一定需要看到那些傷痕,知道那些為難,那不屬於你的負擔,不需要讓你去承受。

但是請不要讓我去揭起那些傷疤,那些尷尬的處境和故事,因為即使我已經克服了,也不表示我想談論。我不需要正能量,我甚至也不需要理解,因為家鄉親友沒住過異鄉,無法理解。我只是需要你不要再問是否可以這樣那樣。當我不能符合你的期待和規矩,那也沒有關係。那就下次。如果還有下一次。😇

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

斯圖・彼得斯在他11月10日的節目「拜登和歐巴馬強姦了我。 強大的精英、名人、惡魔般的性虐待幫派」中,邀請到艾莉・卡特。

艾莉・卡特的故事和其他許多受害者有諸多類似之處,例如他們經常是被自己的親人、本應該保護他們的人、FBI、CIA、警察,甚至兒童保護中心出賣、獻祭給撒旦教。這個訪談最可貴的一點是,它是少見的第一手資料。很多受害者都要經歷好幾年才能克服心中陰影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以法國為例,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的事件中,很多人都過了追訴期而無法伸張正義。

閱讀全文〈艾莉・卡特揭露全球兒童販賣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