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的迫害

插圖:Brenda Chen

8/29上全民公審談1219事件(太極門事件),節目中也放了妹妹上次在華盛頓DC國際宗教自由高峰會的受害者家屬分享。

發現每次談這件事,我都偏理性,妹妹偏感性。這好像不能用「已經講了很多次」來解釋,因為其實我們兩人都講了很多次。

事實是這個經驗確實很恐怖,但是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很可憐。1219之前,自己活在被爸爸媽媽保護的好好的世界裡,在太極門和師兄姊做義工也都很開心,那種單純美好加上年輕無憂無慮,1219之後一去不復返。

閱讀全文〈25年的迫害〉

伊夫林省居民不用疫苗護照就可到大賣場購物

大巴黎區—習稱法蘭西島(île-de-France)地區—凡爾賽行政法庭,暫停要求在伊夫林省十四個最大的購物中心入口處出示疫苗護照的省府法令。原因是:它沒有為那些沒有的人提供獲得基本必需品的規定。

這個判決是否可能產生雪球效應?再也不需要出示疫苗護照去逛這14個最大的購物中心了。凡爾賽行政法庭於周二中止了對該省14個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的購物中心實施衛生許可的省令。該措施於周一生效,但只實施了兩天。

閱讀全文〈伊夫林省居民不用疫苗護照就可到大賣場購物〉

哈吾爾醫生被解除馬賽大學醫院管理職務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一直不畏主流「醫學」,力推羥氯奎(hydroxychloriquine)治療的迪迪耶・哈吾爾(Didier Raoult)醫生,是法國醫界在這一波疫情中的指標人物。他象徵醫界的良心,也受到不小壓力,包括曾經遭受毫無根據的貪污醜聞牽連。

8月19日,馬賽大學醫院和艾克斯・馬賽大學向《世界報》宣布,他們不想延長哈烏爾醫師作為地中海醫院-大學研究所(IHU)負責人的任期。

閱讀全文〈哈吾爾醫生被解除馬賽大學醫院管理職務〉

抗體依賴性增強(ADE)與武漢肺炎

作者:Reinfocovid團體的科學家(藥劑師、醫生和科學博士)。

研究表明,針對Covid的疫苗可能會在一些人身上引發免疫反應,這可能導致他們在接觸到野生病毒時出現比未接種疫苗時更嚴重的症狀。

重點

  • 研究表明,冠狀病毒疫苗可能會在一些人身上引發免疫反應,這可能導致他們在接觸到野生病毒時出現比未接種疫苗時更嚴重的症狀。
  • 這是因為疫苗可能引發抗體引起的疾病增強(ADE),這指的是接種疫苗者在接觸到野生病毒時,可能會比沒有接種疫苗的人遭受更嚴重疾病的矛盾現象。
  • 眾所周知,ADE是冠狀病毒感染的風險,也是登革熱的風險。ADE是一種矛盾的免疫反應,它使以前接觸過該疾病或針對該疾病的疫苗的人更容易—而非更難—受到後續感染。
  • ADE的風險可能與抗體水準有關(在接種疫苗後可能會隨著時間推移而降低),而且如果抗體來自於以前對其他冠狀病毒的接觸,也會有這種風險。
閱讀全文〈抗體依賴性增強(ADE)與武漢肺炎〉

816反對剝奪用藥權遊行與太極門案,揭露了台灣媒體

816遊行海報

8月16日,在台灣的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蓮五地,同時舉行了一場名為「反對剝奪人民用藥權」的遊行。這是一場由揭露台灣綠共的前youtuber低級黑小明擔任代言人的遊行。之所以說是「前」youtuber,是因為小明原本有好幾萬粉絲的一正一副Youtube頻道,竟然前後被直接刪除,副頻道被刪除時連警告三次都未滿,依照Youtube箝制言論的專制程度,Youtube就跟共產黨沒兩樣,他們雖然用內容不適合、違反Youtube規定來封號,但其實他們永遠不會跟Youtube主解釋真正的原因。就如中共發布的資訊必須反過來看,Youtube封號的真正理由也依樣,越被封號越表示此人觸犯Youtube共產黨的敏感訊息,並表示小明揭露的內幕非常敏感,而且可信度極高。

閱讀全文〈816反對剝奪用藥權遊行與太極門案,揭露了台灣媒體〉

【古寶】(The Dig)

【古寶】改編自真人真事,有錢寡婦Edith Pretty聘請考古學家Basel Brown去挖掘自家豪宅的土地。Brown對土壤的深厚知識,讓他一開始就找對了土推挖掘。他們挖出了一艘長達88英尺的古船被埋在地下,古船的歷史比最初猜測的維京人更久遠,可以追朔至盎格魯薩克遜時期。隨後聞風而來的大英博物館送來了一群考古團隊,更從古船上挖出了精緻的文物與器具,顯示他們有藝術文化,而非野蠻人。戰爭結束後,Pretty將這些珍貴文物捐給大英博物館收藏,這批發現被稱為近代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也被稱作「薩頓胡遺跡 Sutton Hoo find」。

閱讀全文〈【古寶】(The Dig)〉

我們的軍隊被滲透 – 法國潛在的存亡危機

Alexandre Juving-Brunet接受「法國晚報」訪問

作者:憲兵隊隊長Alexandre JUVING-BRUNET  受教於聖西爾-加爾貝將軍 2002-2005 – 前借調給國防保護和安全局(DPSD=DRSD)的聯絡官

「1991年,土倫。『我不會去打我的兄弟,這是伊斯蘭教的土地』。這是1991年一名水手對他的上司的回答,當時福煦號航空母艦正在DAGUET行動的框架內駛向伊拉克戰場。這句話是一個有其他職能的情報「記憶 」告訴我的,當時我在2011年擔任南部地區國防保護和安全局(DPSD)的憲兵聯絡官,該局後來成為DRSD。這兩個日期之間有20年,隔了一代人。

所有認為我國和我國武裝部隊的伊斯蘭化是虛構的人,都是在自欺欺人,所有那些在他們的責任要求他們譴責和打擊伊斯蘭化時掩蓋它,假裝沒有看到它的人也是如此,他們犯了危害法蘭西民族根本利益的叛國罪。

閱讀全文〈我們的軍隊被滲透 – 法國潛在的存亡危機〉

08/14 反疫苗護照遊行,200場全法上映

8月14日,全法國連續第五周抗議強制疫苗護照遊行。這次霉體說全國有21萬人,稍比上週少,我們永遠無曾知道真正的數字,但要我相信只有21萬,還是有點弱!我實地參加巴黎的其中一場,從一開始就參與的朋友說他發現抗爭人數一次比一次多。

要知道,傳統上,8月15日和12月25日是全法國最寂靜的日子。8月15日是度假的高峰,很多人都跑去放空,然而8月14日還能集合到這麼多人,規模擴大到200個城市,這表示8月15日之後,很可能會有一波新血加入,持續奮鬥。

我到了Montparnasse Bienvenüe地鐵站後一出來,輕易地認出前來遊行的人群–他們全副武裝,戴好防曬帽、手持國旗,足蹬好走的鞋子,跟著他們走就到達遊行集合地點。我們參加的這一場是愛國黨Florian Philippot所舉辦的遊行,他已經連續第39週參與街頭運動。

這次遊行路線下午三點左右從巴黎的卡塔隆廣場(Place de Catalogne)走到皇家港(Port Royal)。路線並不長,中間經過紀念普法戰爭的 貝爾福之獅 ( Lion de Belfort ) 雕像,

途中,遊行隊伍主要呼喊「自由」(liberté)、「馬克宏下台」(Macron démission !)和「馬克宏,我們不要你的健康證」(Macron, ton pass, on n’en veut pas !)。最後,在皇家港旁邊的廣場,Philippot和幾個人輪流上台演講到下午五點左右結束。

這場遊行並不是最大的一場。同行的另一位也是一開始就付諸行動的友人說,7/19那場更大,但是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我終於參加了。前幾個週末因為種種因素未能親身參與,只能在電腦前面當鍵盤俠,總是感到意猶未盡。當鍵盤俠很好,寫寫文章動動指頭就能做好事,但是親身體驗現場氣氛,更能感受該社會運動的溫度,和眾人一起唱國歌、喊口號,那感覺很美好,那提醒了我們為何而做?我們不是只為了自己,更是為了下一代。一位朋友本不想打疫苗,但因資訊混亂,最後她還是打了。政府接下來要給12歲以下的小孩接種,她很不願意兩個小孩去打針,但若不打針,小孩就不能上課。馬克宏政府現在在做的,就是極盡可能的威脅利誘要大家去打針。孰可忍,孰不可忍?父母自己可以打,但是小孩呢?他們連小孩都不放過。

「不要動小孩一根汗毛」

接下來呢?週一,佔地20萬平方公尺以上的大型商場必須要疫苗護照才能進去,再下去有可能全民都要挨針才能做任何事。西班牙有四個法院已經反叛判決疫苗護照不合法,但法國放眼只見腐敗政客,和迎合政客的狗腿議會。這件事到底會如何轉變?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