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過往,房子才會賣出去

碧玲辦離婚已經邁入第六個月,由於兩人有共同的房子,必須先賣房子才能分產。每棟房子後面都有一段故事,碧玲也是。買房子的時候,碧玲和先生的關係已經不睦,後來他們也分房而睡。由於房子很小,碧玲的先生就自己在客廳找了個角落安置出一個窩來。

碧玲的先生有時會怪碧玲,不應該在兩人關係不好的時候置產,但是他又賴著不走,說離婚後才會離開。

閱讀全文〈放下過往,房子才會賣出去〉

如何面對網路酸民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被《麥格理字典》評選為2019年的年度詞匯。這個詞表示當一個人因為某方面的行為受到批評時,也會被逐出社交圈或職業圈的現象,即便他們從前有多大的功績,一律皆被抹殺,「取消」一詞由此而來。我們在網路,尤其是在社交網絡上的存在,已經成為一種特定而不可或缺的身份,這種現象更加被強化。

閱讀全文〈如何面對網路酸民〉

這款異國婚姻

好幾年前,一個華人同事問我,你跟法國人結婚是為了紙張吧!我聽得莫名其妙,後來我了解為什麼他會有這種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的問話;那是因為很多中國人移民跑來法國,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也有很多是經濟因素,尤其是早年歐元價位高漲的時候,把在法國賺的辛苦錢拿回家用,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援助。他認為我從台灣嫁到法國,也是同樣背景和心態。……

在法國的華人移民,根據維基百科,經過非正式的統計(法國刻意不對各種族進行精確的統計),大約介於60-70萬人,只佔法國人口不到百分之一。1975年越戰結束後,法國政府接納了大量昔日印度支那(越南、寮國、柬埔寨)移民。這批移民之中有許多屬於潮州人和廣州人。由於印度支那華人最常使用潮州話和廣東話為,這兩種方言也是商業上和社群內的語言。

閱讀全文〈這款異國婚姻〉

台法禮節,中西有別

如果你問我,法國人禮不禮貌,我的答案是:見仁見智。普通的法國人還是有女士優先的傳統,以及通過門時,會幫後方人拉住門的習慣。此外,行車時,行人最大,這是交通法規向來的規定,所以在法國走路,行人有時候會有恃無恐,覺得反正車子要讓我,就不管是不是紅燈、是不是車子開得很快,還是給他大搖大擺地走過去。這種情形在巴黎等大城市特別明顯,其他地方由於車流量較小,且一般來說外省空間較大、人沒那麼多的情形下,行人和駕駛也相對放鬆。前幾年我回台灣時,台灣仍然是駕駛最大,明明是行人優先的時候,駕駛經常還是要衝過去,還回敬你幾個喇叭,近幾年感覺稍稍改善一些了。

有一個傳統是台灣所沒有的,那就是兩個人當天第一次見面時,在開口說任何事之前,一定要說「日安」(Bonjour)(視情形而定,如果晚了就用「晚安」(Bonsoir)),而不是一開口就開始講事情,即使是親密的家人也一樣。我們會習慣用「哈囉!」但不是絕對。即使用我們習慣的「請問……」也不夠,最好還是以「日安」做為開場。他們對此十分堅持。

閱讀全文〈台法禮節,中西有別〉

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

20年前我剛來法國時還是個外國學生,那時候我對法國公務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每次去Préfecture(省行政公署)辦居留證時苦苦等候的經驗。有一次因為等太久睡著,在睡夢中聽到叫號但已來不及,只好等輪完之後再次叫號。

20年後,我住的城市也有了(副,sous-)行政公署。每天早上八點多,我在上班途中都會經過公署門前。那前面永遠排著長長的人龍。後來發生新冠疫情必須保持安全距離,人龍就拉得更長了。在巴黎有些公署,甚至要一大清早就去排隊,時間到了沒有人會理你,下次請早!

閱讀全文〈法國公務員:只要一進去就再也不會想出來〉

光說不練的生活教練

有位女友是上班族,在一家前身是國營事業的大公司工作多年。她對個人成長極為感興趣,上了好幾門課之後,決定自己也來當生活教練,教人找出目標、獲得心靈平靜等等。

我觀察到她經營的粉絲專頁沒什麼動靜,貼文大約一週一次,按讚次數也很少。猜想她大概沒有很多客戶。後來我想到Robert可以幫她,就介紹Robert擔任她的職場教練。談的時候她很有興趣,金額也都說OK,但等到我來處理收款事宜時,她卻說她要去度假,沒有那麼多錢,我就說那頭期款你付一半可以嗎?她說可以但是希望下個月度假回來時再付。

你猜,她後來有沒有付錢呢?

閱讀全文〈光說不練的生活教練〉

能者多勞的真相

credit : Aarón Blanco Tejedor

我參加幾個協會組織,其中有一兩個是我長年參與義工工作的。由於我本身唸法文出身,也能通英文,大學時代就開始做翻譯,將近30年來,我翻譯過各類文件:法稅、藝術、文學、資訊……,也從一開始只能英翻中或法翻中,到後來雙向皆通,而且交件速度快,所以協會很喜歡找我做翻譯。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翻譯文件都是急件,程度只有「三小時後要交」、「六小時後要交」這類,明天或過幾天再交就好的,通常是少數。

本來法文就是少數民族,法文人力也需要培養,義工都是自願,我也知道沒那麼容易找到有意願又有能力的幫手。十幾年裡,法文翻譯連一隻手的數量都數不夠。我也習慣了這種永遠都很趕的節奏,心想,反正能者多勞,可以就多做一點。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開始是否一切都用「能者多勞」總結就夠了?

閱讀全文〈能者多勞的真相〉

尋找三隻猴子

日本東照宮三猿像。出處:維基百科

法稅抗爭已過三十天,只換來三十秒的接見;

二十四年來就是這天,七天後即將決定命運;

是誰說,法院判的不算數;

是誰說,年紀大了會忘掉;

官員無視人民的血淚,更無視於公理與正義;

苗栗不只是一塊土地,也是法治國家的標誌;

拍賣成功獎金進口袋,侵佔民產大禍即將來;

是福是禍只能問良心,只嘆看不懂民間疾苦;

三隻猴不見不聞不言,古老智慧流傳全世界;

最後一次的挺身而出,吾身存亡將預示禍福。

疑似得新冠肺炎還到處爬爬走的青少年

credit : United Nations

週日的時候,少爺突然抱怨不舒服、喉嚨痛,但是沒發燒。緊張的老爺很怕他得了新冠肺炎,趕緊找檢測點要測病毒,但因適逢週日沒營業,只能等週一。

俗語說皇帝不急,急死太監。老爺緊張得半死,少爺仍然照常行動,端坐餐廳吃著老爺買來的外帶。問他為什麼不在自己房間?他說他有權吃飯,我說,吃飯可以,但你既然不知是否得新冠肺炎,吃也要進房間吃!他沒理我。

閱讀全文〈疑似得新冠肺炎還到處爬爬走的青少年〉

【天劫倒數】(Greenland)

我去看這部片是匆促決定的,因為我已經一個月沒使用電影卡了,還有就是趁著38度酷暑去吹吹冷氣。

這部電影讓我想起多年前的【彗星撞地球】,但這部片要精緻、描寫入微的多。劇情是描述彗星群「克拉克」接連衝破大氣層,造成世界各地嚴重傷亡。約翰正與太太艾莉森處於尷尬地復合階段,兩人有一個罹患第一型胰島素的七歲小孩納森。正當此時,一家人突然接到總統指令,被選上為撤退對象。在撤退過程中,他們經歷了人們互相搶奪資源並不惜大打出手、家人短暫分離的場面,那種末日景象對照今年的新冠疫情與各種災難,很像是某種對照與預警。

演員們都表現得很好,沒有冷場,這場災難也等於是給這個脆弱的家庭一個重生的機會,讓父母與小孩的心重新連在一起。災難場景做得相當逼真,暴動也合情合理,滿意外看到這樣一部精彩的影片,順便吹了兩小時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