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卡洛醫生談武肺治療與同理心危機

麥卡洛醫生在一場演講中提到了以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進行武肺治療,講到病人在絕望無助中獨自面對死亡,說到泫然欲泣。

這樣的醫生在現在實在不多,很多醫生不是利慾薰心,就是被恐懼吞噬,就連一般人都會反對用藥品仿單外標示使用,因為他們相信有偏見的研究報告。我記得去年就有朋友反對用羥氯奎,因為主流媒體大肆報導它的「無效」和「有毒」。但如果那個得了武肺的人是你,尤其是在去年疫情剛爆發大家啥都不知道的時候,在資訊一片混亂的情形下,如果有醫生告訴你,先生女士,武肺現在沒有可用的藥,但是我知道羥氯奎或伊維菌素早期使用可以有很高的痊癒率,你願意試試看嗎?即使醫生老實說:我不能保證0失敗率,但是我治療的病人成功率很高,我想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病人會願意試試看,至少,醫生沒有放棄他,沒有明明知道有藥可醫,卻怕被醫師工會或主管機關處罰,而眼睜睜看著病人拖成重症。

什麼是同理心危機?不讓醫生使用現有藥物治療、強制疫苗注射,都是同理心危機。我們不去聆聽自己的心,卻一味接受權威的指示。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