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夫婦的真實身份呼之欲出

布莉姬・馬克宏

2021年底,網路盛傳馬克宏的老婆是男人,調查的獨立記者Natacha Rey被警方突擊住所、拘留,帶走一切資料並被警方曉以大義後放人。幾個月來,不斷有資料釋出,顯示此訊息並非空穴來風。再看了數則推之後,我不得其解,也開始找網路資料研究,整理出一個大概,簡要如下:

布莉姬・馬克宏(Brigitte Macron)原名尚-米歇爾・托涅(Jean-Michel Trogneux),官方資料說,布莉姬是尚・托涅的第六個孩子,出生在1953年4月13日,尚-米歇爾是她的哥哥,出生在1945年2月11日。布莉姬在1974年嫁給銀行家安德烈・奧捷(André Auzière),1989年36歲時遇見當時是她學生,只有17歲的馬克宏,愛得轟轟烈烈後於2006年離婚,2007年嫁給馬克宏。

以上是官方說法。

然而,根據幾位獨立記者調查後,真實情形很可能是:

托涅-馬克宏族譜推論 source : http://pressibus.org/gen/trogneux/

布莉姬是不存在的人物。尚-米歇爾和凱瑟琳・歐端(Catherine Audoy)生下Sébastien、Laurence、Tiphaine,後來凱瑟琳嫁給尚-路易・奧捷(Jean-Louis Auzière),奧捷成為三個小孩的養父,並冠上奧捷的姓氏。

尚-米歇爾另與Véronique Dreux結婚生下兩子尚-賈克・托涅(Jean-Jacques Trogneux)和瓦萊莉・托涅(Valérie Trogneux),推測在1970年代變性並擔任教師。當「她」和馬克宏在一起時,馬克宏15歲,她47歲,尚-米歇爾・托涅當時應該要被以引誘未成年人罪刑,而不是被主流媒體報導成浪漫愛情故事。

甚至連馬克宏的身世亦不是非常清楚。他在十二歲之前幾乎沒有任何照片,這對一般人來說很不尋常。他就像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生物,突然變成政界熱門新星。

政界大老Jacques Attali曾經自誇:「馬克宏是我發掘的,甚至是我徹頭徹尾創造的。」這個說法可解釋成馬克宏是他捧出來的,但深層政府總是喜歡把事實擺在韭菜面前,因為韭菜會當成故事,而不會相信那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有沒有可能,他是用某種形式,創造了馬克宏的肉身?我們不知道。

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尚-米歇爾・托涅與Véronique Dreux的兒子尚-賈克・托涅與馬克宏驚人的相似?

有一位官員曾經在馬克宏訪問當地時,禮貌性詢問總統,他住在附近的妹妹Estelle的消息。馬克宏轉向布莉姬,他連自己的妹妹在哪裡都不知道,所有的家庭事務都是布莉姬掌管。

布莉姬的性別並不只是變性這麼簡單。如果法國人當年知道事實,他們還會選馬克宏嗎?如果他們知道布莉姬是變性人,知道布莉姬和馬克宏在一起時馬克宏只有15歲,從浪漫愛情故事180度轉彎變成不男不女的變性人強暴未成年人,你還會投馬克宏嗎?

有那麼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事實」都建立在媒體與菁英建構起來的謊言上,就如馬克宏在高中時飾演的稻草人,外表美輪美奐,一戳下去全是空的。

在菁英階級中,幾世紀以來,有一個R朝代靠著一支特別的血脈,完成他們在世上的使命。他們會將這血脈的人放在特定的位置上,在特定的時間,執行特定的任務。

  • 此朝代的小孩由知名或匿名的父母生育,有時透過試管孕育。
  • 他們在完全秘密的情形下成長,只在官方資料上留下很少資料,方便編造其生平。
  • 在特定時期,通常是青少年,他們在精神上被毀滅,以便菁英階級進行腦控(MK Ultra, mind control),實行路西法式的魔鬼上身。
  • 通常,菁英階級會透過肉體精神的折磨(強暴、折磨、強迫殺害別的小孩、參與撒旦儀式等)來摧殘當事人
  • 此時,受害小孩會受制於一個「代理人」,此人參與傷害小孩的儀式,操縱小孩的心理。
  • 小孩逐漸參與社會化過程,並擔任他們被指定的職務,直到完成任務為止。

根據qactus網站,一如梅克爾、特魯多,馬克宏也是標準的兒童受害者,他非常可能受制於布莉姬/尚-米歇爾,隨時聽命於其指示。

對於主子來說,當事人的命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完成任務。如果他或他的複製分身被暗殺、頭部中彈,那就是他任務的終極犧牲。此犧牲的功能可能是:

  1. 這會反向重演天主教好國王(路易十六,死於230年前的1月21日)被暗殺的結局
  2. 這是魔鬼獻祭的上選
  3. 透過領導的死亡,等於宣告法國的死亡。法國因是第一個受基督教教化的國家,因而有「天主的第一位女兒」之稱。
  4. 這會是對人民的極大傷害,因而能進行下一階段的佈局,如取消選舉、施行戒嚴、斷然轉換典範,並施行「新世界秩序」……
  5. 法國一旦淪陷,反基督的時機也就來了

馬克宏執行實施對所有人疫苗護照,疫苗的內容物已有越來越多證據浮出水面,在此不多著墨。此護照實是路西法洗禮注射,呼應以色列首相所說的,當所有人都接種後,其摩西將會降臨。

預言說,苦難將會在東西二高位人士去世後開始。

知名義大利心理學家Adriano Segator根據馬克宏生平與競選影像分析,馬克宏是個精神病患,這並不是污衊之詞,而是事實,他在未成年時,就被這個對自己有權威作用的人給控制住了,他的人格成長停留在15歲,他所做的一切只為自己,為了自己被設定完成的任務。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