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或將引爆法國脫歐導火線

法國薰衣草農抗議歐盟新規定,出處:MARSEILLE NEWS

歐盟的一項法規草案可能將薰衣草列為危險植物,新法規可以強制要求在瓶身上張貼警語。這項法規重新燃起法國人退出歐盟的呼籲!

歐洲人使用薰衣草已經有二千年以上的歷史。早在羅馬時期,羅馬人就已經使用薰衣草作為身體與衣物的芳香劑。中古時期,薰衣草的消毒功能獲得公認,

在16世紀,蒙彼利埃學院研究了薰衣草的藥用價值。它是一種著名的滋補品,在西班牙的某些地區還應用為抗糖尿病的藥物。此外,在20世紀初,一位燒傷雙手的調香師-化學家通過用薰衣草油沖洗雙手,得以防止壞疽的發生。在法國的醫院裡,包括薰衣草在內的精油被使用了幾十年,用於消毒空氣,從而阻止微生物和真菌感染。

薰衣草精油眾多的適應症和無害性,使它成為現代芳香療法的旗艦之一。在印度的阿育吠陀醫學中,它也被用來緩解伴有消化系統疾病的抑鬱狀態,以及被藏傳佛教醫生用來治療某些精神疾病。在智利,它被用來調節月經量。

滴兩滴真正薰衣草精油(L. Angustifolia)在睡衣的衣襟上或枕套上,據說可以促進快速睡眠和安眠。它在香水、化妝品和洗滌劑行業用途亦極為廣泛,例如,一些創意廚師會用它來為冰淇淋調味。

對於法國蒸餾廠來說,薰衣草具備諸多公認的優點,例如抗炎和舒緩。最終,所有的精油都將受到這一歐洲法規的威脅。

這一消息在法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一位推特用戶在分享這一令人震驚的消息時寫道:「我們要給這些歐洲官員多久時間,讓他們用『標準』為藉口,讓我們整個古老貿易破產?」

法國脫歐世代(Generation Frexit)領導人Charles-Henri Gallois回應了法國公民的擔憂,他說:「不管是薰衣草精油或乳酪,歐盟想要控制和消毒一切。」

「是奪回控制權,為自己決定我們的未來、我們的標準、我們的法律和我們的社會模式的時候了。」

薰衣草禁令計劃是由布魯塞爾在2016年首次提出的,歐盟法規將該植物與化學毒素做聯繫。

大約有1500個生產者種植薰衣草,整個產業有3萬個全職工作,其中包括為法國南部數以百萬計的遊客提供餐飲服務,這些遊客是為了欣賞紫色田野的全景而來。

對許多人來說,普羅旺斯是薰衣草的代名詞,包括用於香水、化妝品和芳香療法的優質薰衣草,以及被稱為醒目薰衣草(lavandin)的混種薰衣草。醒目薰衣草價格較低,用於香皂、洗滌劑和空氣清新劑的香味。

甚至歐盟委員會也承認,任何物質的含量都取決於它所接受的陽光量和它所來自的土壤類型,很難被歸類為化學品。歐盟當局在2016年與薰衣草種植者會面,尋求幫助生產者遵守法律的方法。但從那時起,事情似乎沒什麼變化。

法國生產商並不反對在其產品上提及潛在的過敏風險,但他們堅決反對在工業生產過程中使用的化學品(如鹽酸或清潔產品)上出現的那種災難性標籤。此外,生產商將自己負責進行化學分析。此外,許多薰衣草生產者是小農,無法負擔昂貴的程序。

歐盟是全球主義者的代表之一。這次荒謬的指控法國薰衣草是危險植物,不禁令人想像是要破壞誰?又要圖利誰?薰衣草可以舒緩疼痛、有助入眠,是芳香產品包括香水中的重要成分,薰衣草可以泡來喝當晚安茶,可以製作薰衣草蜂蜜、乾燥的薰衣草可以放在衣櫃裡防蛀蟲同時芳香。有這麼多好處的植物如果是危險植物,那早就死一票人,也不會流傳二千年了。

難怪法國人會說:與其禁止薰衣草,還不如退出歐盟!全球主義者想要喧賓奪主,奪走法國人在自己土地上生存的話語權、否認幾百年的飲食傳統與民間醫療智慧,是該砍斷這隻貪得無厭的手,重新取回主權的時候了!

文章參考出處:

Marseille News : https://www.marseillenews.net/la-decision-de-lue-dinterdire-la-lavande-declenche-lappel-frexit-en-france-ne-touchez-pas-a-notre-lavande-monde-nouvelles.html

Passeport santé : https://www.passeportsante.net/fr/Solutions/PlantesSupplements/Fiche.aspx?doc=lavande_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