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會亡國!法國前部長菲利浦・德・維利耶揭露疫情背後真相

法國政壇高級官員、作家,菲利普・德・維利耶(Philippe de Villiers)於今年四月出版新書「明天過後」(Le Jour d’Après),評論馬克宏的防疫政策,並揭露主流媒體刻意不報導、疫情背後的內幕。該書上市後迅速成為暢銷書。5月16日,德・維利耶接受法國南方電台(Sud Radio)訪問

菲利浦・德・維利耶是一位傳統派法國政治人物。他在擔任旺代省(Vendée)副省長時,創立了夜間表演節目「系列電影」(La Cinésérie),後來他轉變為知名的戲劇城布衣杜福(Puy du Fou)。他曾任部長、議員,著作多本文化思考書籍,捍衛法國傳統基督教文化,他反對法國伊斯蘭化,認為是法國衰落原因之一。

他在法國有一定知名度,但也不是特別知名。畢竟他年事已高,退隱政壇多年,一直要到最近出了這本暢銷書之後,德・維利耶的人氣再次上升。畢竟,再過幾個月就是總統選舉了,他的大動作不免引人遐想。

不管他背後有什麼政治考量,但觀眾可以感受到他熱愛法國文化,而這份濃郁的感情,化在他的字裡行間與言談之間。身為作家、文人,他用巧妙的文字精準描述法國人面臨的現況。光是這點就已經非常不容易,因為在現在的馬政府治轄下,只有一種聲音才是正確的,那就是政府的意見與指令。大部分的主流媒體都已經腐化了,德・維利耶直指,知名的世界報(Le Monde)拿了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錢,相信世界報不會是唯一一個。放眼法國,獨立、敢言的媒體屈指可數,但又何止是法國呢?他在訪談中表示對於這本書如此暢銷感到驚訝:「這本書的成功,表示有非常多的法國人通過購買這本書,表達了他們對這話題的憤怒、怨恨、苦悶與厭倦。他們怎麽能這樣做呢?他們怎麽會錯得這麽離譜?」

德・維利耶進一步指出,馬克宏有兩位精神導師,一個是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狂人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一位是法國政壇人物與作家賈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馬克宏為了獲取右派選民的選票而與德・維利耶尋求他的支持。兩人起初關係不錯,直到德・維利耶發現馬克宏沒有尊重他要求馬克宏做的事,感覺遭到背叛。他如此敘述兩人的對話:「我告訴馬克宏,未來的總統將被審判,不是看他改變了什麽,而是看他拯救了什麽」,他對我說:『什麽?拯救什麽?』我說:「承重牆,那是權威、是主權、是自由、是身份認同、是安全,而承重牆,4年來,在他和他的前任已經開始的時候,他卻讓它坍塌。」

德・維利耶亦談到馬克宏主義(Macronie)。馬克宏主義包含三個信條。第一個信條是歐洲主權(souvereine européenne)。從法國主權轉化為歐洲主權。馬克宏希望歐盟委員會來做這件事,不要由法國管理。這是一個嚴重的舉措,意味深長。意味著法國將自身事務交由他人管理,德・維利耶引述查爾斯-帕斯瓜(Charles Pasqua,法國前內政部長)對他說的話:「菲利普,一個國家不管自己的事,就沒有人會為它做任何事。就這樣。」

第二個信條,是多樣化的初創企業(start-up)。德・維利耶說,現在他們苟延殘喘,「在養老院吊點滴」。德・維利耶說,馬克宏曾經告訴他:『「我想讓法國擺脫社會主義。」什麽是社會主義?就是當稅收負擔超過45%的時候。』德・維利耶說,現在法國「已經到了60%。史達林夢想的事,馬克宏做到了。法國的強制扣除額高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我們是一個真正的集體國家」。而法國經濟隨著疫情更為惡化,負債達到國民生產毛額的130%。

第三個信條是快樂的全球化。賈克・阿塔利、阿蘭・明克(Alain Minc)提倡全球化,表示沒有必要庫存,如果需要的話,向其他國家購買即可。在全球化的烏托邦催眠中,「我們所有的產業都外移遷。我們謀殺了鄉村。我們創造了黃背心,同時,我們發現自己完全窮困潦倒。法國人發現法國是一個被降級的國家,我們藥品的80%的有效成分來自亞洲。這是個災難。」這番話回應2020年疫情剛爆發時,法國本身竟然沒有足夠的口罩存量,因為2009年H1N1流行時,法國準備了足夠庫存,後來政府認為準備這麼多口罩太昂貴,如果需要向中國進口就好了。誰都沒料到後來會發生全球新冠肺炎。

他並以自身經驗與資料,指出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有許多造假之處。更令人震撼的是,他說這場疫情,早在2019年紐約就已經預演,而且有影片紀錄。他特別指責馬克宏政府的一點,是在馬克宏-施瓦布-阿塔利信仰的世界大重置中,他們謀殺市中心小店、圖利大型賣場,利用新冠疫情來完成他們的「新經濟」大業,並從中獲利。馬克宏也無視於「社會的人工昏迷、經濟的死亡,因為管理我們的人,他們對整個社會實施了一個致命的計劃。是的,完全如此。而我們不談這個問題。我們不談論年輕人的自殺問題。我們不談接種疫苗後出現的長龍,不談商業法庭書記員辦公室前排隊的隊伍,不談所有申請破產的小企業主。」

法國五月通過的「健康護照」(pass sanitaire)自然也是熱門話題之一。德・維利耶再度語出驚人:健康護照早在2019年9月12日,在布魯塞爾委員會和歐洲國家元首理事會的倡議下,與世衛組織的峰會上決定的。為什麼這一群人會在疫情尚未發生時就決定要推出健康護照?德・維利耶直言,他們早就知道了,這一切都是有計劃的。主持人語帶謹慎的警告他,這樣說會被貼上「陰謀論者」的標籤。德・維利耶回答得很好:「陰謀是在你撒謊的時候。當你說實話的時候,你不是陰謀論者,說謊者才是陰謀論者。比如說,如果奧威爾(註:『動物農莊』、〖1984〗作者)今天回來,我想他會任命維杭(Olivier Véran,法國衛生部長)博士為真理部長,所以請不要給我戴上這頂大帽子。我說的是實話。」誠哉斯言!

德・維利耶進一步指出,健康護照並不只是疫苗護照而已,其影響更為深遠,它建立的是每個人的數位身分,通過生物辨識、臉部辨識、虹膜,對人類進行無所不在的定位、控制與跟蹤,對一般人民進行數位極權。主政者一旦嚐到全面控制的甜頭,就很難再將權利還給人民。

閱讀本書讀者以及訪談的留言,很多人都表示讚賞。德・維利耶此次訪談在Youtube上的觀賞次數逼近57萬次,有1.8萬個讚,在法國亞馬遜得到4.6的高分(496評分),有些人更直接說,德・維利耶先生,回來吧!有些人讀完這本書之後如夢初醒,但自問:接下來呢?我們能做什麼呢?


問得好!我想,我們這些小韭菜們,不管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可以做的就是傳播另一種聲音。

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系統,就是讓我們相信這世界只有一種說法,這讓很多人都對世界有一種僵化的概念而不自知。在某種意義上,電影『楚門的世界』是為我們寫的。我們都是楚門,生活在一個道具屋裡,有時道具露餡、天花板的夾板沒接好,會讓人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但生活是如此高壓,大多數人都沒有力氣再去多想,只能滿足於小確幸。

我們沒力氣多想,是對誰有好處呢?誰說學校教的、書上寫的就是真實的呢?

話說回來,你也不要相信我,不要相信任何權威,也不要因為支持某個人、某個政黨,就無條件支持他說的任何話。有時候某些人說某些話,並不是表面上的意思,也不一定是欺騙。建議你自己去尋找答案,自己做判斷。

看到一個故事,很適合為這篇文章下一註腳:一位非洲智者講述世界的歷史。幾乎世界的古老文明,都有自己的習俗、文化和信仰。今天,很多地方都已經失去了自己古老的習俗與文化,這些古老文明被現代教育貶為未開化和蠻荒。但在被我們遺忘、智者帶著文化記憶消亡的寶藏中,其實有比現代科技更先進的文明,那就是我們的心靈。

一些古老的民族都有自己的醫生,不管是我們口中的巫醫或是中醫,他們是真的能治病。在中國,古代神醫扁鵲、華佗,都有以感應測知疾病的能力,而那個年代是沒有X光這些東西的。為什麼現代的醫生不再能像扁鵲「治於未病」呢?我們一定要依靠昂貴的診療器、檢測器才能測出病症嗎?

就像那個報導說的,現代的西醫,治的也只是皮,而不是我們的精神。然而我們的精神會影響肉體,因為我們是「靈」、「肉」合一的生物。不照顧靈魂,只專注肉體,只能事半功倍,如果靈肉合一,同時照顧,合乎整體醫學的概念,人,就能回到完整的「一」的世界。這個「一」不是全球主義的數位極權式的「一」,而是真正的與宇宙「天人合一」,沒有二元你我分別。如今,阻礙我們達到「一」的,就是現代文明的知識障,因為他讓我們相信,我們的文化不值錢,我們的直覺、本能是迷信、亂想。……那麼又如何解釋,「靜坐」能讓我們靜中生智慧?有時候一些無解的答案、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天外一筆,就能讓我們豁然開朗。

是時候跨越那道牆。菲利浦・德・維利耶熱愛法國,這份情感令人動容。文化之美在於心。他要恢復法國基督教傳統基石,因為文化是國家的根,法國今日的沒落,部分來自法蘭西文化的沒落。他的起身呼籲,是對讀者的啟示,疫情的結束,需要每個人回頭找回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自己的心靈!當我們與自己、與他人、與宇宙連結,我們自然能知道疫情下,人類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