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霉體的數字遊戲

7/24法國(上)義大利(下)各地示威(節選)

7月24日,第二波大規模反對強制疫苗護照的遊行,同時在法國、義大利、英國、澳洲展開。法國本土有一百多場遊行。可笑的是法國的霉體和馬克宏政府一唱一和,報出了全法國161000參與遊行的數字。各位讀者,您看照片上的人潮,您覺得有可能嗎?7月26日,民間自行統計,有人說有180萬人參加遊行,給政府極大壓力。擔任橡皮章的參議院和國民大會稍微讓步,規定購物中心與餐館露台不再需要疫苗護照,且不再強迫12歲以上青少年接種疫苗。

但依我之見,這都是不可靠的。由於政府目前沒有抗衡勢力,他們愛怎麼訂法律就怎麼訂法律,甚至馬克宏說一句話幾乎就等同法律。他們在一年多來的政策,可以看出他們根本就不把人民放在眼裡,他們只在乎他們的大重啟議程。政策上的反反覆覆只是做個樣子而已,韭菜會覺得它們漫無章法,其實他們真正在意的是有沒有及時推動他們的議程。人民要什麼?WTF?

這股遊行的人潮前所未見,過去幾年,馬克宏政府喜歡趁著夏天大家去度假,偷偷摸摸通過一些不利於人民的法律。神不知,鬼不覺。

但這次不一樣,或許大家也沒辦法安心、沒有錢好好出門度假,每一隻眼睛都在馬克宏7月12日目中無人的演講後,意識到這次必須起來反抗。馬克宏7月25日甚至宣布「疫苗是唯一的出路」:

沒錯,當他把用了幾十年的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列為危險藥品,又宣布武漢肺炎無藥可醫,當然更不會提傳統草藥的功效,實驗性疫苗就成為唯一的解決之道。

上週,民眾在Chambéry市政府取下他的肖像,7月24日,民眾在Poitiers市政府取下他的肖像、踐踏、撕毀,然後丟出窗外。這不祥的一景顯示出民眾不滿的情緒日益高漲,而馬克宏與閣員談話中屢次流露對民眾的傲慢、不屑,將全部責任都丟掉被剝奪權利的民眾身上。他利用霉體向民眾進行造神,說大多數的法國民眾支持疫苗護照、說法國人支持馬克宏政府。但事實擺在眼前,先是透過地方選舉狠狠打了執政黨一巴掌,然後體現在撕碎的肖像中。

Poitiers民眾撕毀馬克宏肖像

首先,大規模示威還不算什麼,因為馬克宏不會輕易退讓。歷史證明,民眾權利一旦被奪走,當權者多半不會主動還政於民。民眾要回他們的天賦人權,必須起而聲討。當年黃背心運動疑似被索羅斯干預,馬克宏政府污衊黃背心是滋事份子,造成此民間運動功敗垂成。

到目前為止,兩次大規模示威大致平和無爭端,只有在巴黎起局部衝突。人民若只接受馬克宏政府小規模退讓,那是不夠的。馬克宏政府的反覆都只是作態,他們很清楚他們的方向,因此中間的反覆都只是裝模作樣。現在已經到了攤牌的時刻,馬克宏政府必須結束,人民才有希望。人民必須要求撤銷虛假的緊急狀態,因為這場虛假的疫情,根本只是一個藉口,一個掠奪人民權利,促成專制極權的藉口。以馬克宏的個性,他不可能就此罷手,人民也不可能等到明年總統大選。

除了馬克宏下台,我看不到其他出口。而且誰來接班,也是一個問題。雖然現在我們沒有答案,但人民總算覺醒了!這只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