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中國人說中文的說謊大師

Lucas很喜歡打電話給表哥Eric,因為他是少數會接電話的表兄弟,而且跟他講電話非常歡樂。

此人是個說謊大師,說謊已經如臻化境。不認識他的話,真的會被他唬得一愣一愣。Lucas跟他講到踢足球的往事時,我聽到他說他去Roubaix, Villeneuve d’Ascq, MAC的球隊踢過,想說這人待過這麼多球隊啊!

後來我唱了方才學的LOSC球隊歌給他聽,Lucas說翻成中文是什麼?我一時答不上來,結果Eric竟然說他會,還說我是台灣人,台灣人不會講中文,然後用胡扯的中文唱出來,非常有自信,我也沒有揭穿他。lol 想到上次他還要教我說中文,這個人真有病,但很好笑。

Lucas說,MAC是4e division很爛的球隊,Roubaix和Villeneuve d’Ascq是二級球隊,他怎麼可能都待過,而且以前他們一起長大,他很清楚實情,Eric踢得很爛,經常球過了但是人沒過(把人絆倒但沒踢中球),但是Eric不知道為什麼還是跟他胡扯一堆,可能因為他都沒揭穿,只是有時候很難忍住不笑。

Eric又扯到說他去當警衛,Lucas說可是你怎麼會選擇這條路呢?你並不暴力啊!Eric竟然強調說:「不,我很暴力的!我沒有繼續踢球,是因為我有一次在廁所裡痛打三個男人,最後被禁賽!」lol

其實Eric是個膽小鬼,當年Lucas打拳擊,邀他一起來時,他就推辭不上場,但為了要表示他勝人一籌,只要你說你會急救術,他就會指導你急救方式,說得天花亂墜、幾可亂真。他其實很聰明,很快就能從對話中彙整學習到皮毛,並且學得唯妙唯肖,因此能騙過很多不認識他的人。但如果你說破他,他就不會想再跟你說話。

最後最好笑的部分,是Eric講到他兒子的時候。他兒子出現時,他們開了攝影機。一個紅髮男生,大約160-170cm高。Eric說他兒子把披薩都吃完了,他兒子說不是他吃的。Eric說他兒子本來踢足球,但因Covid退出兩次,現在要去踢橄欖球。他兒子在旁邊露出會心的微笑。當Eric介紹說Lucas是兒子的大舅,兒子一邊招手說哈囉,一邊緊閉嘴唇、睜大眼睛,一邊搖頭,似乎是在說:「不要相信我爸說的話!」當Lucas說:「我認識你爸四十年了。」這個十四歲紅髮少年鬆了一口氣,笑顏逐開。他想必看過不少爸爸胡說八道的受害者^^。

在旁邊聽先生胡扯一堆的Eric太太,大概聽不下去了,就大吼一聲:「趕快出去遛狗!」

Eric順從的說:「好、好!」然後就快速結束談話閃人了。

這個Eric年紀和Lucas只差一歲,當他們大約12歲時,受邀到一起踢三人一組街頭足球的玩伴家吃可麗餅。他們放了Queen的音樂,兩個小男生飢腸轆轆,30幾個可麗餅,媽媽都還來不及上菜,兩個小男生就吃完了。小男生家長想必受到很大的驚嚇,因為隔天Eric又跑去敲門時,小男生說:「對不起,我不能開門,我爸媽說你們沒教養。」結果Eric的回答非常超齡:

「我們幫了你一個大忙耶,讓你加入我們的街頭足球隊,你怎麼能這麼說!」

小男生還是說:「是的,但是我爸媽禁止我再繼續跟你們往來,對不起。」

長大之後,Lucas事業成功,在直銷界頗有名氣。有一次當他在做Jeunesse時,Lucas有位夥伴跟他說,他遇到一個行銷高手,說他是Lucas的親戚,他的本事都是跟他學的,他在巴黎辦的三千人大型活動,都是他去策劃的。Lucas心想誰會撒這種大謊,當他問是不是Eric時,對方說沒錯,Lucas說:「那是我表哥,不要跟他往來。」沒再多說。

Eric除了是個說謊如呼吸般自然的騙子之外,也是偽造文件的高手、P圖的前輩。1970年代,他就偽造了小學畢業證書和各式證書。Lucas的外公Ben最疼愛Eric,每次暱稱叫他Vivil。當Vivil拿小學畢業證書給他看,外公對Lucas說,誒,為什麼Vivil有小學畢業證書,你們一起上學,你卻沒有呢?Lucas說,我不知道,其實他們兩個一直蹺課,當然不會有畢業證書。後來Eric的爸爸發現他偽造文件的行為,把他痛打一頓。

我們無法證實他是否還繼續偽造文書,但是從他繼續信口開河的行為來看,如果有的話也是一點都不令人驚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