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幻覺

這陣子去探望幾次一位罹癌長輩,他的病拖了六個月才確診(哎法國的醫療體系啊…..),雖然完全不確定早點確診,在西藥體系能夠多一點機會,但現在變化之快速令人嘆息,醫生已經表示不能開刀了。這真的很像爸爸當時,一樣沒有開刀,前後並沒有多長時間。爸爸做什麼事向來都是很俐落,不囉唆,連生病也是。
回頭看看自己的母親、阿姨、大舅、二舅,爸爸自己已經先走一步(據說現在在另一個世界快樂又逍遙常常開趴–>好啦開趴是我加工的,輕鬆一下啦),爸爸那邊的親戚年紀也都不小了,有的身體也不是很好,突然有種危機感,有機會要見面,不然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搞不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尤其我們散居各地,動如參與商,誰知道下次會合是幾時?
好幾年前看過一部2011的浪漫愛情片「真愛挑日子」(One Day),故事講兩個大學同學,明明對彼此暗生情愫,也差點發展一夜情,卻還是決定維持朋友關係20年,等到他們最後終於互許終身沒多久,女主角卻被撞死。夫妻「做人」不成功的遺憾,很快變成相處時間太短暫的遺憾。
人生很短,10幾20歲的時候會覺得活到40歲以後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但等你真的到了40歲,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太快,快到你來不及悔恨。時間很多只是幻覺,我們會覺得時間很多,是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會活很久,其實我們能擁有的只是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既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只是內心的想像。如果這所有的故事只是想像,與其給自己悔恨的理由,不如活在當下,拿掉了那些自我呢喃的囈語,就會看到內心真正的渴望,那才是當下最真實的自己,沒有什麼好猶豫,去做就對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