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在意你的過度關心

本來要回台灣定居,也跟一些朋友預告,沒想到過程被延宕,至今不知道何時能辦完,眼看不能再繼續搖擺不定,於是決定留在法國。

雖然做這決定的當下的狀況不算很好,暫時沒工作也沒有穩定收入,但我反而對於能夠留在法國鬆了一口氣。畢竟在法國21年,回台灣等於重頭開始。你說台灣有人脈,其實應該說是認識,但是不算真的很熟,畢竟距離遙遠又不常見面,很多感覺也需要時間慢慢回來。

我比較在意的是旁人的過度關心。很多人會叫我去拉先生、我兒子參加各種活動,如果不行,我就會需要解釋,或者回答對方的一些疑問,其實我很討厭回答這些問題,或者叫先生兒子去做事情,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意志,他們不見得會願意照著我說的做,如果要解釋一堆,到後來常常會變成在揭瘡疤,對方不是有意,但是會造成我的痛苦。

亞洲人圈子通常會對混血兒或東西聯姻好奇,但是拿掉種族、文化的差異,本質還是一樣的,世界上很難看到不吵嘴的夫妻,同理,不需要花心思教養就能乖乖唸書的小孩,通常是幻想而非現實。然而台灣的環境是,沒結婚的時候問你什麼時候結婚,結婚了之後問你什麼時候要生,生了一個之後問你何時生二寶?你的工作、你先生的工作、小孩在哪裡念書都會被問,如果回台灣先生兒子沒來會被問,結婚問你先生對你好嗎?離婚了問你有沒有找老公……在法國,一般人不會問這麼私人的問題,在法國被問這種問題,都是台灣人或中國人。如果去問法國人,有的會直接跟你說:「這跟你啥關係?」我還算幸運,這些問題我大部分都沒被問,但是我媽媽很關心,一天會問上好幾遍,我實在受不了。

再加上,在這裡住的時間,已經快要超過我在台灣住的時間,台灣親友覺得我在台灣找工作很容易,其實那是他們想像中很容易,或者精確的說是在我媽的想像中很容易,因為我畢竟不是26歲而是46歲。在雇主的眼裡我已經老了。我很清楚,如果有要解決的問題,在法國先解決,會比帶到台灣解決簡單。

所以有些朋友當初說,你回去會有文化衝擊,除了很多事情要重新適應,這個就是最大的文化衝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