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贏得這場戰爭

原發表日期:2021年6月12日

我正在為brandnewtube.com整理一本我所有視頻的文字記錄書。當我正在處理這些記錄時,我發現了9月16日的這段記錄。我認為值得在我的網站上發表其中的一部分。

我仍然相信我們會贏得這場戰爭,但你和我必須努力戰鬥。視頻、廣播節目和示威是一個燦爛的開端,但這只是一個開端而已。所有這些都很壯觀,但它們不能阻止聯合國、羅斯柴爾德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以及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竊取你的生命和靈魂。

當我使用 “戰爭 “這個詞時,並不誇張:這正是我的意思。

我們的政府想從精神上摧毀我們。他們的目的是讓我們變得如此虛弱,如此害怕,以至於我們會做他們想要的一切。發生的這一切是注定要發生的。

有四分之一以上大腦的人都不可能相信所謂的病毒危機是真正的危機。這個該死的病毒現在殺死的人比你能想到的任何重大疾病都要少。被禁閉、口罩、社會疏遠和所有其他垃圾殺死的人數遠遠大於被一個從未比流感病毒更有威脅的病毒殺死的人數。

這不是一場危機–這是一種犯罪。而大多數人都在睡夢中走向自己的毀滅。也是為了我們的毀滅。

這個騙局所涉及的腐敗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證據都是顯而易見的。我目前正在準備兩本書。一本是我在4月底和9月初之間製作作的所有影片的記錄集。第二本書是對 “21世紀議程 “(Agenda 21)歷史的分析–對聯合國和一群億萬富翁如何密謀接管世界進行逐字評估。我所有筆記的副本都存放在安全的地方。如果我出了什麽事,這些書還會出現。當它們準備好時,我保證盡可能便宜地出售這兩本書。當它們準備好時,我會在我的網站上寫下說明。

這一切聽起來很瘋狂,不是嗎?

對世界的接管。

完全控制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思想和我們的靈魂。

但這正是他們所計劃的。

這也正是他們正在做的事情。這似乎令人難以置信,但這是事實。我將準確地展示它是如何被精心策劃的,它是如何被管理的,以及它將走向何處–除非我們阻止它。

據報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正在用我們數十億美元的錢來拯救倒閉的航空公司。作為交換,據說他們強迫航空公司老板強迫所有乘客–包括小孩子–戴口罩。還記得你見過的那些可怕的照片嗎,小嬰兒被強迫戴口罩?好吧,也許我們現在知道誰是幕後黑手,為什麽飛行員和機組人員的行為如此令人震驚。

銀行希望我們都不露臉。

據稱,是高盛公司告訴世界衛生組織(比爾-蓋茨的寵物組織),強迫世界人民戴口罩。

這些政策會導致多少人死亡?我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我想知道還有多少國家以這種方式被收買了?其目的顯然是要使世界上的每一個經濟體崩潰。當然,這也是21世紀議程的一部分。

在過去六個月裡,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不是意外。一切都是經過計劃的。學校被故意關閉,這樣孩子們的教育就會被破壞。醫院被關閉,這樣人們就會死亡。護理院和療養院的病人因為被剝奪了醫療和護理服務而死亡。數以千計的人因為被剝奪食物和水而死亡。教堂被關閉,剝奪了人們的精神安慰。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世界各地。

他們想要你的身體,他們想要你的思想,他們想要你的靈魂。而且他們想讓我們中的很多人死去。我擔心,在你明白這一點之前,你根本就不明白任何事情。

我被那些仍然沒有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人的數量嚇壞了。正在發生的一切都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計劃好了–只是現在才有了結果。每一個奇怪的規劃決定都是計劃好的。關於同性戀婚姻、跨性別主義和黑人生命問題運動的爭論,都是為了抹去我們的歷史,造成混亂,傳播異議。甚至引入自行車道、怪異的街道設施和智能高速公路都是聯合國幾十年前制定的計劃的一部分。他們想擺脫機動車,因為他們希望我們都生活在智能城市中。歐盟所提倡的區域化,是走向全球化的一步。幾年前,歐盟本身也成為21世紀議程的一部分。諸如 “新常態 “這樣的專業術語是在十多年前发明的。我可以把它們列印出來給你看。

一直以來的計劃都是要破除國籍限制。

那些揮舞著蘇格蘭、愛爾蘭、英國、美國國旗的愛國者可以和這些旗幟說再見了。很快就會沒有國家了。

21世紀議程的領導人希望我們都住在小公寓裡。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麽當地的規劃官員想把做工精良的老房子趕走,而用建築粗糙、狹窄的塔樓公寓來取代?這都是《21世紀議程》計劃的一部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麽歐盟付錢給大土地所有者,讓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什麽都不做–什麽都不種,不種糧食?嗯,這都是強迫我們吃工廠生產的食物的計劃的一部分。比爾-蓋茨不只是投資於疫苗。他不只是控制了世衛組織。長期以來,他一直主宰著全球食品政策,並在一家製造假肉的公司投資了資金。

封鎖和關閉醫院造成的死亡都是計劃的一部分。世界上的億萬富翁們在幾十年前就決定,世界人口過剩。他們想殺死我們中的幾十億人。關閉農場也是計劃的一部分。他們需要我們中的許多人餓死。我懷疑大多數死於饑餓的人都會在非洲。

相信這一切並不是一個陰謀。

我們不是陰謀家;陰謀家是這一切背後的人。他們稱我們為陰謀理論家,但他們是陰謀實踐者。

選舉被取消並不是偶然的。一些政客被妖魔化,而另一些政客卻受到媒體的讚揚,這不是偶然的。

媒體在全球範圍內集體背叛我們,這不是偶然的。

這一罪行是建立在全球變暖的虛假威脅之上的。這一直是計劃的一部分。

唯一的陰謀是導致世界政府和世界教會的陰謀。

1991年,羅馬俱樂部出版了一本名為《第一次全球革命》(The First Global Revolution)的書,其中它承認發明了氣候變化作為人類的共同敵人,以便將世界團結起來。

當我第一次在我放在YouTube上的視頻中提到這一點時,影片很快就被拿下了。

當我第一次提到將世界上所有的教會統一為一個宗教(基督教)的計劃時,當然是在戰犯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的支持下,該視頻被YouTube拿下。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最精心策劃、最致命的陰謀。聯合國的一位高級官員談到了路西法的啟動。這個計劃的邪惡程度超乎想象。它確實令人惡心。

掌權者把我們視為可拋棄的垃圾。我們的政府已經被收買。他們對我們毫無尊重。共同目的的無人機做著骯臟的工作,而億萬富翁們則創造著他們的財富。

羅莎-科伊爾(Rosa Koire)在她2011年出版的《綠色面具的背後》(Behind the Green Mask)一書中,描述了許多在歐洲破壞我們生活方式的事情,已經開始破壞美國的生活。

節約能源計劃和放棄化石燃料被引入,以迫使我們進入智能城市。改造道路以適應自行車是一個計劃,以阻止我們使用機動車–從而迫使我們生活在他們的智能城市。你有沒有想過智能高速公路–它造成了交通堵塞和事故?所有那些瘋狂的道路設施?不斷降低的速度限制?越來越高的機動車稅?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阻止我們使用汽車,並迫使我們進入狹小的公寓和俗氣的箱式住宅。所有的一切都被方便地歸咎於氣候變化。

這都是計劃的一部分。

我們被告知,我們必須將碳排放減少到幾十年前的水準。但在那些遙遠的日子里,碳排放並沒有被測量。

用偷偷摸摸的人和告密者取代當地警察部隊的計劃多年前就已經出現了。其目的是為了製造不信任。對房屋的財產檢查和能源評估都是為了迫使我們離開老式的、建好的房子,進入建得不好但有利可圖的新公寓。

我們需要的所有這些執照和證書?這些都是多年前計劃好的,目的是擾亂並迫使我們生活在恐懼之中。它們被設計成昂貴和破壞性的。如果你沒有合適的執照,你就不能工作。當你有一個許可證時,他們又想要另一個。再來一個。

移民政策是經過深思熟慮後制定的,旨在擾亂社會,瓦解國家,增加恐懼和制造種族主義。

沒有什麽是偶然的。

你還記得讀到過他們把狼等野生動物釋放到農村的消息嗎?那都是多年前的計劃。這是迫使我們生活在城市而遠離鄉村的另一部分。

你喜歡玩足球或高爾夫等運動嗎?算了吧。用於此類活動的土地將被允許回到野生土地。我們的食物將在實驗室裡種植。看看就知道了。我告訴你的一切都可以在網上找到,如果你找得夠努力。

你認為素食主義突然變得流行是個意外嗎?不是的。他們不希望我們吃動物。它占用了太多的時間。這是一個緩慢、混亂的過程。他們希望我們吃他們在實驗室里製造的食物。當然,其中一些看起來和嘗起來都像肉。

城鎮的發展看起來是一樣的,就像連鎖酒店。堅固的、古老的、好看的、充滿個性的建築被拆毀,以拯救環境,使我們遠離它們的記憶。取而代之的是像紙板箱一樣醜陋和耐用的建築。

隱私正在消失,很快就會消失。誰想要隱私?你有什麽可怕的秘密要隱藏?網路攝影鏡頭、閉路電視和社交媒體已經放逐了隱私。我們被跟蹤,被追蹤,被測試。我們放大和縮小查看彼此的家,因為有人告訴我們,這樣做會更好。

對誰更好?

對間諜來說更好。當我們通過互聯網聊天時,他們可以一直監視我們。我們的隱私又少了一塊。他們說,只有那些有邪惡秘密的人才需要隱私。所以現在他們知道你的一切,你的生活不再是你的了。

傳統被謾罵,因為我們的歷史必須被遺忘。我們可能認為是偉大的一切顯然是一種恥辱。他們說,我們的祖先都是種族主義者或更糟。

因此,我們把自己埋在恥辱中,順從地忘記以前的人。我們的歷史明天就要開始了,他們會告訴我們該相信什麽,該思考什麽。

這一切都已經計劃了幾十年了。

回顧一下聯合國的計劃–幾十年前公布的計劃–在你的震驚中,你會認識到我們已經成長起來的生活,在那些現在幾乎是古老的文件中預測到的。

幾個星期以來,我一直在研究聯合國和全球經濟論壇出版的文件和書籍,我仍然覺得很難相信我所讀到的東西。我們正生活在邪惡的時代。一切都是計劃好的。

今天,大多數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他們盡職盡責地挑選他們漂亮的面具,與他們當天的衣服相配的東西,然後他們出發去工作,或去購物,或去公園散步,他們感到安靜地相信他們無私的行動和他們周到的政府將拯救他們免受威脅他們生命的瘟疫。

這些人是盲目的。

他們正在睡夢中走向死亡。他們已經被精心組織的心理行動洗腦了。你們的政府已經承認它希望你們感到恐懼。

順便說一下,我解釋人們如何被洗腦的舊影片的文字記錄在我的網站上。該影片可能還在附近)。)

而我們必須喚醒沈睡的數百萬人。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因為他們可能不會死於新冠肺炎–這並不比流感更糟糕–但他們會慢慢失去僅存的自由和人性,然後他們會悄悄地走進為他們準備的死亡。許多人將直接餓死。

而他們會把我們也拖下水。

你和我有一個巨大的責任。

最終的遊戲已經開始。我們必須快速工作。我們正處於生命的戰鬥中,因為他們想殺死我們中的許多人,並奴役其餘的人。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在說這些,但我知道這是真的。

現在不是說廢話的時候。僵屍是弱者和容易被引導的人,他們是易受騙的人和頭腦簡單的人。他們是懦弱的人而不是勇敢的人,是追隨者而不是領導者。

你們中的許多人可能完全知道發生了什麽。

但是許多人仍然感到震驚,仍然有一些人不相信,還有一些人希望一兩個月後一切都會好起來。

但是我擔心一兩個月後不會再好了。

除非我們打破 “新常態”,否認新的世界秩序,拒絕全球重置,否則永遠不會再好了。

沒有一個世界領導人是我們可以信任的。

我們只能靠自己。我們是抵抗運動。一支人民的軍隊為人民服務。而我們有最大的責任。我們必須把人類從邪惡的力量中拯救出來。

我們能夠而且將會贏得這場戰爭,但我們都必須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戰鬥。

視頻、廣播節目和示威是重要的,甚至是至關重要的,但它們只是一個開始。它們是傳播信息的一個很好的方式,但單靠它們不會改變什麽。危險的是,我們最終將永遠向皈依者傳教。我們觀察、傾聽和呼喊。但是這還不夠。

我們必須傳播這個消息。我們必須向人們展示所發生的一切。我們必須幫助他們了解正在對我們的世界所做的事情的恐怖性。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沒有什麽–沒有什麽–所发生的事情是意外。這一切都是蓄意而為。必須鼓勵夢遊者觀察、傾聽和閱讀真相。

記住這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場遊戲,但對我們來說不是遊戲。我們的生命受到了威脅。

打擊這種邪惡必須是我們所有人的工作。自三月以來,我每天花16個小時在這場戰鬥上。我是個作家,但我還沒有寫過一篇文章。

與這種邪惡作鬥爭必須是我們所有人的工作。自三月以來,我每天花16個小時在這場戰鬥上。我是個作家,但我已經幾個月沒有為錢寫過一個字了。我把書寫了一半。這現在是我的工作,它也需要成為你的工作。你需要每周花很多時間來戰鬥。你必須呼吸阻力。

你需要分享視頻,勸說人們聽廣播節目。請到我的網站上下載表格來分发。找一個當地的印刷廠做1000份。把傳單給你的鄰居。與蒙面的和無知的人交談。我們有足夠多的人可以做出改變。

你會惹惱一些人。他們不想知道。他們會給你貼上瘋狂的標簽。你會被描述為陰謀論者、右翼分子,甚至更糟。在媒體的鼓勵下,他們會試圖將你和真相妖魔化。由於羅斯柴爾德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所掌握的權力,他們將錯誤地譴責你是反猶太主義者。

我擔心的事實是,如果你沒有失去一些朋友,那麽你可能就不會有所作為。

向人們解釋,隨著這個計劃的展開,他們的生活將如何被改變。

例如,”21世紀議程 “對單個國家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還記得多年前歐盟想通過東尼・布萊爾政府強加給英國的地區議會嗎?那麽這些地區和邊界仍然秘密存在。有一些男人和女人在秘密開會,管理我們的生活。他們正在從地方政治家手中奪取權力。這些地區是走向全球化的第一步。而區域化正在全球範圍發生。

國家呢?

它們很快就會消失。

例如,那些為蘇格蘭獨立而戰的人應該知道,將不會有獨立。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沒有旗幟,沒有國家,沒有國歌。將有一個世界,一面旗幟,一首國歌。

這不是喬治-奧威爾的《1984》。

這是真實的。他說對了,但他早了36年。

發生的這一切是注定要發生的。

出處:https://vernoncoleman.org/articles/we-will-win-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