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業以及業力結算

前梵蒂岡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

印度神童阿南德說過,由於人類以不自然的方式治療新冠肺炎,他並不看好預防接種能改善疫情。世界上很多秉持良知的醫生出來說明疫苗成分、PCR測試問題,但是他們的聲音都被大力打壓、被斥為胡說八道,連法國諾貝爾獎科學家Luc Montagnier都被污名化,而在主流媒體上面宣傳疫苗的有時卻是一些名不經傳的醫生。

BUGNOLO神父要大家對於即將來臨的死亡潮有心理準備。

前梵蒂岡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在一本關於冠狀病毒疫苗問題的書的前言中,譴責這種在生產和測試中使用流產嬰兒組織的疫苗的邪惡本質。他認為這種疫苗是全球主義意識形態的工具,是 “反人類、反宗教和反基督的”。維加諾認為,”撒旦教徒提出的墮胎是一種真正的、適當的宗教儀式,”他認為,在這種撒旦的世界觀中,通過受墮胎污染的疫苗,人們會成為撒旦反教會的成員。Mors Tua Vita Mea(你的死亡就是我的生命)是意大利關於受墮胎污染的冠狀病毒疫苗的書名,維加諾大主教為該書作了前言。它的副標題是。”目的不能證明手段的正當性”。… 我們不能不看到它[疫苗]的作用,恰恰是它的 “神秘 “價值,使我們集體接受人類犧牲是正常的,而且是必要的。最無辜、最無助的生物,即妊娠期第三個月的子宮內的嬰兒,被犧牲和肢解,以便從他仍在悸動的身體中提取組織,用來生產一種非治療方法,一種非疫苗,它不僅不能治愈病毒,而且很可能導致比Covid本身更大的死亡比例,特別是在老年人或那些病人身上。

文章節譯出處:https://www.lifesitenews.com/blogs/bishop-schneider-suppression-of-summorum-pontificum-would-be-an-abuse-of-power

由於主流媒體長期為虎作倀,讓大眾接受他們要大眾接受的世界觀,導致不了解的大眾在無意中造業。中國鄭州水災,網民私下流傳是中共洩洪沒有提前通知人民造成,而他們的官媒卻對歐洲水災幸災樂禍。我一開始在推特上看到許多被淹死的人的照片和影片感到吃驚,但後來想到,如果自媒體和網民沒有轉發,很可能就被中共官媒掩飾了。

為什麼太極門事件25年沒有解決,是台灣的共業?因為大家太習慣自掃門前雪,不要去挑戰權威。我們害怕插手管了、或發表言論,就會換成自己被盯上。這次的疫情,很多人都有指出是人為的,而且早在書裡面、節目裡面,始作俑者就自己都先說了,只是當時沒有人相信,而現在被說是陰謀論。其他像東京奧運放了一個人頭氣球,美其名為藝術,但看起來非常嚇人,靈性上也是負面的。就像豬妹說的,也許製作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形下去執行了,以為這只是一個代表日本動漫的東西,為什麼不可以?由於人的肉體是無知的,有時候我們會在無名的狀態,去產生業力。

東京奧運的人型氣球
這人型氣球出自日本恐怖動漫……

現在歐洲各國突然非常一致的提出疫苗護照,沒有打疫苗的人基本上無法正常過活,而且最過分的是,法國禁止沒有打疫苗的人到投票所投票,明顯侵害公民權利。另一方面又對自己寬大,允許國民大會議員不用疫苗護照就可以進場開會。這種差別待遇,很明顯是因為疫苗有問題,而精英階層利用權勢讓自己不用施打,只讓基層的韭菜施打。如果不願意打,到時後要繳50歐元的PCR測試費,很明顯就是要為難人民。英國、法國、義大利的民眾都開始上街抗議,如果馬克宏再搞獨裁的話,人民可能會有更激烈的手段,而且人民不能等到2022總統大選,那時候就太遲了。因為,獨裁者隨時隨地都在侵蝕人民剩下的一點權利。唯一存在的時間只有現在。如果現在不發聲,也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照BUGNOLO神父的說法,流感季節來臨的時候,就是疫苗見真章的時候,從現在開始二至五年,有很多人會死亡。那些財迷心竅迫害人民的人,到時候究竟還在不在,我們不知道,我們自己到那時候還在不在,也是未知數。只能夠多做善事,彌補過失,散播真相,至於誰能聽勸,那就要看緣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