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拯救世界的計畫

在西行小寶的電報群裡看到這部短片,非常喜歡。這其實是一支美國酒廣告,結合了雷根的告別演說。有的人看到雷根的演講被用作商業用途,感到震驚,我倒覺得從正面角度看,它以雷根的演講凸顯今日美國的危機,配上剪接的新聞畫面,達到了震撼人心的效果。

一開始先導入危機意識:以一句溫暖的「My fellow Americans」開場,迅速道出當今美國正面臨強敵壓境–一方面,美國價值在殞落、受抨擊,開國元勳的雕像被噴漆、毀損,墮胎的合法化、插美國國旗竟然是白人至上的表徵;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被政客以「美國從來都沒那麼偉大」、下跪的方式被貶低。總而言之,只要你表現出愛國精神,左派就會說你是政治不正確。在法國也是,腐敗的憲政委員會把父母在家教育的權利,變成一種施捨,父母無權管教自己的小孩、甚至也不能主張孩子的用藥權。拜登開放邊境,讓幾百萬移民隨意進入,花美國納稅人的錢讓他們住旅館,卻處處限制普通美國人的人權。

這跟法國政府多年來的移民政策有若干符節之處。就像美國的流行往往最後都會流傳到法國,美國的白人至上指控、政治正確、取消文化,不用等到遠渡重洋,透過無國界的網路就宣揚全世界。法國忽視自己悠久的文化,面對伊斯蘭移民只會說,我們要用世俗、民主來吸引他們。但是俗與民主不是文化,而是硬邦邦的法律。移民來了,仍然繼續活在他們的文化中,而且不屑於採取放任主義的法國政府。法國優待移民、給予慷慨的補貼,養一群無所事事,佔用社會資源的米蟲,乖乖工作的法國人的稅,都貢獻給這些米蟲去了,自己卻要面對健保破產、醫療品質日益低下、公營事業日益減少,真正需要時,得到的對待反而不如不認同法國,只會享受福利的移民。

影片後半話鋒一轉,提醒美國人,什麼才是美國價值?美國就是自由,而自由是珍貴而稀有的。只要我們記住自己的首要原則,並相信自己,「未來將永遠屬於我們」,因為「我們的是人類史上第一次真正扭轉政府進程的革命」,而這只因為我們堅持「我們人民」,我們人民是自由的。當雷根說出自由兩字,影片引爆出一連串振奮人心的畫面。這一幕讓我非常感動,因為在法國,以疫情之名,我們失去了自由,在台灣,我們失去了自由,在美國和全世界各地,無數的人民正在失去自由。

當你把自由視為理所當然,你就會以為政客吵吵鬧鬧之後,還是會繼續尊重人民的權利,然而一覺醒來,你才發現雷根早在三十年前就意識到的問題,現在更加嚴重,沼澤水有多深,人心有多腐敗,民主只是幌子,左右同流合污。如果中共是明著來的土匪國家,那麼以民主為掩護的西方國家,則會讓睡覺的國民繼續相信形同政府傳聲筒的主流媒體。有的人不願醒來,害怕醒來,因為覺醒會伴隨著某些痛苦,例如發現自己過去相信的都是謊言。而且當你一旦醒來,你必然會知道一些事情,而你不能一方面知道,一方面又不行動,……你會便秘。

馬克宏去年疫情剛開始說:「我們正在戰爭」,那時候所有人都覺得他莫名其妙。但現在我發現他說得對,是的,這是一場戰爭,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且他就是計畫的一部分,目的是消滅陰謀集團口中的低端人口(平民百姓),把地球留給精英。但他們不會贏,因為邪從來不勝正,因為正義的力量,也就是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不會就這樣舉白旗投降。正義的勝利不是依靠軍隊,軍隊不能抓所有人,而整個社會,從上層權貴到權貴的爪牙、同夥,都已經腐敗,正義需要更多人覺醒,因為拯救世界的計畫不是靠軍隊,而是靠我們每一個人!如果我們只是躺在那裡等著救兵來,那麼即使是上帝也愛莫能助,因為,我們就是拯救世界的計畫

當每一個自由的人民走出來索回天賦的自由權利、當每一個清醒的公民站出來拒絕腐敗的政客,癱在光天化日下的撒旦不顧顏面的裸奔,不甘心就此放棄,企圖力挽狂潮時,那一群魔鬼的黨羽在殘爛純淨陽光下灰飛煙滅的日子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