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魂】(En corps)

愛麗絲(Elise)是前程似錦的芭蕾舞者,在一次演出受傷後不得不休息,並隨著好友與廚師男友為藝術家做菜,嘗試在廚藝中轉換生涯。在主人輪流接待的藝術家中,她遇見了以色列舞蹈家Hofesh Shechter主持的現代舞團。這次相遇點燃了她內心的火焰,究竟,愛麗絲還能繼續跳舞,重拾兒時的夢想,還是徹底轉行呢?

【舞魂】的前十五分鐘沒有對話,觀眾透過幕前幕後的光影流轉逐漸進入愛麗絲的世界,而這個世界的探索是從美與傷痕的結合開始–發現男友偷吃的傷痕,扣上了腳踝的傷痕。而愛麗絲,面對可能必須在26歲就被迫中止她小時候的夢想,內心焦慮非常。

更往前一些,這個傷痕也來自於失去帶領她進入舞蹈美的人。從前,都是母親帶她去上課,父親忙於法律事務所的工作,並不真正理解舞蹈對愛麗絲的重要性。他怪女兒要是和他一樣選擇法律,就不會受傷,也不會像足球運動員35歲就得退休。父親認為,那麼早就退休,還得從事另一份職業,過第二個生活。愛麗絲卻認為這是好事。父親並不真正理解女兒,也從來沒有對女兒說過過「我愛你」。

而現在,她傷到一個關鍵性的部位。腳踝承上啟下,芭蕾舞者靠著它凌空而上,然而多次在同樣的部位受傷,註定讓它變得更脆弱。醫生說不能再動它,舞者卻說必須適度使用它,才能讓它保持生命力,誰說的對呢?

電影更支持Hofesh的說法,因為,除了【黑天鵝】(Black Swan)的受苦之外,【舞魂】更側重舞蹈給愛麗絲帶來的力量。喬絲安(Josiane,Muriel Robin動人的詮釋這個角色)看到愛麗絲想跳卻不能跳,以智慧的話安慰她,你難過是因為過去獲得美總是那麼容易,你以為這一切都得來容易,你把一切都看得稀鬆平常,但你直到現在才知道,取得美,是一種特權,是一種好運,你應該珍惜。這句話特別觸動我,那是在說,珍惜所有,活在當下,雖然,這聽來多麼老套,但落實在生活中,卻是那麼真實。

 Cédric Klapisch選擇會演戲的舞者,而非會跳舞的演員,這點我覺得非常重要,看真正的舞者演出,心中的震撼難以言喻。觀眾隨著愛麗絲從古典芭蕾過渡到現代舞蹈,從巴黎歌劇院到蒙馬特山丘下和塞納河畔,Klapisch把巴黎拍得優雅、親切又迷人。

終場演出無疑是全劇高潮,而劇中父女的場景讓我哭了。不善表達感情的爸爸,到底最後有沒有對女兒表達父愛呢?爸爸在漆黑的觀眾席中看著台上的女兒潸然淚下,陪伴女兒上課的往事湧上心頭。那是歲月,是父女情,是生命,體現在女兒的舞步中。

【舞魂】俐落的呈現了一個生命的轉折,它的配角們也都不落俗套,無論是舞團的同事們、街上的舞者、抑或飾演廚師的Pio Marmaï和他個性鮮明的女友Souheila Yacoub,單戀愛麗絲的復健師Yann,都讓電影氣運鮮明,而像是三位舞者臨時起意跳起芭蕾舞的段落,則是信手即來的眾多自然一氣呵成的片段,不完美卻更接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