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香頌故事】礦工村(Les Corons)

法國朗斯足球隊「朗斯競賽會(法語:Racing Club de Lens)經常簡稱RC Lens」通常會在球賽期間唱一首歌的主旋律,而這主旋律儼然成為朗斯足球隊的隊歌。

如果你親臨現場,你鐵定會被全唱傳唱的氣勢動。這首神話般的歌曲,扣人心弦,令人泫然欲泣,即使你不懂法文,你也會不知不覺哼唱起來,而周圍的觀眾不乏感動得淚眼迷茫者。

這首歌是1993年至1995年間由朗斯球迷演唱的。原唱皮耶・巴舍雷(Pierre Bachelet)癌症去世後,2005年2月19日的比賽前由3萬2千名觀眾合唱他的 “Les Corons”(昔日法國北部礦工的宿舍,每間都蓋得一模一樣)。

第二年,在Bollaert舉行了向皮耶・巴舍雷遺孀致敬的活動。2016年3月11日,人們用一條橫幅紀念法國北方庫里耶爾(Courrières)礦災110周年。上面寫著「110年過去了,我們仍然沒有忘記! 安息吧!!」然後是無伴奏合唱《礦工村》,紀念這場造成千人死亡的礦災。

2016年在Bollaert的致敬活動

2009年賽季結束時,朗斯重返法甲的消息被證實,「礦工村」一曲被全場球迷傳唱。這首歌曲與朗斯球隊之間有著強烈的連結。

表面上看來,原唱者皮耶・巴舍雷和朗斯關係不大。他是比利時國寶歌手賈克・布雷爾(Jacques Brel)的表親,兩人外型亦極為相似。家族來自法國北方,但被迫到巴黎,巴舍雷也出生在巴黎。後來他們一家人搬到加萊,巴舍雷少年時期又回到巴黎。巴舍雷非常喜愛加萊,37歲才踏入樂壇,他寫「礦工村」是想對家族淵源的北方致敬,而法國北方過去開採許多礦坑。巴舍雷在「礦工村」中用簡單的文字和誠摯的旋律描繪了當時貧窮、艱苦的生活。

左邊是賈克・布雷爾,右邊是皮耶・巴舍雷,是不是很像兄弟?

他的描繪不只觸動生長在北方的人們,那就是當時北方人的生活和形象。不止於此,正是這首歌也喚起了聽眾童年的記憶,對父母的感恩。….現在的歌實在無法與之相比;現在很多法國人連法文都錯字連篇,何況唱歌,如果那還能算是音樂!Bref。

現在,讓我們來欣賞完整歌曲:

Les Corons – 礦工村

副歌:

Refrain :
Au nord, c’étaient les corons
La terre c’était le charbon
Le ciel c’était l’horizon
Les hommes des mineurs de fond

北方是礦工村
大地是煤炭
天空是地平線
男人是底層的礦工

Nos fenêtres donnaient sur des fenêtres semblables
Et la pluie mouillait mon cartable
Et mon père en rentrant avait les yeux si bleus
Que je croyais voir le ciel bleu

我們的窗戶對著相似的窗戶
雨水打濕了我的書包
我父親回家的時候,眼睛是那麽的藍
我想我可以看到藍天

J’apprenais mes leçons, la joue contre son bras
Je crois qu’il était fier de moi
Il était généreux comme ceux du pays
Et je lui dois ce que je suis

我用臉頰貼著他的手臂,學習我的課程
我想他為我感到驕傲
他和當地人一樣慷慨大方
我的成就歸功於他

副歌:

Et c’était mon enfance, et elle était heureuse
Dans la buée des lessiveuses
Et j’avais des terrils à défaut de montagnes
D’en haut je voyais la campagne

這就是我的童年,我過得很快樂。
在洗衣機的霧氣中
這裡沒有山,卻有礦渣堆。
我在上面看村景。

Mon père était « gueule noire » comme l’étaient ses parents
Ma mère avait les cheveux blancs
Ils étaient de la fosse, comme on est d’un pays
Grâce à eux je sais qui je suis

我父親是 “黑臉”,就像他的父母一樣。
我母親有一頭白髮
他們是從礦坑來的,就像一個人來自一個國家
多虧他們,我知道自己是誰

副歌:

Y avait à la mairie le jour de la kermesse
Une photo de Jean Jaurès
Et chaque verre de vin était un diamant rose
Posé sur fond de silicose

遊園會當天,
市政府放了尚·饒勒斯(Jean Jaurès,法國社會主義領導者,曾支持卡爾莫礦工大罷工)的照片,
而每杯酒都是一顆粉紅色鑽石,
以矽肺病為背景

Ils parlaient de 36 et des coups de grisou
Des accidents du fond du trou
Ils aimaient leur métier comme on aime un pays
C’est avec eux que j’ai compris

他們談到了36年(註:礦工大罷工),
也談到了火鉗的爆炸聲。
洞底的事故
他們熱愛他們的工作,就像我們熱愛一個國家
正是和他們在一起,我才明白

副歌:

Le ciel c’était l’horizon
Les hommes des mineurs de fond

天空是地平線
男人是底層的礦工

懷念這首老歌,雖然我沒有在這裡成長,但是這首韻味深厚的歌曲,卻令我一聽難忘。前人血汗交織的生活、在困苦中成長的土地,土地不一樣、膚色會變化,但在你的眼睛裡,我看到了大家共同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