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特】(Annette)

法國導演里歐・卡哈克斯(Leos Carax)出道將近四十年來最新影片【安妮特】(Annette),為2021年坎城影展競賽片。卡哈克斯的父母分別是法國和美國記者。他年輕的時候就對電影特別著迷,卡哈克斯這個名字,是他將本名Alex Dupont加上「奧斯卡」(Oscar,指涉奧斯卡金像獎)重新排列得出的新字。

里歐・卡哈克斯的作品向來與奇特、怪異、詩意等形容詞脫不了關係。這次他依舊在【安妮特】中創造出自成一格的世界。在這部音樂電影講述的是一位位於巔峰時期的女高音安(Ann,Marion Cotillard飾演)與一位以挑釁、黑暗話題出名的單人脫口秀藝人亨利(Henry, Adam Driver飾演)的愛情故事。

原創劇本和歌曲出自史巴克樂團兄弟(Sparks)之手,是他們向卡哈克斯提出這個企劃案。卡哈克斯在決定開拍之前,猶豫很久是否要講這個「壞丈夫、壞爸爸」的故事,因爲當時他的人生伴侶,俄國女星Katerina Golubeva甫去世不久,他怕這個故事對他當時才九歲的女兒造成陰影。但當他重複播放史巴克創作的歌曲時,他女兒喜歡上這些歌,也問他許多問題。因此,這部電影最後提獻給他女兒。

電影開始時,呈現兩位星光磔磔的主角相愛的過程。一個將劇場視為拳擊賽,穿著浴袍上場的脫口秀藝人,一個受觀眾喜愛,歌聲出眾的女高音。但即使在甜蜜的戀愛場景中,不詳的段落預示著後來的場景:在合唱「我們如此相愛」(We love each other so much)時,亨利從身後接近安的手勢,彷彿他要掐死她。而他經常戲謔她在歌劇裡「死、死、死」又「謝幕、謝幕、謝幕」,看似兒戲,但與後段劇情比較,驚思極恐。

隨著女兒安妮特的出世,兩人的感情也開始出現裂痕。亨利的黑暗面越來越明顯,甚至在舞台上說:「我殺了我太太。」這究竟是他的幻想,還是他的預告?觀眾開始唾棄他,他也變得越來越討人厭。電影中間,安夢見六個女人指控亨利性侵、暴力。她們在歌曲中唱到「必須警示安」…..

電影前段的不祥暗示,終於在海上的狂風暴雨中成真。安在可疑的情境下去世,而亨利則成了女兒的唯一親人。在電影中,安妮特是以木偶的形象出現。這非常特別,但似乎沒人覺得奇怪。當亨利發現女兒和太太一樣有歌唱天賦後,他立馬找上昔日與安合作的指揮家,將還是嬰兒的女兒捧成國際明星。

殺機已開的亨利在一次機緣下,又啟動了黑暗的那一面–他發現女兒竟然會彈唱「我們如此相愛」,而發現指揮家與安的秘密。Adam Driver的角色內心日益黑暗的同時,外表也越來越有滄桑感。他右耳旁的胎記,神秘的日益增長。

安妮特的角色令人費解。她神奇的歌唱天賦高聳入雲,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最後她到監獄探視父親時,一下子從木偶變成真人。這個轉變極具寓意:從一個被人操縱的木偶,成為有主見有思想的真人。她在歌曲中唱道:我該原諒你們(父母),還是忘記你們?她知道自己夾在父母中間,嬰兒時期也無法自主。當她堅決對亨利說,他不能再愛她時,亨利質疑,而她只是說,不太可能了……

卡哈克斯的【安妮特】無論是在視覺效果或音樂上,都美不勝收,是近年少見的大型藝術製作。它2小時20分鐘的長度會是某種阻礙,在某些地方稍嫌冗長(我自己在電影院看到中段時忍不住打盹了)。我特別喜歡卡哈克斯電影中淡淡的憂鬱和詩意,以及他如何切入、結束敘事的方式。電影剛開始時,他叫女兒來看。電影結束時,安妮特和爸爸道別。父女的親近,父女的訣別。一進一出,人生的片段和體驗。這可能不會是一部能夠常常回頭觀看的影片,但肯定是一種獨特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