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法文該update了

跟法國朋友聊天時說:「我明天一定要去郵局。」(J’irai à la poste coûte que coûte.)

朋友說,你為什麼會用一些老式法文啊?

我反問:「不然你怎麼說?」

朋友:「就說J’irai à la poste demain impérativement即可。」

我:「這些用法是我在法文系學的,90年代的事情。」

朋友:「那就對啦,那已經是30年前的事了,這用法已經has been了。^^」

然後我才知道以前學的couci couça(馬馬虎虎)也has been(過時)了,現在可能就簡單的說pas très bien, pas terrible之類。

難怪我跟年輕同事講話的時候有時會聽不懂他們的俚語!🤪我不只跟他們有年齡上的代溝,還有跨國跨文化的代溝!有時年輕同事講的是所謂的「街頭語言」(street language)那就更難懂,畢竟我並非土生土長,所以有時會鬧出笑話 ^

滾雪球般增長的辦公室確診數

今天同事菲菲和小梅、瑪琳都傳出確診,這使部門同事確診人數上升到6人,其中5人打過疫苗。由於菲菲週五有來上班,於是我們三個沒打疫苗的「病假」隔離天數將會延長三天。

詭異的是,都沒有人覺得打了疫苗還得新冠很奇怪!沒打沒事的同事總共有3個。

有位同事檢驗後發現並非新冠,但是因為生病身體不適,也沒有去上班。算起來,今天上班的同事大概只有全部人數的一半。

很可能全辦公室最後都會得,如果全部都得但沒打針的沒事就有趣了!

同事確診後續

週日,助理經理也中獎了,她也打過疫苗,可能是被她唸國中的女兒傳染的(所以疫苗是在保護啥?)。

幾個接觸傳染的嫌犯同事包括我在內,都在等待健保的電話。曾任職健保的同事菲菲建議我們打新冠專線,我們一開始還懷疑,週日健保有上班嗎?結果還真的有,只是不意外的很難打進去。
幾經折騰,其中一位連絡上健保,健保說她沒有看到確診同事的通報,可是確診同事明明網路通報了。

WTF?搞了半天,菲菲說,很可能健保爆忙,她的網路通報沒用,必須要打電話。

閱讀全文〈同事確診後續〉

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我的部門今天雞飛狗跳,因為一個部門裡有兩人驗出新冠肺炎,其中一個還打過疫苗,而這兩人週三還有來上班,所以我們全部變成與病人有接觸史的嫌犯,其中幾個沒打針的包括我在內更變成焦點,因為根據目前的規定,我們應該要立即離開工作崗位、測試並待在家隔離。其中一位同事就坐我旁邊,另一位坐在我右後方。我對面的同事說我應該要馬上回家,但我當下不確定情形所以按兵不動。公司早上啥也沒說,下午有人問了才說,根據人資的解釋,目前的法規不管你有沒有打針,只要回去測試陰性就可以來上班。

有同事以前在健保上班,她說完全不是這樣的,她說如果你得了新冠,須向健保通報接觸的人中有哪些沒打疫苗,然後健保會聯絡我們讓我們以病假處理,之後要隔離一週,若為陰性再回去上班。我聽到同事生病的消息表現得很淡然,同事覺得也太淡然了lol,因為我旁邊就是其中一位確診的同事。

閱讀全文〈辦公室兩人確診新冠〉

重點從來不在新冠是否變感冒,而是政府敢說真相嗎?

王母娘娘說很希望我在法國還願了債之後回歸台灣。以後新冠會變成感冒就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的。我說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太極門明明花了十年三審勝訴,還要面對這一堆沒有人願意解決的鳥事,以至於此案長達25年無法解決?

那天跟台灣朋友討論電商網站,發現台灣由於法令綁手綁腳,所以房地產和醫藥這兩塊一直不能自由發展電商平台。那就很明白了,政府不讓韭菜發展的,往往就是賺最大的,他們捨不得讓韭菜分一杯羹。韭菜算哪根蔥?

太極門的事情無法解決,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一群韭菜竟然想搶回貪官已經分贓的肥肉。沒辦法還你呀!因為這麼多年來早就消化了,更何況2020年才搶了一塊新肥肉,幾十筆土地,這麼肥美,正消化呢,怎麼可能還給你喔,夭壽!

這道理不是只有台灣適用,全球政府皆適用。舉例:法國管最嚴格的,其中也有醫療這一塊。未來的高官中,可望看到很多與藥廠有密切關連的人士。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是很久以來都這樣。

所以要我相信政府為了我好,藥廠為了我好,我想還是省省吧,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問題不在於新冠會不會變感冒,而是當權者要怎麼行銷它,一般大眾是不是照單全收,還是自己去找資料和思考,決定會被當權者奴役多久。

事情絕不是聽話就會變好,只有在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後才會變好。我在跟惡房東的對峙中,雖然最後不得已還是繳了這個月的房租,因為這是房客的義務,但是這次我沒有當縮頭羊,一人對二個。如果我還跟上次一樣不想起衝突,那只會被他當肥羊繼續坑。有時候你必須起來抗爭當「壞人」,才能阻止壞人繼續作惡。

2022年第一個勝利

2022年第一個勝利。開年就猛爆登場,元旦大家都在休息的日子,房東跟房東太太中午跑來,劈頭就是開口罵人說我造成樓下淹水,事實上我後來知道樓下房客通知我同層的室友,但室友卻不告訴我,因為他不肯跟我說話,甚至不正眼看我。房東和他太太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劈頭就說這一切是我的錯,說他們房子買了十五年,我的室友租了八年(之前他說三年,所以到底是幾年?),都沒有任何問題,我來之前他們全部翻新,我住進來幾個月就阻塞淹水,所以一定是我用furet通水管的時候戳破了水管,造成樓下淹水。

房東太太不但一口咬定是我,還說週二房東就叫我叫水管工,為什麼我沒叫?我很生氣的說,在責任歸屬釐清之前,我是不會叫水管工的。房東太太還罵我對樓下鄰居沒有同情心,我莫名其妙,跟她說,什麼叫做我沒有同情心?我剛剛才知道!今天水管工來了之後,他說,第一,furet是不可能戳破水管的。至於為什麼會漏水,是因為這水管接的本來就不好,是業餘水管工用低階材料亂接一通,我在通furet時,碰到了連結的橡膠,造成輕微縫隙而漏水。他使用furet通水管之後,結論是阻塞的地方並不在我這,而是在樓下。他去樓下之後,竟然找不到漏水處,於是說必須再來一次。因為他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所以他降價一半,並讓我可以運用住屋保險。

在交談中,我透露房東一口咬定是我,他直言房東不誠實,說話也不能這樣說。我說我要把他告上法院,需要專業鑑定,證明錯不在我。後來水管工聯絡房東,當天下午我沒有接到房東電話。他應該正在發抖,知道事情大條,因為他錯在先,以為我好欺負,現在發現不是,心中肯定暗叫不妙,不然,以他昨天的氣勢,他早就殺過來了。我陪水管工到樓下時,樓上的室友跑下來借用廁所。我看了他一眼,他別過頭去,不敢看我。那是恥辱的表現,他肯定對房東說了我很多壞話,但是現在有外來專業人士說不是我的錯。他中午去上班的時候幾乎是夾著尾巴逃跑的。

我的個性就是你好我也好,你不尊重我,我會試圖跟你講裡,但我不是聖人,我不會給你很多羞辱我的機會。如果有人對我不敬,我會卯起來打到對方求饒為止。阿拉伯人房東可能以為他們一票都是男人,看不起我一個小女子,房東一開始讓我換了馬桶蓋,後來又想把修水管的金額全部推給我,他大概想要讓「中國女人」幫他換新所有設備,但本人已經豁出去,你不尊重我,污衊我的人格,強迫我一人復修水管的錢,我會要求道歉和金錢補償,否則咱們法院見,並且我一定會贏!只是,我又得找住處了,這真的是一件很煩的事情。

告別壓力山大的2021,進入變化更快速的2022

一年又過去了,12月31日看到唐綺陽占星時,回顧2021年下半年,天啊真是超級準。去年下半我找到了一份很有挑戰,但硬體條件很嚴苛的工作,並第一次在法國加班,同時又接到翻譯工作–這是我夢想的生活方式呀!我之前多想要能夠常常接到翻譯工作,所以當我同時獲得這些機會時,我選擇有機會就做。說實在,真的是爆累。有一陣子我經常夢見公司,淺意識中害怕做錯,也睡不好,經常打呼,有時自己還會聽見。只有週末能夠好好休息,因此,我差不多都拿來補眠,都沒有去外面社交,反正,沒有疫苗護照,是無法去電影院和餐廳的。

在這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專業技能。雖然薪水就此專業來說算低,但也就當作一邊領薪水一邊學習。

工作繁忙之外,家裡的事情也是一大隱憂。幾個月前在外租屋時,我本來準備要回國,就沒有特意要求住處的方便性等因素,結果這個計畫由於法院程序過於冗長,被迫取消。此時,本來我的住處只有我,後來原本長居於此的室友回來後,我的好日子就結束了,他和房東同吭一氣欺負我,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一開始我不想起衝突沒有發聲,後來我立場越來越強硬,也意識到一場法律之戰不可避免。他們或許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強硬,但是我也必須盡可能找到一個符合預算、又不特別要求一定要長約的房東。這是一個很累、很辛苦的過程,但我一定會撐過去。請為我祈禱!

謝謝各位的支持。

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幾個月以來,我們一直注意到接種過疫苗的人在紋身過程中的反應很奇怪:接種過疫苗的人的皮膚不再有任何少量出血,我們還注意到,他們的皮膚幾乎不會紅腫。這對我們的職業來說當然不是特別令人不安,但卻非常令人震驚。血液中確實有變化,皮膚不再捍衛自己了!」

在夏天之前,只有零星幾個案例,但自從大規模接種疫苗以來,差不多每個客人都這樣。只要20-30分鐘,我們就可以判斷你是否接種過疫苗,只需看一下皮膚的表現。

現在很多同事也意識到一個大問題。

我不知道這是否會過去,但打2個針之後過了5、6個月,患者的皮膚仍然沒有正常反應。

閱讀全文〈刺青師見證接種潮後客戶的血液變化〉

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衛生部長奧利維・維杭(Olivier Véran)在接受Brut訪問時表示,「疫苗通行證是一種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比強制疫苗接種更有效」,後面又說「我們不是要懲罰、制裁、排斥,說現在我們沒有選擇」。

首先,法國政府無權強迫民眾接種疫苗。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此一以「疫苗」為名的接種,事實上根本就是大型人體實驗。輝瑞等藥廠一方面不讓人知道配方,一方面透過各國政府對民眾施加壓力接種「疫苗」,憑什麼?

其次,維杭一開始就自打嘴巴,他那句「疫苗通行證是變相的強制疫苗接種」徹底暴露政府的居心。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官員說法不斷改變、自打嘴巴。

閱讀全文〈法國衛生部長自曝:健康護照是變相的疫苗護照〉

法國冬天最難熬的一件事

來法國超過21年,早已習慣此地四季分明的氣候,也習慣了冬天的寒冷和乾燥。但唯獨有一件事我一直很難適應,也是法國冬天讓我覺得最難熬的一件事,那就是日照時數。

之前歐盟討論了一陣子要結束夏日日光節約時間的事情,到現在我們還是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實施?每年三月底換成夏季時間,十月底換成冬季時間,每次換時間,雖然只是一小時的差距,但是身體大約都要花一週才能真正適應。夏天還好,冬天最令人不舒服的就是日光減少,換了時間之後,每天早上大約八點之後天才亮,下午五點之後天就黑了。巴黎的天氣,冬天陰雨的時候多,出太陽的時候通常較冷,但至少有太陽讓人心情好些。日照減少人就自然想睡覺,然而,上班的日子裡,太陽下山後雖然還早,但仍然有一堆事情必須處理。抗拒自然的結果就是週末非常的好睡,那種感覺很像是本來該冬眠卻被迫勞動,身體是勞動了,但是靈魂其實需要充電。早上七點去坐車的時候,都可以在車上一路坐到目的地,喝咖啡和茶才勉強醒過來。

這是我覺得在法國冬天要早起最痛苦的事。如果天氣冷的話,則會加重睡意。這裡的溫度通常到零度就已經對法國人來說是很冷的氣溫了,再低下去大家都會哇哇叫。巴黎不常下雪,但如果下雪,大家會暗暗期待公司早點放生,因為大家不習慣雪地開車,通常下雪時會害怕打滑,然後就會大塞車,甚至曾經有上坡上不去,整夜卡在高速公路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