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生命喜劇:【我是你的完美男友】、【完美男人】

六月,法國同期上映兩部和智能生命有關的喜劇。第一部是德國片【我是你的完美男友】(I am your man),第二部是法國片【完美男人】(L’Homme parfait)。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故事敘述考古研究員艾瑪接受一項有酬勞的產品測試,測試的產品是一個叫做湯姆的機器人,他的設計經過演算法精密研究,可以符合大多數德國女性的需求和喜好,並故意設定成說著英國口音的德文,不但帥氣、溫柔又幽默,還會做家事、煮的一首可口好菜,又會展現浪漫風情,為艾瑪準備灑滿玫瑰花瓣的燭光香浴,艾瑪周遭的朋友們對湯姆都讚不絕口,奈何艾瑪並不領情,覺得他過於完美,反而很不真實。

然後,在一個機會下,湯姆發現了艾瑪內心恐懼的關鍵,這個缺口開啟了兩「人」親密的關鍵,卻也讓艾瑪躊躇萬分。……

法國的【完美男人】則走搞笑路線:佛羅倫絲是職業婦女,成天在兩個小孩、家事、工作之間忙得團團轉,她買了一個家事機器人,並命名為鮑比。鮑比十項全能,會跳舞、下棋,會陪小孩玩,會回答任何問題,做起家事更是又快又好,為佛羅倫絲大大減輕負擔。然而她失業賦閒在家的先生法蘭克卻嫉妒起這個機器人來,尤其是當他知道鮑比還有一個18禁的功能時,更是想盡辦法要消滅他……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和【完美男人】以不同角度探討了人與智能生命的關係。對我來說,機器人就是機器人,機器人再完美也不會有靈魂。電影中的機器人如果能讓人類觀眾牽掛,無非是他們顯露出人性時。演算法再厲害,也不能替代靈魂和上天給我們的生命。這類電影的價值,除了娛樂之外,在於讓我們反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一個母親】(Une Mère)

艾琳的十七歲兒子在一場械鬥中被打死,兇手馬希姆被判入獄服刑。遭此變故,艾琳始終無法釋懷,與丈夫關係降至冰點。五年後,艾琳在路上偶遇瑪希姆,瑪希姆甫假釋出獄,擔任水電工,重返社會。再見瑪希姆,燃起了艾琳的復仇火焰,她雇用他到鄉下的家中做工程,買好老鼠藥, 準備毒死他…..

【一個母親】以受害母親的立場描述她的心路歷程。不意外的就如許多法國影片,這部片的節奏也還可以再明快一些,有些地方略嫌冗長。但老將Karin Viard精準地詮釋了這位喪子的母親,從喪子的憤怒、放不下仇恨,再見仇人的復仇火焰,在近距離與馬希姆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他是被家人放棄的少年,逐漸生出憐憫與同理心,最後馬希姆在醫院中挺身掩護艾琳,兩人在諒解中道別,以愛和包容放開彼此,是這部片一個感人的註腳。

馬不停蹄的五月

四月底短約剛結束,立刻全職投入新企劃。整個五月沒有時間停下來寫文章,五月和合夥人火力全開工作,中間我們兩人受邀至奧斯陸談另一個事業的合作案,短暫停留兩天。這是我第一次到挪威,感覺非常新奇。老闆和合作窗口很親切,不僅支付我們食宿費用,連入境法國(法國人自己也得測試)所需要的抗原測試費用也出了。老闆和我們三次見面,邀我們去他位於峽灣邊的豪宅晚餐,認識他太太和三個小孩,並給我們許多樣品。值得一提的是,回程時算錯時間,來不及將有液體的樣品托運,沒想到海關竟然還是讓我們過了,好險!

合夥人負責聯絡、招募,每天要接很多電話,尤其是加拿大那邊,很多人經常早上七點就打過來,而我負責網路、社群網站、文案、美工。挪威那邊則希望我們早日啟動,我們經常花幾個小時的時間在開網路會議、和不同領導人與成員聯絡。

我們的網站據以為本的原型網站聽說我們在從事類似的活動,很驚訝我們在兩個月內就能做出一個雛形,非常驚訝,因為他們花了一年啟動,而且在那之後他們還曾經暫停網站進行維護和修正,每次長達一至兩週時間。我的合夥人向來以行動快速著稱,他出手的企劃案通常都能做得非常成功。當然,代價是長時間工作,確實很累,也很充實。這也是因為合夥人健康兩個月前有顯著好轉,才能有這樣的變化。

六月中網站即將正式啟動,測試營運的結果很順利,除了一些錯誤要修正,美工也還未完成,正式營運後必定可以成功!

歐盟13成員國反對馬克宏改變條約的倡議

09/05/22

在馬克宏的倡議下,歐洲未來的會議將提交改變歐盟權限的建議,但有十幾個國家表示不同意:對他們來說,歐洲現在這樣很好。

包括丹麥、瑞典、芬蘭和保加利亞在內的13個歐盟國家,反對按照歐洲議會的意願啟動修改歐洲條約的程序。他們在一份可能召集其他成員國的文本中寫道:「我們不贊成考慮不周和不成熟地試圖啟動」這樣一個程序。

閱讀全文〈歐盟13成員國反對馬克宏改變條約的倡議〉

【男高音】(Ténor):勵志公式

劇情:安端生長在巴黎郊區,為了滿足家人的期待而缺乏熱忱的學習會計。有一天他在巴黎外送壽司時,偶然間引起了歌劇院老師注意到他的天份,決心給他機會發掘聲樂才能。

【男高音】是一部已經被套用過的公式電影:一個混混郊區青年,被知名的巴黎權威人物發掘,進而培養成明日之星。2018年的Au Bout des Doigts就已經用過這個公式,只是主角的才藝在鋼琴而非聲樂。

閱讀全文〈【男高音】(Ténor):勵志公式〉

被掩飾的選舉舞弊

4月24日法國總統選舉第二輪開票後,雖然早已懷疑馬克宏必然會作票,但是58%的當選率依然十分可疑。看完結果後我和朋友就關掉電視不看選舉分析,宣傳機器能吐出什麼象牙?

隔天選舉舞弊證據紛紛出籠,主要是以法國第二台(France 2)的選情報導中,發生和美國大選一樣的實時作弊現場轉播:

開票轉播,原本勒龐還以14 432 396的票數,大勝馬克宏的14 234 825一百萬多票。

閱讀全文〈被掩飾的選舉舞弊〉

疑點重重的法國總統選舉

4月10日,我跑到登記的投票所投票,還順便領到一張新的選舉人卡。投票所裡沒有長龍,但是一直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稍晚我在電報群上看到各地回報的照片,很多地方大排長龍,有的投票所甚至要排45分鐘才能投票,但主流媒體卻不斷報導未投票高達26%,令人生疑,最誇張的還是第一輪選舉結果是馬克宏28%,勒朋23%。消息一出眾人皆呼作弊,因為我所認識的人,沒有一個投馬克宏,很多人投了共產黨的梅隆雄(Mélenchon)、新右派選舉人Eric Zemmour,但兩人皆中箭落馬,我不禁懷疑,投給馬克宏的人在哪?

閱讀全文〈疑點重重的法國總統選舉〉

馬克宏夫婦的真實身份呼之欲出

布莉姬・馬克宏

2021年底,網路盛傳馬克宏的老婆是男人,調查的獨立記者Natacha Rey被警方突擊住所、拘留,帶走一切資料並被警方曉以大義後放人。幾個月來,不斷有資料釋出,顯示此訊息並非空穴來風。再看了數則推之後,我不得其解,也開始找網路資料研究,整理出一個大概,簡要如下:

布莉姬・馬克宏(Brigitte Macron)原名尚-米歇爾・托涅(Jean-Michel Trogneux),官方資料說,布莉姬是尚・托涅的第六個孩子,出生在1953年4月13日,尚-米歇爾是她的哥哥,出生在1945年2月11日。布莉姬在1974年嫁給銀行家安德烈・奧捷(André Auzière),1989年36歲時遇見當時是她學生,只有17歲的馬克宏,愛得轟轟烈烈後於2006年離婚,2007年嫁給馬克宏。

以上是官方說法。

然而,根據幾位獨立記者調查後,真實情形很可能是:

托涅-馬克宏族譜推論 source : http://pressibus.org/gen/trogneux/

布莉姬是不存在的人物。尚-米歇爾和凱瑟琳・歐端(Catherine Audoy)生下Sébastien、Laurence、Tiphaine,後來凱瑟琳嫁給尚-路易・奧捷(Jean-Louis Auzière),奧捷成為三個小孩的養父,並冠上奧捷的姓氏。

閱讀全文〈馬克宏夫婦的真實身份呼之欲出〉

【舞魂】(En corps)

愛麗絲(Elise)是前程似錦的芭蕾舞者,在一次演出受傷後不得不休息,並隨著好友與廚師男友為藝術家做菜,嘗試在廚藝中轉換生涯。在主人輪流接待的藝術家中,她遇見了以色列舞蹈家Hofesh Shechter主持的現代舞團。這次相遇點燃了她內心的火焰,究竟,愛麗絲還能繼續跳舞,重拾兒時的夢想,還是徹底轉行呢?

【舞魂】的前十五分鐘沒有對話,觀眾透過幕前幕後的光影流轉逐漸進入愛麗絲的世界,而這個世界的探索是從美與傷痕的結合開始–發現男友偷吃的傷痕,扣上了腳踝的傷痕。而愛麗絲,面對可能必須在26歲就被迫中止她小時候的夢想,內心焦慮非常。

更往前一些,這個傷痕也來自於失去帶領她進入舞蹈美的人。從前,都是母親帶她去上課,父親忙於法律事務所的工作,並不真正理解舞蹈對愛麗絲的重要性。他怪女兒要是和他一樣選擇法律,就不會受傷,也不會像足球運動員35歲就得退休。父親認為,那麼早就退休,還得從事另一份職業,過第二個生活。愛麗絲卻認為這是好事。父親並不真正理解女兒,也從來沒有對女兒說過過「我愛你」。

而現在,她傷到一個關鍵性的部位。腳踝承上啟下,芭蕾舞者靠著它凌空而上,然而多次在同樣的部位受傷,註定讓它變得更脆弱。醫生說不能再動它,舞者卻說必須適度使用它,才能讓它保持生命力,誰說的對呢?

電影更支持Hofesh的說法,因為,除了【黑天鵝】(Black Swan)的受苦之外,【舞魂】更側重舞蹈給愛麗絲帶來的力量。喬絲安(Josiane,Muriel Robin動人的詮釋這個角色)看到愛麗絲想跳卻不能跳,以智慧的話安慰她,你難過是因為過去獲得美總是那麼容易,你以為這一切都得來容易,你把一切都看得稀鬆平常,但你直到現在才知道,取得美,是一種特權,是一種好運,你應該珍惜。這句話特別觸動我,那是在說,珍惜所有,活在當下,雖然,這聽來多麼老套,但落實在生活中,卻是那麼真實。

 Cédric Klapisch選擇會演戲的舞者,而非會跳舞的演員,這點我覺得非常重要,看真正的舞者演出,心中的震撼難以言喻。觀眾隨著愛麗絲從古典芭蕾過渡到現代舞蹈,從巴黎歌劇院到蒙馬特山丘下和塞納河畔,Klapisch把巴黎拍得優雅、親切又迷人。

終場演出無疑是全劇高潮,而劇中父女的場景讓我哭了。不善表達感情的爸爸,到底最後有沒有對女兒表達父愛呢?爸爸在漆黑的觀眾席中看著台上的女兒潸然淚下,陪伴女兒上課的往事湧上心頭。那是歲月,是父女情,是生命,體現在女兒的舞步中。

【舞魂】俐落的呈現了一個生命的轉折,它的配角們也都不落俗套,無論是舞團的同事們、街上的舞者、抑或飾演廚師的Pio Marmaï和他個性鮮明的女友Souheila Yacoub,單戀愛麗絲的復健師Yann,都讓電影氣運鮮明,而像是三位舞者臨時起意跳起芭蕾舞的段落,則是信手即來的眾多自然一氣呵成的片段,不完美卻更接近生活。

哥利亞(Goliath)

劇情摘要:法蘭絲白天擔任體育老師,晚上在工廠兼差,積極參與反殺蟲劑運動。派屈克是陰鬱的巴黎律師,專精環境法。馬提亞斯是藥廠公關,擔任遊說工作,捍衛大藥廠利益。在一位農人因訴訟失敗引火自焚抗議後,這三個原本毫不相關的命運,即將交會、摩擦和撞擊。

「哥利亞」取自於聖經「大衛與哥利亞」的典故,手無寸鐵的大衛,只憑藉他對上帝的信心,就徒手贏得對哥利亞之戰。電影中有效地呈現了在第一線暴露在高濃度農藥的農人,是如何在藥廠與合作社刻意隱瞞下,罹患癌症、小孩畸形沒有手臂,求償無門、債台高築,有的在絕望下自殺(根據報導,每年有高達600人自殺,平均一天二人)。

這個農藥在本片中的名字叫做tétrazine,藥廠收買科學研究、控制新聞媒體,甚至用錢封住受害者父母的嘴,用錢和暴力對契而不捨的律師軟硬兼施,而從大藥廠退出的知情科學家知道自己被監聽、跟蹤,還特地和律師約在飛機上才敢當面討論。

馬提亞斯的公關角色極為成功,且藥廠公關的氣焰大到可和歐洲議員、衛生部長平起平坐。電影呈現了所謂的民主制度是如何被收買,而另一方面,受害農人仍在癡癡的期待遲到的正義。諷刺的是,馬提亞斯的公關服務到自己家裡,趁著繼女的生日會,成功收買了繼女與好朋友的人心,送她們去聽偶像演唱會,非常的內外一致。

法蘭絲的故事比較令人同情。她的先生和電影開頭的瑪歌與露西一樣,由於長期暴露在農藥下而生病,瑪歌成立協會,希望伸張正義,法蘭絲也在這個協會裡,但他們的力量何其微小,只能訴諸自媒體與遊行的力量來獲取一些能見度。最後她在一場遊行中被警察攻擊,隨後進行一場絕食,如果法國政府不願意還她正義,她就會絕食到底。當她拖著因絕食而孱弱單薄的身軀在法庭發言時,那股絕望和希望、痛苦穿破了螢幕直搗而來。那已經不是在演戲,Emmanuelle Bercot就是法蘭絲,就是那個要為生病的先生爭取正義、爭取一個正直的世界的鬥士。

Gilles Lelouche的表現同樣令人激賞。我以前不是很喜歡這個演員,近來他的角色較多突破,令人耳目一新。在「哥利亞」中,他飾演一個驍勇善戰的律師,曾經為好壞兩辯護,有一次他為一個老闆辯護成功,老闆賺了不少錢,但被他開除的員工卻無以為繼。這成為他的轉捩點。他孤家寡人、事務所債台高築,由於調查藥廠而被查稅、被威脅,但他仍堅持奮鬥。

平心而論,「哥利亞」的故事對我來說並不新,但這是少見的揭露媒體民意操作的電影。即使她的主題並非疫苗而是農藥,這其實是同樣的戰爭。這只是冰山一角,觀眾準備好接受更嚴酷的真相了嗎?這可以是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