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幻覺

這陣子去探望幾次一位罹癌長輩,他的病拖了六個月才確診(哎法國的醫療體系啊…..),雖然完全不確定早點確診,在西藥體系能夠多一點機會,但現在變化之快速令人嘆息,醫生已經表示不能開刀了。這真的很像爸爸當時,一樣沒有開刀,前後並沒有多長時間。爸爸做什麼事向來都是很俐落,不囉唆,連生病也是。
回頭看看自己的母親、阿姨、大舅、二舅,爸爸自己已經先走一步(據說現在在另一個世界快樂又逍遙常常開趴–>好啦開趴是我加工的,輕鬆一下啦),爸爸那邊的親戚年紀也都不小了,有的身體也不是很好,突然有種危機感,有機會要見面,不然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搞不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尤其我們散居各地,動如參與商,誰知道下次會合是幾時?
好幾年前看過一部2011的浪漫愛情片「真愛挑日子」(One Day),故事講兩個大學同學,明明對彼此暗生情愫,也差點發展一夜情,卻還是決定維持朋友關係20年,等到他們最後終於互許終身沒多久,女主角卻被撞死。夫妻「做人」不成功的遺憾,很快變成相處時間太短暫的遺憾。
人生很短,10幾20歲的時候會覺得活到40歲以後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但等你真的到了40歲,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太快,快到你來不及悔恨。時間很多只是幻覺,我們會覺得時間很多,是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會活很久,其實我們能擁有的只是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既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切只是內心的想像。如果這所有的故事只是想像,與其給自己悔恨的理由,不如活在當下,拿掉了那些自我呢喃的囈語,就會看到內心真正的渴望,那才是當下最真實的自己,沒有什麼好猶豫,去做就對了。

睡眠科學

自我成長(Peronal development)多年來一直是我很感興趣的項目,目的除了更了解人性,重點是可以(或者應該說就是要)把自己當白老鼠,要把自己變成更好的人。尤其當我接觸到Mindvalley這個奇妙的人類進化教室時,更是大開眼界。我對怎樣改善人類的精氣神還有工作效率、專注程度,在開始經營事業後更是很有興趣。雖然我本來就是在練氣功,但是以往我一直沒有特別去研究自己還可以怎樣提昇自己練功的品質。

今年六月接觸到Mindvalley上,由Robin Sharma(「和尚賣了法拉利」作者)開的一個課程,其中提倡每天5點起床,論點是這是一個最不會被干擾的時間,起床後一小時內運動、寫日記和學習,可以在上班為他人奉獻時間精力前,先讓自己學習成長。

不消說,這對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決定達成,也做到了,卻發現我還是很需要七至八小時的睡眠,如果要五點起床,我必須九點睡覺,但是實際上做不到,我連十點睡覺都很困難。結果就是我經常一天只睡六小時,我會習慣性地在五點起床,但是大約七點就會需要休息,喝咖啡也沒有用,喝咖啡甚至會讓我更想睡覺。整個人經常會覺得很累很累,反應速度很慢,還好我午飯過後可以小睡一下,週末更是必須補眠。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質疑這套方法是否對我有用?結果昨天剛好看到睡眠醫師Dr Michael Breus所講的一堂課「睡眠科學」,主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睡眠型態,Miracle Morning或5 AM Club不見得適合所有人。主持人Vishen(Mindvalley的老闆)的補充說明更是指出:「5 AM Club的重點在於在『在上班為他人奉獻時間精力前,先讓自己學習成長』,而不見得非得要五點起床不可。」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你只去上Robin Sharma的課程而五點起床對你效果不好,你要明白那可能只是因為你不適合五點起床。

這個一小時的網路課程看完後,趕快去買他的書「生理時鐘決定一切!」(與我們公司合作密切的奧茲醫生也為他寫序),還發現這本書早就有中文版。做了書中測驗後,發現自己屬於「熊型人」,全世界50%都是熊型人,他們每天需要八小時睡眠,每天11點睡覺,早上7點起床。醫生還提出很多適合各種睡眠類型人士的建議。

我們很容易忽視睡眠,事實上我自己就長期忽視睡眠,我以前常覺得少睡一小時沒什麼關係,而且睡飽的人也容易被歸類為懶人。沒有人想被貼上懶惰的標籤。但是根據研究,只要少睡90分鐘,隔天腦效能就會減少30%。而高效能者的平均睡眠時間為8h30,普通美國人則為6h52。雖然有些大老闆如Elon Musk幾乎自豪地說自己每週工作120小時,也就是每天工作17小時以上,包括週日。在他去年於紐約時報做出以上陳述後,2018年8月17日,Huffington Post的老闆Arianna Huffington寫了一封公開信勸告他不要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因為她自己就曾經於2007年過勞而頰骨破碎,在血泊中醒來。今日科技的便利、無時無刻上網也帶來無孔不入的干擾,相關著作已經有許多,如何在生產力、專注力與身心靈健康之間找到平衡點,無疑是現代人最大的挑戰。畢竟,贏了全世界,輸掉健康、親密關係,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年輕的時候這句話聽著遙遠,但不知不覺驗證這句話的時機也比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到來,那時,就開始明白,這不但是真的,而且如果不行動,很快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法國的年假規定

王母娘娘叫我明年二月回台灣,現在從年假的角度看來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寫成一篇類似法國年假使用手冊的文章,解釋給娘娘聽,各位有興趣也可以看看:

法國的年假規定通則如下:

1. 以每年五月為基準,五月前累積的假,六月才能開始用。
2. 不是開始累積就能開始用,也不是不是你想請無薪假就能請,也不是老闆說OK就OK,很多因素會影響。
3. 原則上,每個月可累積2.5天的假。
4. 細部規定要以公司所屬行業規範與合約為準
5. 如果年假沒用完可以繼續累積嗎?現在越來愈少。過去曾有人連續累積五年的假沒用完,結果離職/解約時須支付未用完的假期,這對公司是一筆額外支出,所以現在越來越多公司要求員工當年就要用完。

例如:小美一月到職,她在五月前都沒有假可以放。到了五月,她累積約12天的假,可以六月之後請假,由公司核准即可准假。

今年的假請完了,原則上需等到明年六月才能再用新累積的額度。八月是很多公司的淡季,所以有些公司會休息二週,或要求員工都集中在八月請假,而且必須有人留守,所以員工請的假,除了公司核准之外,還要跟同事講好。

雖然法國員工理論上可以放一個月的假,但是請假的規矩很多(從這點可以看出法國繁文縟節的一面,對本國人也是如此)不是你想怎麼放就怎麼放。雖然離台灣勞工往往必須辭職才能出來放風連續兩週的距離很遙遠,但是吃頭路要遵守對方的規則,這一點是不變的。

至於我到底是員工還是自雇者?嘿嘿,這解釋起來又很複雜了,真的想知道再MP吧。^^

社群媒體:有些事,急不得

常常接到很多陌生人在臉書上邀約,或者臉書也會建議我一些聯絡對象。大致上可以分成下列幾種:
1. 太極門師兄姐(在館、不在館)
2. 從事各種事業的企業家,通常是freelance,營養師,coach,直銷…
3. 朋友的朋友
4. 騙子(騙錢、騙感情,或兩者皆有)

第1種還有第3種是最OK的,最令人放心,而第4種,我現在已經可以光看邀約就感受他們的特殊磁場。通常他們都會用網路上的照片,偽裝身份,但是他們是假的,所以非常好認。雖然經過時間也有所演變,但不外乎有以下特徵:
1. 大頭照使用的不是帥哥,就是高官、軍人,有錢人的照片,想也知道,這種人來邀約幹嘛?
2. Cover有時很奇怪,把生活照放在cover,不是一般人會用的方式
3. 沒有朋友,沒有幾張貼文,或者乍看之下很多朋友,但都是在follow女性。請問,你覺得一個男人,沒有朋友,又follow一堆女人,這種人你會不會覺得他有問題?
4. 感情狀態一律是鰥夫或單身
5. 現在他們還會冒用華人身份,但是他們並不真的會說中文,中文一看就是google翻譯來的。有的也有可能是真的華人騙子,但如果有以上特徵,絕對不可相信。重點:他們用的是簡體中文。要跟我認識,又寫個狗屁不通的簡體中文,就直接遜掉了。
6. 他們的自我介紹會寫一些很肉麻而看似正面積極的句子,例如:「真心相信遠方有一個愛我的人」之類
但有時還是會不小心中獎,這就是當朋友不小心上當,而我看到他是朋友的朋友,不疑有他接受邀請時。
然而,他們會很快露出馬腳,因為他們都有一個特徵,就是他們會很急的問你結婚沒?這是我的大忌。在歐洲,至少在法國,馬上問新朋友的感情狀態是很不禮貌的事情。這種私事起碼是見面過、談到一個深度才會談。一般法國人是不會讓點頭之交、泛泛之交知道婚姻狀態。只要不妨礙到別人,干卿底事?而且現在很多人離婚、不婚,或者不是異性戀者,講了如果尷尬,還不如不講。
根據經驗,我遇到的陌生臉書朋友中,阿拉伯人最愛問女性結婚沒,後來我也盡量避開他們,至少避開阿拉伯男性。畢竟風俗文化不同,跟陌生人在網路上解釋他不懂的東西,很累。

第2種是完全的陌生人。臉書上有很多人做陌生開發,這沒什麼不好,但是怎麼做很重要。陌生開發聽起來很商業化,其實講白一點就是交新朋友。等朋友交往到一個程度,有了信任感,可以分享各自的事業機會,也許會適合朋友,也許不適合,但不管如何,大家都還是朋友。

可是我覺得現在的人性子真的都很急。做事業的人,很多都滿腔熱情,今天創業,就想要昨天成功。是的,你沒看錯,是昨天。但是有些事情是需要學習的,與其抱怨慢,重點在於不斷的行動,就不會覺得好像一點都沒動。如果沒有不斷的行動,或者由於各種因素,無法有持續的行動,那真的會讓人著急。

總之,有些人朋友真的是很積極,但是方法錯誤。有很多人接受了錯誤的建議,或者出於本能,太快出手。J就是很好的例子。這位J先生是一個年輕法國小伙子,他透過某個臉書社團發訊息給我,然後很快地跟我談起網路行銷。這傢伙很快就跟我講到一個名字,我意識到他應該是能夠透過這樣分享的方式領錢。聊了一會之後,我說那你把連結給我吧!看了一小時之後,我覺得這跟其他人做的並沒有根本性的差別,就不想看了。過了幾天他又問我(跟進),我提出異議,說我需要跟合作人討論,他的反應卻是:你有限制性信念。我覺得莫名其妙,我們認識兩天耶,你以為你是誰?而我當時必須離線,因為要去工作了。結果這傢伙說:你是對的,在你抱著你的限制性信念時,其他人會讓這套方式普遍可行。

從這個人的反應看來,我覺得這個人還太嫩了,也沒有必要這麼做。你不需要為了推展不成功,為了別人有異議,而去批評別人。因為你批評的事情,也許真的是這樣,也很可能不是。畢竟,你怎麼會知道呢?你才剛認識對方啊!而且講越多,越辯解,我越會覺得,你要我接受的東西,可能沒有你講的那麼好。我最忌才剛認識就馬上談合作,並不是我要拒絕事業機會,而是因為合作這件事,是需要信任的。當今的世界,太多人只想到賺錢,太多人為了賺錢不擇手段。在我還沒有對你有足夠的信任之前,我不會跟你合作,即使那東西看起來非常吸引人。我怎麼知道那不會只是糖衣或某種空中閣樓?更何況,在經歷去年兩次對我來說很嚴重的背信之後,我對一切都抱持戒慎態度。

結果,更絕的是,我想到這個傢伙,當初說他在某社團看到我,於是我跑去社團看成員姓名,還真找到他。所以,這傢伙在別人的社團挖角,什麼跟什麼呀!

不過,這並不表示臉書上只有怪人。還是有些好的對象,值得學習,但也一定會有一些怪人,這是社會的縮影。另外,在社群網站上很容易無意間耗費太多時間,因此建議在上網前先想好自己上網的目標,並擬定時間,才不會莫名其妙浪費時間。

個人品牌與健康的最大公約數

你覺得「個人品牌與健康的最大公約數」是什麼呢?我認為是整潔。
我曾經看過有些人的家裡,是那種無法想像的髒亂。與其說是髒,更是亂。我曾經幫人堆滿各式文件物品的家裏,打掃出一個我個人可以接受的雛形,對方雖然高興,但是也覺得非常困擾,因為我擾亂了他的生活秩序,即使他從來不去動那些東西,而且他非常捨不得丟掉東西。但是我還是成功地丟掉很多根本就完全過期的文件。

閱讀全文〈個人品牌與健康的最大公約數〉

【當幸福提早來】:一部看到淚腺決堤的電影

本週電影是【當幸福提早來】( Becoming Astrid),講瑞典女作家阿思緹林格倫的傳記電影。故事集中在她青少女時期的生活。

阿思緹林格倫曾創造出《強盜的女兒》、《長襪皮皮》中活潑又勇敢的女孩皮皮,陪伴了全球無數孩子的童年。

阿思緹生長在瑞典的小村莊裡,家庭貧困,個性聰明勇敢,性格叛逆。從小即嶄露文學風采的她應徵上了當地報社的實習工作,突如其來地未婚懷孕讓她不知所措。為了不讓自己與家人蒙羞,阿思緹隻身前往斯德哥爾摩念秘書學校避風頭。後來又為了保護未離婚的情人不讓他入獄,阿思緹勇敢地前往丹麥生下兒子,寄養在瑪麗家裏。

影片最煎熬的段落,就是她才生產沒幾天,為了不被保守的鄉民發現,她只好頂著腫脹的乳房以及思念兒子的心情,回到家鄉度聖誕節。然而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情人終於能夠離婚的時候,阿思緹卻發現他完全不能體會她的犧牲, 也不能體會她為了他的自由之身,被迫與兒子分居兩地。到後來,兒子口中的媽媽是瑪麗,卻不是她。阿思緹心如刀割,可以想見。兒子長期住在丹麥,不知道自己是瑞典人,還說阿思緹講話奇怪。原本應該最親的母子,卻成了陌生人。而她對自己的父母親也有許多衝突。從一開始媽媽的不能接受,到後來阿思緹崩潰狂喊,阿思緹的雙親內心開始動搖。

我以為我會看到一部勵志的電影,沒想到看到這麼多催淚的情節。我也曾經在兒子不滿一歲的時候獨自上巴黎工作,那是我心酸的回憶之一。但各位不需要心酸的回憶也能切身體會,才十幾歲的女孩子因為未婚懷孕,突然從少女激烈成長成少婦的過程,一夜之間孤立無援,不僅要努力生存,還要供應不在身邊的骨肉。

或許因為阿思緹出書後很快獲得成功,這部電影並未著墨她如何成為作家的過程。但就她這部分戲劇性極強的生命而言,她自己的故事無論在悲傷絕望的時候,都還是充滿著愛,是愛支撐她繼續下去。催淚度100%!

聘用職場教練的經驗

一般來說,大家如果聽到「教練」,大概會直接聯想到訓練運動員或健身房的教練,但近年在法國,也有越來越多教練與運動無關。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有教練,舉凡生活教練、商業教練、表現力教練、職涯教練、靈性教練、…..不勝枚舉。

在法國,有很多此類非運動教練,會舉辦各種講座、研討會來打開知名度、招募學員。越知名的收費越高昂,隨著性質的不同也有各種收費標準。但也有很多剛出道的教練,會用免費或低廉的活動來開拓市場。

我參加了很長一段時間免費活動。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認識了一位原籍委內瑞拉的美國教練。當時我面臨生命中徬徨時刻,我一開始是跟她一起做生活教練的套裝課程。由於她有豐富的歷練,我學到不少東西,她也鼓勵我寫出第一本書,這是我在這課程中最大的收穫,是我以前所不敢想的。

但是當她提議繼續做商業訓練時,情形就不同了。

我結束生活教練時,已經花了一筆不小的費用。我本來打算要縮衣節食將錢存回來。當她提議繼續商業課程時,由於我對生活教練良好的印象,我沒有問太多問題就答應了,而那是錯誤的開始。原本四個月的課程,二個月就叫停。原因是她口中跟她的教練所學的方法,並沒有多大用處,對法國市場也不合適。比如她說要成立臉書專頁,然後寫英文給法國人看(她才能檢查我寫的文字)。我問她:「給法國人讀英文,這樣好嗎?」她說:「他們可以點選『翻譯』。」我內心頗為疑惑,因為除非真的興趣濃厚,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何況別人?後來我照著她的方法做,果然一點用都沒有,我覺得我簡直是在浪費錢,便很快找個藉口終止合作。

後來她試圖辯解,但我從沒有真正信服。我認為,如果要聘用教練,絕對不要負債,因為教練的效果無法保證。還有,不要找副業太多的教練,每個人每天就是24小時,他如果雜務太多,肯定給你的時間就少。何必花冤枉錢給一個不能好好照顧客戶的教練?

下次,再跟各位談談法國教練這奇妙的行業生態 ^^

 

家人關係,往往是一套僵化劇本

我的原生家庭裡,家長有爸爸媽媽,子女則是我與妹妹。

從小,我們就很崇拜爸爸,跟爸爸比較親,很信任他的建議。我一直覺得爸爸充滿了幽默與智慧,是值得我學習的對象。

但與媽媽的關係就完全不是這樣了。我媽媽無疑的非常關心小孩,但是她有一個對我們來說很恐怖的行為,就是她會想要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這表現在行為上,就是無止盡的電話和盤問。我用「盤問」, 因為她問很多,但我們完全不想回答–我們無法知道她是否會在有意無意間透露哪一個部分,而這部分可能會造成我們的困擾,所以我們選擇沈默。「盤問」反映了這種被問,但抗拒回答的心情。

我剛來法國的時候,我媽媽還堅持三天兩頭打越洋電話。通常她會叫我去看她發的email,打到我心情超差,然後我就會開始在電話上破口大罵。後來我媽對別人說我脾氣不好,……我想如果換成另一個人一天到晚遭受這種酷刑,他會挺得住才怪。

我媽的這種行為並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不同而有所差異,而且她打電話並沒有時間限制,她想到就打,也不會想到時間是否太早、太晚,對方是否在休息,是否在上班,方不方便聽電話?她完全不在意這些。時間久了,偶爾我打給她,我也會半夜打。如果找不到人,她很可能會一直打。講電話了,她想掛就掛,過了兩分鐘,她很可能又想到什麼,又打過來。

後來,她身體比較差了,沒有力氣到處無差別打電話騷擾人了,我們的關係才稍微和緩一點。但是這情形會隨著她身體的好轉還有她無聊的程度而起伏。有時候她一時興起,又會用Line拼命打給我,一天可以連打四、五通。如果我真的接起來或回電,往往千篇一律的並沒有什麼事情。

家人之間的互動,往往都無意間依循著一套固定的劇本。而我們姐妹跟我媽之間的劇本就是:我媽媽用電話表示關心,順便長篇大論的抱怨台灣的政局,並且還希望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然後把這些訊息拿去當茶餘飯後聊天的題材。如果我們剛好要參加什麼活動,她會事前打,事中打,事後打,還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很驕傲地表示自己雖然沒去,但有什麼貢獻。

這麼久了,我也早就明白她打電話的模式,但是我還是會覺得很不開心。不論有沒有回覆她,我都會覺得心情低落。如果她打來我不回,我會有罪惡感,如果她打來我回了,我會氣急敗壞,然後因為氣急敗壞而有罪惡感。

想起來這樣的心態也有些變態:為什麼我覺得自己非要滿足他人的期望呢?我不是已經都年過四十了嗎?我是否覺得自己非得迎合他們,自己才有價值呢?我還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嗎?

由於一些原因,我有一段時間常常請求我媽的經濟支援,這也增加了我不接電話時的罪惡感。同時,也讓我更缺乏自信,因為我沒有辦法自己拿出想要做事的金額。

恐怕這一點,才是真正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

我媽不會打電話給我妹,因為我妹會掛她電話。我至少還會回,所以她就拼命打給我。她談的事情可以小到確認買一個小東西,大……其實沒有大事,大到問我馬克宏的政策。很多事情,換了國家是無法理解的,就像當年我剛從台灣到法國,很多法國人的觀點是我不能參透的。

了解到這點,我決定不要再向她請求支援。我盡力而為,但是不要再跟她開口了。拿起徹底獨立的勇氣來,才能夠產生真正的自信,進一步破解這套僵化劇本。這門成長課程讓我想到,我媽掌控型的管教,雖然是很愛護我們沒錯,但是也延遲了我們真正高飛的時間。有的時候你必須狠下心來讓小孩自己去摸索,因為他後半生不會跟著你,20歲30歲40歲還沒有辦法完全切斷臍帶的小孩,不會真正幸福。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媽成為我的家人,是給我跟我妹來練功的,要感謝這份生命的體悟!

 

 

【靈性揚升】筆記

感覺有點孤單時,讀【靈性揚升】能夠激勵我。重讀部分章節,非常有意思:地球的存在和延續不是偶然,一些大的災難是給全人類的警鐘。雖然我們能避免物種大規模的殺戮,但人類還是必須自救,以做好揚升的準備。我非常贊同書中的說法,這減少了修道這件事的神秘色彩。最有趣的是,根據此書,原來很多秘密是藉由科幻片揭露出來,甚至場景都一模一樣。我對大部分的科幻片都興趣缺缺,但這樣一說就能說得通,為什麼這些導演和製片、編劇這麼有想像力?其實不是他們有想像力,而是這些場景曾經存在,這是他們殘存的記意義或「高人指點」。而很多人類的發明,只是遠古高度文明的再現。

我對輪迴這件事也有了另一個角度的看法:輪迴很可能並不限於我們的星球。我們在肉體層次上,並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經經歷過那個超級星球的生命。

作者David Wilcock在書中所提到的揚升,是從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的揚升,而當到達第七密度時,我們就能完整地重回「一」的懷抱。當看到這樣的描述時,我的腦中出現畫面,感到無比的祥和。……